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最后的决战

寒风料峭,天地同伤。

这一年也不知道是不是分外的冷,农历二月本已经是开春时候,却依旧大雪纷飞,不见一丝回暖的迹象。

皑皑白雪覆盖着琉璃世界,而这琉璃世界中又蕴藏着火红色泽,血在雪中燃烧,雪在血中涅盘。

楚国腹地,百里平原,此时一片白雪茫茫,一片铮铮杀气。

铁黑色的盔甲在雪光中泛着阴冷的光芒,那种墨黑在百里平原上连绵远去,眼光所到之处全是铁黑色,分不清黑色既是天边,还是天边就是黑色,百万秦国兵马铺成开来,气震山河。

四方兵马汇合一处,独孤绝的,墨林的,墨之的,墨雨的,百万雄师齐汇百里平原,宛若黑色的游龙,弥漫于天地。

独孤绝一身黑中泛红的盔甲,头上戴的金色王冠,越发衬托的他妖媚冷杀,一袭黑袍在寒风中猎猎飞舞,一马当先立于百万雄师之前,铁血而冷酷。

身旁独孤行一身黑色镶红边的长袍,纵马与独孤绝身旁,面无表情。

身后,四大上将军墨离,墨之,墨林,墨雨领四方兵马,分四方而站,铮铮杀气,几乎贯穿苍天。

而在他们的前方,铁灰色的甲胄闪着冰冷的光芒,在偌大的百里平原上,铿锵而立,一眼望去几乎没有尽头,黑压压的一片。

若此时从天空中向下望去,本来白雪覆盖的平原上,此时几乎见不到什么白色,只有黑,一眼望不到头的黑,好似成群结队的蚂蚁,在下方整整齐齐的罗列着,而在他们的中间,一条清晰之极的白色,泾渭分明的把两方蚂蚁分割了开来,好似一条玉带镶嵌在黑色锦布之上。

弓弦张,箭出鞘,六十五万楚齐两国人马严阵以待,透亮的枪头,泛着铮铮的杀气,对着以独孤绝为首的秦国百万大军。

身穿金色盔甲,头戴浩羽花翎,楚刑天一身冷酷的纵马站与身后六十五万人马之前,白马金色,宛若神诋。

天空乌云滚动,好似那沸水不断的沸腾,云朵在天空中翻动着,咆哮着,重重叠叠堆积而来,万千影像不断的在天空中乍现着,变换着,一层比一层阴沉,一朵比一朵厚重。

气压越来越低,天空越来越暗,乌云呼啸而来,压的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然而就是在这样滚滚层云中,如鹅毛般的大雪却渐渐的小了起来,点点白色飘扬而下,晶莹剔透。

战鼓擂动,如炸雷一般破天而出,响彻在这百里平原上,层卷而上云霄。

秦国和楚国同时擂响了惊天战鼓,声传百里。

嗜血的双眸中杀气一闪,独孤绝缓缓举高了右手,百万雄师一片激昂,手中兵器出鞘,弓弦拉满,只等独孤绝一声令下,势与对面的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而同一时候,立马六十五万齐楚联军最前方的楚刑天,手中金色长枪划空而下,右手横指,一枪直指对面的独孤绝,那脸上的决绝和冷酷,比那身边的寒雪都还要更甚三分。

轰隆一声惊雷,一道大雷在百万兵马对持的百里平原上空炸响,冬雷震震,天地变色。

“杀。”伴随着这一声惊雷,独孤绝的手和楚刑天的枪,同时狠狠朝下划下,瞬间,百万秦国兵士与六十五万齐楚联军铁血迸裂,冲天大吼。

人如风,马如龙,骏马嘶啼,杀声震天。

只见两方黑压压的人马,犹如脱缰的野马,朝着对方就冲了过去,从天边看去,就如两块各自为政的铁板,在这一瞬间砰的撞在了一起,火花四溅。

七国战乱历史上,最大一次规模的战争拉开了帷幕。

战鼓声声,轰鸣而上,激烈的鼓点响彻在天际,让人热血沸腾,几如疯狂。

寒冬冷,冷不过冰冷利器,鼓点热,热不过铿锵血肉。

刀剑无眼,长枪纵横,不是战友就是敌人,或者说没有战友就只有敌人。

手起刀落,血色迸裂,鲜艳的红花盛开在凌乱的百里平原上,不过顷刻间就如一条小溪一般,随着人流的走动,而蔓延至百里平原的任何一个角落上。

一枪挑下敌人的人头,自己还没有回过身来,身后一刀就已经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一剑砍断敌人的手臂,敌人的刀已经砍上了自己的颈项。

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血,已经分不清楚那里是那里,那些人是自己人,那些人是敌人。

只有拼命的搏杀,搏杀所有能够威胁到自己身死的人,那怕他是站在自己身边的战友。

百万大军对阵,已经讲究的不是战术,不是士气,而是谁比谁还铁血,谁比谁还更能杀,如此而已。

惊雷一道一道在百里平原上空炸响,厚重的乌云滚滚而来,彷如那海底的浪花疯狂的涌现。

下方厮杀声震天,血光四溅,激烈的碰撞不输天上翻滚的乌云。

旌旗飘扬,黑色鹰字旗,在寒风中猎猎飞舞,独孤绝一脸冰冷的站与中军位置,冷冷的注视着前方的战场。

如此决战是他没有想到,却也想到的,墨雨在他们汇合之前已经攻到了百里平原,这百里平原后就是洛城,楚国的第二大城市,也是进入楚国都城峻城的唯一要道,洛城破,则峻城已经等同于灭亡也,楚刑天会在这里做最后一击,没有一点意外。

只是破釜沉舟的齐楚两国联军一共六十五万,真正归楚刑天一个人指挥,齐之谦这样的大方,或多或少他没有想到,这样的阵势让他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六十五万兵马囤积与此,那是一股可以变天的力量。

他若不打改为困,兵力上没有绝对的优势,齐楚反而攻之,他反遭殃;他分兵攻打则抵抗不了,合兵攻击则硬碰硬,灭齐楚联合一万,他就要自损三千,这样的硬仗实在是最没有水平,但是却最惨烈的。

平原激战,厮杀震天。

寒眸中冷光一闪,独孤绝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握紧,遥遥抬头朝着楚刑天身后的洛城扫了一一眼。

此时,楚刑天身后的洛城城门。

云轻一身大红长袍高高坐于白虎王的身上,那抹火红在天边跳跃着,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飞扬着,衬的她整个人精神之极。

身后,飞林,暮霭纵虎分列两边,小左,小右,上官劲,雪姬更列与后。

在他们身后,万兽匍匐于地,绷紧了身体,血盆大口狂张着,白森森的牙齿与地面的冰雪相衬着,森森杀气,尽在其中。

除去百里草原直通峻城,另一条道路也通峻城,只是山势陡峭,完全不利与人行走,独孤绝率领大军若是走这条道路,楚刑天只需要一把火烧了几座山,就灭了一切,不过万兽走这里过,却轻巧的如履平地。

一地静寂,寒风吹拂而过,只有万兽的呼吸相闻。

而在他们的前方,洛城高高的城墙上,齐之谦一身铁灰色盔甲,端端正正的坐与其上,脸色苍白,气血并不是很好看,看来是圣天域的毒素,纵然他解了,但是却也伤了根本,在不复当日意气风发时候。

只是,此时的齐之谦一脸冰冷,在没有往日脸上一直洋溢的淡淡儒雅笑容,整个人如冰如铁,此时端坐与上,森森杀气透体而出,居然也是威震八面,气势惊人。

双眼在空中对撞,迸发出一地火花,没有了往日的谦和有礼,也没有了淡然的漠视以对,只剩下不死不休。

火红的长袍在风中一扬,云轻右手两指在风吟焦尾上一按一勾,一道清冷的琴声破空而出,宛若流水,但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中,却冷淡如冰。

“攻城。”清脆的声音响起,惊破一地寂静。

“嗷呜……”瞬间万兽齐声嘶吼,其势却震惊四方,毫不比百里平原上几乎两百万兵力的对撞失色。

身形呼啸而出,其势如若闪电,动作最是迅疾的豹子为先锋,狼群押后,老虎坐镇中军,豺狗以两翼包抄,分工合作,直扑洛城而上。

万兽攻城的厉害,早已传遍天下,见者无不惊破黄胆,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好跑的越远越好。

而此时的洛城却一反常态,城墙上兵士眼中一点惧怕的神色都没有,寒栗的箭头一只也没指着正朝洛城城墙冲来的万兽,反而指着射程距离之内的寒冰地面。

齐之谦面无表情的坐在软椅上,看着下方的场景,那眼中闪着血腥和杀戮。

“小心点。”飞林见此悄声与云轻道。

今日不同往日,镇守这楚国至关紧要之地的乃是齐国的兵马,是齐之谦的十万兵马,若大一个楚国最为关键的地方,居然用外国的人来驻守不说,更加只留守了十万人守城,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和自信,楚刑天何以敢如此用,齐之谦何以敢如此姿态,楚国重臣何以没有任何的话语,因此,不要被万兽无一败的攻击所自大,今日要万分小心才是。

云轻指尖飞速的在风吟焦尾上波动着,一边严肃的点了点头,她明白。

而就在飞林的话音落下,云轻点头的一瞬间,朝着洛城冲过去的豹子前锋,还没有进入洛城前的利箭射程距离,一个个突然如溜冰一般,整个在地面上打起滑来,脚下根本站不稳,就好像是行走在结冰的河面上,滑不溜丢,没有一点着力点,歪歪斜斜,横七竖八的在前方的道路上滑动着,队伍的一下就乱了起来。

云轻,飞林,暮霭一见,同时皱起了眉头。

楚国与齐国几乎在一个地势上,雪花在大也不过结冰或者融化成水,平原,草原这样的地方若是没有人行走,还能累积点白雪,但是城市街道却是不大可能。

此时路面湿润,好似结了一点冰霜,但是也没滑到这个程度,居然豹子都无法前行。

琴声一扬,云轻立刻微微做了调整。

然她的琴声骤起之时,那一直面无表情的齐之谦,突然伸指朝着下方一点,立刻,那城墙上早已经等候与上的弓箭,嗖嗖的就朝着下方的路面射了下去,居然不是朝着还没有进入射程,在路面上滑过来滑过去,栽着跟斗的豹子先锋。

改良过的利箭箭头,密密麻麻的射进洛城前方的地面,那磨的比较厚重和锋利的箭头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瞬间响起一片清脆的脆响声。

暮霭武功最高,在万千野兽吼叫中也听了个清楚,立刻身形一动,一下站在老虎背上,朝前方的地面看去。

云轻,飞林等人见此心知不好,立刻跟着站起来看去。

眼光所及,那密密麻麻的利箭射下来的地方,好似射在了结冰的冰面上一般,居然整个箭头都深入了下去,那面上灰白的路面,一瞬间整个的碎裂了开来,露出碎裂开了的坚冰,而这些冰块下一层白黄色的液体缓缓的流动着,在阴暗的光线下,好生诡异。

丝丝异样的气味,立刻弥漫而出。

“火油。”云轻,飞林,暮霭一眼见此,同时脸上变色,齐齐疾呼出声。

琴声飞速的转音而起,飞林的血玉短笛也一瞬间凑至了口边,笛声琴声混合在一起,迅速的朝着正朝前方冲的豹子,狼群,豺狗群罩去,两人同时在命令万兽撤退。

琴声,笛声,又快又急,里面夹杂着最严厉的命令和担忧。

正朝着前扑的万兽一听云轻和飞林的命令声,还在后方的立刻变作前方,四蹄撒开就朝云轻和飞林狂奔而回。

坐在城墙上的齐之谦见此,双眸中瞳孔一缩,冷冷的打了一个响指。

城墙上的弓箭手立刻快速的后退,他们身后一直待命的另一波士兵抢前而上,手中弓箭高高举起,尖端不在是寒栗的铁器,而是火红的火焰,一团一团的盛开在万千的弓箭上,在着寒冷的雪色下,妖艳的惊人。

“快退。”狂吼声朝着率领着几只万兽士兵的小左,小右,上官劲等狂飙而去,暮霭全力一吼,那声音几乎如在半空中打了一个惊雷,震的近处的老虎们脑袋发晕,把所有野兽的叫嚣声就按捺了下去。

率领着野兽群的小左等人听闻,不顾三七二十一,纵虎朝着云轻等方向就狂飙而来。

而在他们转身的一瞬间,火红的火焰划空而过,点点星火绽放在地面上那破碎的坚冰下黄白的液体中。

顿时,只见星火到处,爆发出一条条火龙,朝着四面八方纵横开去,就如那蛛丝一般,纵横交错,所过之处快速的汇集成一片,呼啸着就朝万兽所站立的地方飞射而来。

火焰翻滚,那火红的光芒在地面上跳跃着,在半空中燃烧着,在一片冰霜的世界中,开出有违伦常的花。

琴声,笛声,越发的激昂,几乎要震破长空。

万兽在飞速的后退,四蹄如飞,几若腾空,身后通红的火焰从地下酝酿而出,范围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追在它们的身后,一瞬千里。

高高坐于城墙上的齐之谦,冷冷的看着下方的这一幕,眉眼中闪过一丝肃杀。

万兽攻城,从无败绩,那是没有遇上他齐之谦,他要不让它们过,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过不了。

楚国是什么地理环境,雪能融化成冰,却不会堆积成堆,以冰水淋在道路上,等其结冰后在在上面倒上灯油,然后在洒上水,那是一点异样的气味都没有,然后再在冰面上洒点土灰,还有什么看的出来。

而且水和油的冷冻点不一样,水结成冰了,油却不会,只要他敲碎油上面的坚冰,火焰腾空而出,就算她云轻万兽在厉害,也一样灭个干净。

缓缓的靠在身后的软椅上,齐之谦摸了摸自己的断臂,当年六国联军伐秦,被独孤绝一把火烧了个兵败如山倒,今日一报还一报。

“呜呜……”火焰飞窜而过,冲在最前面的豹子,少量几只跑的最慢的身上着火,那愤怒又痛苦的嘶吼,在火光中直冲云霄。

琴声越发的紧急,云轻见此好生心疼,而在心疼的同时,满腹怒气更加磅礴,退兵的琴声中夹杂上铁怒的杀气。

“有我齐之谦在这里,你休想过洛城寸地。”冷冷的声音随风传来,寒风吹动齐之谦的黑发铁甲,犹如一尊杀神。

舍去了儒雅温和的面具,真是的齐之谦,更加铁血。

火焰在洛城的前方剧烈的燃烧着,一地火海,那炙热的温度几乎把周边的空气烧尽,半空中的光线都产生扭曲,滚滚浓烟尘嚣直上,弥漫于整个这一方天际。

冲出火海的万兽,在地上拼命的打滚,好在这天气在下雪,地面上是湿润的,火焰在冰水中立刻被熄灭了去,只是一身好好的皮毛,已经百孔千疮。

由于暮霭,云轻,飞林等见势极早,因此万兽并没什么损伤。

扫了一眼茫茫火海,云轻转头朝暮霭,沉声道:“告诉他,我云轻想攻进城去,就一定要进去。”

这般的设置能用一次,用不了第二次,今日这亏她吃了,明日还有什么能够拦住她。

狠话搁下,云轻率领着万兽也不退,就这么驻扎在洛城前方,与齐之谦遥遥相对。

百里平原上杀声震天,洛城前方森严对持,整个楚国,战火冲天。

寒风料峭着,透过重重大火,云轻抬头望着了眼东方,那是整个楚国的后方。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爱莫能弃帝业缭绕原配宝典将门男妻有匪欢天喜帝阿莞春暖香浓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清宫妾妃婢女为后,叹生离天降萌宝:粉嫩娘亲,求收养!兽妃生于望族庶难从命食色满园宠妻如令做贤妻回春帝后腹黑嫡女纨绔世子妃穿越三从四德家有悍妻怎么破炮灰攻略小户千金娇宠令
完本推荐: 超级神相全文阅读九色元婴全文阅读绝世战祖全文阅读异界召唤师全文阅读极品家丁全文阅读极品教师全文阅读神武飞扬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世嫁全文阅读猎国全文阅读都市修真庄园主全文阅读仙源农场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大药天香全文阅读汉魏文魁全文阅读九转星辰变全文阅读大唐远征军全文阅读我是鬼捕全文阅读醉迷红楼全文阅读全职真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炮灰修真指南特种兵之神级高手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掌欢前方高能伏天氏爆笑欢宠:反派BOSS有毒重生男神宠妻忙极品飞仙我在冥界当大佬世子的崛起帝妃临天凌天战尊海贼之成就系统不灭战神影视世界当神探万古神话进化之眼无垠位面复制大师文娱不朽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齐欢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都市剑说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医门宗师医者父母顾少甜宠:国民男神是女生我真不是学神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