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回归

这声音,这是指挥蛊虫的命令声。

“骨蛊。”云轻听声辨别,这是圣女心经上述说的控制蛊虫的手法之一,这样的竹篾声音,是骨蛊,是能够控制人的心神的毒蛊,让中蛊之人只听下蛊之人的命令,一念头转过,云轻瞬间打了一个寒战,面色惊恐的转头看向身旁的独孤绝。

雪黎对着独孤绝在发命令声,难道独孤绝中了她的骨蛊?

但见本来一脸狂怒的独孤绝,在竹篾的音色中,冷冷的瞧了雪黎一眼后神色顷刻间一僵,火红的双眸缓缓的开始僵直,开始古板,目光开始呆滞,找不到交汇的地点,冰冷肃杀的气息却变的更加的冰冷绝杀了。

“绝,绝,不要听,不要听。”云轻见此脸上瞬间血色全无,一个猛扑扑上去,抖手一把抢过独孤绝手中抱着的女儿,一手扔给身旁赶过来的墨银,伸长双手就朝独孤绝的耳间蒙去,她不能才失去儿子,又失去独孤绝。

怎么可能,独孤绝怎么可能中了雪黎的蛊毒,这是怎么回事情?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没有用的,骨蛊的厉害,你应该很清楚。”冰冷的声音从云轻背后传来,雪黎看着慌乱的云轻,和渐渐呆滞的独孤绝,脸上的神色越发的冰冷,双眸却渲染上了绝对的兴奋。

耳里听着雪黎的话,云轻心下瞬间明白过来,这样的操控蛊毒的命令声,就算蒙上了独孤绝的耳朵,他也一样听的见,那是直接控制的他身体里的蛊虫啊。

狠狠的一咬牙,云轻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不在蒙独孤绝的耳朵,唰的转过身来,手中五指扣在风吟焦尾上,血红的双眸愤怒之极的看着一派冰冷神情的雪黎,一字一句的道:“是,我清楚,我更加清楚解毒的办法。”说罢,左手食中二指一扣,琴弦高高的挑起。

命令声她是没有办法阻挡,但是她可以杀了施蛊的人,被施蛊的人就会解脱出来,这一点整个南域的人都知道。

手中琴弦被崩的笔直,却迟迟没有挑下,眼前这个人是她的姨母啊,亲姨母,是真正她的亲人,她不能原谅她的背叛和黑手,但是要她亲手杀了自己的姨母,她……她……

雪黎看着云轻一脸杀气的瞪着她,冷哼一声,缓缓的道:“要杀我吗?我的好侄女,还没登基就嗜杀姨母,这样大逆不道的人,你说说……”话没有说完,不过其中的意思很明显了。

南域的人纯朴,嗜兄杀弟,残害亲人这样的事情,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你以为今天的一切,能够传出去?”抱着孩子的墨银瞪着雪黎,眼中闪过一丝浓重的杀气,朝后挥了挥手,云轻下不了手,他来,区区一个雪黎,不过是看在王后面上让她两分,今天她自寻死路,他决不留情。

今日面前的全部是他们的亲兵,别说杀你个雪黎,就是把你挫骨扬灰,也不会有半点风声传出去。

雪黎见此面上无一丝惧怕之色,看着逼近过来的铁骑们,冷冷的一笑道:“有下任南域圣女陪我死,我也够了。”

话音一落,墨银脸色顿时一变,糟糕,居然忘记了,王后的孩子在她的手上。

一瞬间,这片黑色中一片静寂,静寂中却酝酿着风暴的开始。

杀了她,也就陪上了小王子,不杀她,独孤绝会被控制,不管杀还是不杀,吃亏的都是他们啊。

念头才一闪过,还来不及做出决断,雪黎眼中冰冷的光芒一闪,突然轻晃一下手中的竹篾,发出吱的一声轻响,冷冷的道:“杀了她。”

冰冷而绝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云轻顾念她是她的亲人,可是雪黎却一点也不顾亲人感情,那决绝的三个字,让云轻陡然一身冰冷,这就是她的亲姨母,不仅调包了她的孩子,还要她的命。

“王后,快退。”墨银听之立刻脸色大变,独孤绝要动手,云轻那是独孤绝的对手。

心下冰冷一片,但是云轻反应也非常的快,雪黎的声音都还没有落,云轻已经一个翻身朝后退了去。

不是怕死,也不是畏惧雪黎,而是她的面前是独孤绝,若是独孤绝清醒的时候,知道是他杀了自己,独孤绝会崩溃的,为了她自己的命,为了独孤绝的命,她绝对不能弱下去。

剑气纵横,独孤绝手在腰间一按,软剑横空而出,反手就是一剑,身形晃动就朝着云轻追去,面上一片冷沉之色,冰冷的不带一丝神色波动,好似一个没有意识的木偶。

独孤绝的铁骑们见此,蜂拥的朝云轻和独孤绝的中间位置冲去,意图拦截下独孤绝。

“让开。”清冷的大喝声响彻在这暗夜中,云轻手指连动,无数的音刃翻飞而出,朝着独孤绝的剑迎接了上去。

铁骑是效忠于独孤绝的,他们对独孤绝根本不会动手,拥挤上来不过也是让独孤绝残杀而已,既然如此,要他们上来干什么。

琴声,剑气,对撞在一起,激起一连串的火花,两条人影在半空中翻飞,一地杀气和温柔。

没想到,云轻和独孤绝第一次如此正式的交手,居然是如此的境地。

论武功,云轻不如独孤绝远已,但是有飞林一手调教出来的音攻,一时半会独孤绝要拿下云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墨银见此不由整颗心都提了上来,一边紧张的看着独孤绝和云轻的交手,一边重重包围住雪黎,却不敢妄下杀手。

“你还需要我签字。”一个转身避开独孤绝一剑,云轻冷眸一扫边上的雪黎,沉声喝道。

雪黎一听冷冷一笑道:“本来想让你让位于我,不过现在想想,除掉你不是更干净,一纸诏书而已,找个人临摹两笔就可。”

云轻听之愤怒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震惊,这话的意思……

“王后,小心……”云轻一明白雪黎的意思,不由大惊,手中琴声微微出现一丝波动,然跟她对手的独孤绝是什么人物,哪里容许云轻这么一点半点的波动,当下利剑一横,当头就朝云轻劈去。

云轻避无可避,无奈之下狠狠的一咬牙,五六三十重音攻叠加,瞬间朝独孤绝的这一剑对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大响,云轻被震的朝后连退了两步,一跤坐倒在地。

“王后……”墨银见此大骇,抽身就欲冲上前来。

云轻见此抬头牢牢的盯着前方的一脸面无表情的独孤绝,伸手朝墨银做了一个手势,沉声道:“不准过来,保护好我的孩子。”

这个时候,她能相信的只有墨银,墨银一见云轻的手势,眼中一闪而过一丝莫名其妙的神色后,立刻满脸沉痛的顿住了脚步,紧紧的抱住了怀中这么惊天动地的阵势中,居然还呼呼大睡的小公主。

独孤绝头微微一偏,眼中一片冰冷,仗剑缓步就朝跌坐在前面的云轻走上前去。

“为什么?一个王位就那么重要,重要到连亲人都不要。”云轻看着逼近过来的独孤绝,突然扭头看着独孤绝身后的雪黎,一脸无法言喻的沉痛问道。

退位诏书,雪黎居然要的是王位,要王位就要王位,可她连亲人都不放过,就因为怕她势力大,若是不死,凭借她和独孤绝联手,或者飞林暮霭回来,她就算登基为这南域的王,也坐不安稳,所以就要杀了她吗,以永除后患,权力当真如此的重要?

雪黎听言眼中一闪而过深恶痛绝的厌恶,冷冷的道:“亲人,什么是亲人,我雪黎何来亲人?哼,雪姬吗,当年若不是她任性而去,我何至于抛弃我爱的人,嫁给圣子,做了这囚笼中二十年的麻雀,我本来会有好好的生活,有爱我的丈夫和孩子,我到今天什么也没有,如果不是雪姬,我怎么可能沦落到这个地步?”深深的怨恨,扭曲了雪黎那一张美丽的脸。

云轻没想雪黎居然是如此的看待当年的事情,不由一时间有点愕然,对上雪黎那张扭曲了的脸孔,既然当年不愿,又何必装成那样的样子,何必装的浑然不介意的姐妹情深?

“你要的是权力,又凭什么说我娘的不是。”一瞬间的感叹后,云轻抬眼冷冷的看着雪黎,反驳道。

今日要她的退位诏书,不就是为了要坐这南域圣主的位置,既然心里有的是权力,凭什么把脏水全部泼到她娘头上,她娘退位不正好满足了她的心愿。

“哼,权力,我凭什么不要权力,权力才是一切,有了它们,我才能呼风唤雨,我才是真正的王,我才永远不会被别人打压,不会是一个傀儡,我受够了这种仰人鼻息的王者生活,我要做真正的王。而我这么多年卑躬屈膝,苟延残喘,全拜雪姬所赐,她害了我一生,凭什么能够拥有幸福?凭什么能够有爱她的丈夫?有如此本事的女儿?凭什么一切到头来还是她的,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凭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做过,倒头来还是她的,她还是这南域太后,还是这一统下南域的最高的权力人,凭什么?”

说到这,雪黎几乎是吼了出来,整个脸完全扭曲,那冰冷的脸上绽露的愤恨,在这黑夜里犹如恶鬼。

云轻打了一个寒战,从来没有想过雪黎心中对她娘的怨恨如此之深,那个冰冷但是爱妹温淡的姨母,那张冰冷的脸下,心中却藏着这样的情绪,从头至尾,她骗了他们,骗了所有人。

寒栗中,两步走上前来的独孤绝,劈手对着云轻就是一剑,云轻满心伤痛间却也快速,就地一个打滚避让了开去,同时指尖一划,无数的音刃朝独孤绝飞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独孤绝包围了个密不透风。

一时间,独孤绝只得挥剑连刺,到没向云轻追杀去。

“所以,从最开始就是假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厚重沉痛的古琴声中,云轻紧紧咬着银牙扫了雪黎一眼。

雪黎嘴角边勾勒出一丝冷笑,缓缓的道:“我本不过想利用你灭了圣子,助我在掌大权,只是没想到这圣宗的水还这样深,要不是你们动手,我还真搬不倒他们,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们。”

一话说到这,雪黎顿了顿眉眼中一闪而过杀气,音色一变冰冷无比的道:“不过可惜,你们太强了,强到我不得不先留点后手,否则,这黄雀最后还成了你们,让你们得这偌大的江山,可不是我的初衷,一统的南域,这江山可真美。”

话音落下,监牢后面黑压压冒起很多人,寂静无声的靠近雪黎,看那面孔居然是当初与雪黎一起来的什么左都尉,这个小人物他们早就忘记了,没想一直在暗中潜伏着。

此时来人怕在几百上千人,而且还在不断的从监牢里走出来,看来是他们打通了地牢,做出了一条通道,难怪这么轻易的就进入了独孤绝重兵把守的圣女王宫,原来道路在这里。

一时间,成两军对垒之势。

“砰。”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响起,独孤绝和云轻在度硬碰硬拼了一招,云轻嘴角一丝鲜血缓缓流下,狼狈不堪的躲过独孤绝的攻击,闪身朝后退去。

“王后……”

“不许动,谁要动弹,我就叫你们的秦王自残。”墨银担忧的话才开口,雪黎就是一声冰冷的命令声喝道。

墨银等一听立刻不敢动弹,面上满是悲愤和狂烈的杀气,但是却真的不敢在动。

雪黎见此冷冷一笑,看着万分狼狈的云轻,嘿嘿笑道:“被自己心爱的人杀死是什么滋味,你可以好好尝尝。”

说到这雪黎抬眼瞧了一眼独孤绝,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缓缓的道:“独孤绝,秦王,被人控制的感觉怎么样?呵呵,那第三颗解药好吃吧,哈哈,还真亏了圣天域下的阡陌,否则,我哪里来这么好一个傀儡。”

制作解药,独孤绝不在,云轻也不在,只有她和雪姬两个人在制作,雪姬可是对她一点防备都没有,没有任何知道,在那第三颗药丸里,那最后的解毒丸里,藏着一只骨蛊,一只可以操纵独孤绝的骨蛊。

老天都看见了对她的不公,所以,也来帮她不是。

云轻听言面上一闪而过悲愤,一边狼狈不堪的躲避独孤绝的杀气,一边撕心裂肺的狂吼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雪黎见云轻如此摸样,顿时大慰,眉眼中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意,冷笑着道:“孩子,齐之谦带走了,说什么用来牵制你们,牵扯,要什么牵扯,今天秦王后和秦王要是都死在这里,没有秦王的秦国需要什么牵扯,他们齐楚联手,秦国焉能不灭。”

摸了摸下巴,雪黎缓缓摇摇头道:“两男人办事不爽快,不过,事成之后能给本王在分秦国一半土地,也算不错,但是,有秦王在手,能全得秦国土地,或者在一统七国,到时候这天下全部属于我,这不是更好,哈哈……”

狂妄的笑声在黑夜中尘嚣直上,惊起一地的鸦雀。

“做梦。”狂妄的笑声中,正追着云轻打的独孤绝,突然一个反手一剑就朝雪黎击去,满含杀气的剑气几如蛟龙,拦腰就朝雪黎斩去。

桀桀的笑声骤然停顿在空中,好似有人硬生生掐住了那声音似的,断的太过诡异莫测,雪黎瞪大了双眼,看着突然回击的独孤绝,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身体已经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的撞上了边上的石头大犬。

嘴角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雪黎的身体软软的软倒在石头大犬的脚下,那双眼几乎瞪得要掉下来般的看着独孤绝,喃喃的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陛下……”她身后的左都尉等人一见,立刻面色大变就欲抢上。

然而立在墨银身后的独孤绝的铁骑们,是些什么人,一见下如猛虎扑羊,朝着左都尉的人就绞杀了上去。

“从地道追。”墨银满脸冰冷,抱着孩子冷冷的一挥手,身后另一批铁骑不理会厮杀在一起的两方人,破开监牢的大门就冲了进去,齐之谦这些人没有从圣女王宫的任何一个地方出去,那就只有这里。

伸手挽了挽头发,擦去嘴角自己咬出来的血迹,云轻没了刚才最后一瞬间的竭斯底里,整个人清冷之极。

独孤绝最开始那一剑,她就感觉到了,看似凶猛,但是力道却不大,若是真正被控制的独孤绝,她完全抵不过的,因为她下不了狠手,而独孤绝却可以不顾她,所以,唯一的结论就是他没有被操控。

那么独孤绝的做法,她立刻就可以猜测到,儿子去向不明,雪黎为什么谋权不明,齐之谦等人的动向不明,这一切都要从雪黎的身上得到消息,将计就计,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快消息的最好办法。

现在,一切消息都大明了。

独孤绝伸手拉起地上的云轻,一挥身后衣袍,整个的把云轻裹在了怀里,眉眼中一片狂怒的瞪着半死不活的雪黎,满眼阴森的道:“很可惜,我没吃那第三颗解药。”

在他活命的解药上做手脚,若是当初没有意外知道云轻有难,所以不顾自己性命的去救,若是没有恰巧被小红蛇咬上一口,那么今天,他已经成了别人的傀儡,成了杀自己最心爱人的凶手。

一想到这点,独孤绝那颗心几乎都要炸裂了开来,雪黎,他绝对不会放过,为权力,为什么,他都可以理解,但是胆敢对他最爱的人动手,他会让她知道,死,有时候也是一种奢侈。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骗我的,是骗我的。”耳里听着独孤绝的话,雪黎一下就垮了,面上一片茫然,只嘴里不停的自语,仿佛完全不敢相信一般。

“绝,我去找儿子。”靠在独孤绝怀里,云轻抬头看着独孤绝道,虽然墨银已经派人去追,但是她不放心。

“先看情况在说。”独孤绝怀抱着云轻转身就走,同时背对云轻朝墨银打了一个手势,他的儿子要是落在齐之谦手里,这……

云轻被独孤绝搂着,再度深深的看了失魂落魄的雪黎一眼,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

“我本来就打算把这王位让你坐的。”清冷的声音轻轻的响起,随风飘进雪黎的耳里,让雪黎骤然瞪大了眼。

她不会在南域久待,独孤绝,飞林,暮霭,丁飞情等人没那个心思为王,圣天域求的就是自由,哪里还会为王,最熟悉南域的就只有雪黎,而且她以前当过圣女,应该没有问题,她本来是想她走后,南域就交给雪黎管理的,只是没想到……唉……

轻轻的叹息回荡在风中,溅起一地的冷月光芒。

墨银看着完全呆愣住的雪黎,阴测测的一笑,上前一步一把扣住雪黎的下颚,一连塞了三颗药丸下去,满脸冷酷的道:“你喜欢下蛊是不是?那今天就让你好好尝尝它们的滋味,三魂蛊,你肯定喜欢。”

雪黎一听三魂蛊的名字,瞬间脸色比刚才还要苍白,整个身体剧烈的颤动起来,双手卡住脖子,拼命的想催吐,却怎么也吐不出来,然就在这瞬间的功夫,雪黎整个身体一下就变成了青色,皮肤上出现一轮一轮的血斑,看其血斑的摸样好似刀割下的形状一般无二。

三魂蛊,乃南域最阴狠的蛊,其发作犹如凌迟酷刑,全身被割去千百刀而却不得死的滋味,狠毒之极。

挥手命人绑了雪黎与监牢旁的大犬身上,求生,求死,这个时候都是一种奢侈。

月夜清冷,这方土地顷刻之间只剩下一片深入土壤的血色,和惨厉的呼喊。

“丁飞情不见踪迹……”

“圣天域及宫一等八人不知所踪……”

“密道尽头被封,没有追到人……”

“没有可疑人物……”

一连串的禀报声响起,独孤绝越听脸色反而越好,完全不复刚才的阴森嗜血。

“姐姐不在,圣天域也不见踪迹,他们是不是?”云轻抱着女儿依靠在独孤绝胸前,闻言眉眼一亮,抬头看着独孤绝疑问道,此时她心里太乱,虽然勉力能保持镇定,可委实不敢太相信自己。

丁飞情就在她的寝宫旁边,却一直没有出现,圣天域晚间都还在,一眨眼就不见了踪迹,这两个人都没有突然消失的理由,唯一的可能就是,也许他们恰巧发现,追上去了,也许。

“准备,回国。”大手一挥,独孤绝冷酷的命令声响彻在圣女王宫中,南域已经归降与他,仪式什么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儿子,秦国,他们要返回了,那里才是他的战场。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卦师之国士无双望族嫡女天道修炼中不笑浮图凤鸾九霄六宫凤华皇上别闹水乡人家本宫身边趣多多娇宠令宠妻荣华农门锦绣嫡长公主妙偶天成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侯门毒妃食色满园侯门继妻国色生香小户千金佳偶天成生于望族妾色十八钗春暖香浓回春帝后
完本推荐: 偷香邪医全文阅读特种神医全文阅读葬荒全文阅读神级特工系统全文阅读臣帮郡主拎裙角全文阅读终极主宰全文阅读太古剑神全文阅读嫌疑人有47条染色体全文阅读我是鬼捕全文阅读闺宁全文阅读吾欲永生全文阅读无上仙魔全文阅读全职真仙全文阅读他与月光为邻全文阅读绝命游戏全文阅读穿书女配豪门娇宠全文阅读绝色生香全文阅读民国大能全文阅读神级上门女婿全文阅读大阴阳真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似水青春尚书大人易折腰咫尺之间人尽敌国神医娇妻:山里汉子强势宠武破九霄快穿系统:反派BOSS别黑化!老胡同神运仙王觅仙道圣墟万道剑尊顾少甜宠:国民男神是女生我是至尊纣临君少心头宝,夫人哪里跑美漫里的变形金刚隋唐君子演义重生嫡女有空间全职法师不灭战神黑夜进化花娇妖孽奶爸在都市极品全能学生寒门状元霸天武魂氪金成仙剑从天上来天芳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