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谋算天下

面面相觑一眼,茅草屋中一片沉默。胎儿以母体精血为养分,这毒存在云轻的体内,对她不构成任何的危险,然对胎儿来说就难说了,一方面吸食云轻身体内残存的长生果效力,一方面吸食这来势汹汹的几毒交汇之力,这后果……

“真不知道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怪胎?”飞林摸着鼻子看着云轻遮挡在被子下的腹部,本有滑胎迹象,没想现在居然就这么安生了,显然这毒素起了莫名的效果,这孩子,这孩子……

屋内的人此时都明白过来,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为好了。

轻轻摸着腹部,云轻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她的孩子如果有异常,她……

“大人没事就好,其他的以后在说。”冷酷的声音响起,独孤绝伸手抓住云轻的手,抬起云轻的头狠狠的亲了一口后,无比坚定的道。

“绝。”云轻一听反手握紧了独孤绝的手。

“我们能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只要你没事。”无比正色的看着云轻,独孤绝掷地有声。

明了独孤绝的心意,云轻握住独孤绝的手,说不出话来,只把头深深的埋在了独孤绝的胸前。

旁边的墨银听言,微微低下了头,他知道他们的陛下在听见云轻有身孕后,他有儿子的时候有多高兴,此时却说的如此云淡风轻,陛下的心里也很痛楚吧,却只藏在心里。

“尽人事,听天命。”飞林扔下一句话,一屁股坐在房间内的椅子上,这一晚上他累的够呛,他好歹也是个伤患啊。

现在一切都说不清楚,担心也没有办法,总不可能现在把他们取出来吧,既然没有办法,那就随他们去,到时候自然就知道异常不异常,到底是怪胎还是死胎了。

独孤绝抱着云轻没有说话,只要云轻在就好,其他的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夜,飞快的过去,在众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窗外的雨早已经停了,此时天光放晴,金色的阳光洒在被雨水滋润了一晚的山间,丝丝金线在露珠中越发的璀璨,耀眼之极。

所有的血腥,在雨水中冲刷而去,剩下的依旧是那片干净异常的土地。

“这就是南域王的兵马?”茅草屋外一身清爽的独孤绝,黑沉着脸看着前方狼狈不堪的伊水等人。

正统的装束没有,趁手的兵器没有,一身血污的队列中,居然还有人抓着锄头,镰刀等收割稻田的工具,这就是传回来的消息中,云轻反叛圣女势力,领着南域王势力下的人要攻入圣女势力的兵马?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玩笑。

云轻则站在一旁握着伊水的手,满脸感动的说不出话来,还能见到他们真好,真好。

耳边听着独孤绝极具贬义的话,云轻难得反驳的道:“他们是我的骄傲。”

昨日的一切她都牢牢记在心里,正规的军队拼命救自己的主子离开,那是军人的职责,但是他们不是,他们只是一群平民百姓,却拼了自己的命让她离开,此等心意,实在让她无以为报。

现在能看见他们一路找上前来,那劫后余生的,伤痕累累的,却担忧着她的生死惶恐找上来的新兵们,就算她生性冷淡,此时却也热泪盈眶,她给与他们的不多,却收获了太多。

伊水见此,紧紧握着云轻的手,一切话语尽在不言中。

独孤绝见此挑了挑眉脸依旧黑沉沉的,双手抱胸看着眼前的一幕,却也没在说什么,这等誓死效忠的士气,他领兵这么多年,知道其之珍贵。

“我说,那掣肘圣天域的势力,不会那么轻易被你消灭吧?”飞林靠在茅草屋前,皱眉看着独孤绝道。

昨晚一番几起几落之后,独孤绝和云轻两人居然就那么一点事情都没有了,好的不能在好,既然好了,纵然怪异也先解决目前的境况方是上策,先保命,其他的以后再说。

两方人便当即交换了目前的情况,却没想独孤绝的消息让飞林吓了一大跳。

独孤绝听言面色沉沉的,手指在手肘上敲打着,这一点他也不敢太肯定的说消灭了,还是没有消灭。

既然能够掣肘圣天域,必然不会是只那么几个武功高手,这样的势力虽然够强,暗杀什么的很有用,但是真正用到正途上,却没多大的效果,要知道你能培养杀手,别人也能培养,若说就因为这点力量,圣天域就被掣肘的话,那只能说明他独孤绝自己无能,居然栽在圣天域这样一个无能之人的手中。

“有待商榷。”沉默了一瞬间,独孤绝沉声道。

飞林听言嗤笑一声,伸了个懒腰,缓缓的道:“真是热闹,一环接一环,我说……”

“呜呜……”飞林的话音还没落,前方山下突然隐隐约约传来号角之声,悠远而急剧。

独孤绝飞林瞬间站好身体,同时面色一正,一长一短,这是退兵的信号,退兵,这个时候那里来的兵马?

“退兵?”云轻同时也是一楞。

“我去瞧瞧。”小右当即一个闪身窜上马去,纵马就朝山脊上奔去。

“按兵不动,你们先疗伤,我去看看就回。”云轻与独孤绝,飞林对视一眼,交代了一声,齐齐朝山脊上而去,这个时候有退兵的号角,古怪。

他们昨日晚间一番慌不择路的逃窜,居然远离了大路,跑上了高山,此时所居位置,只要在上前一些到达高山顶端,下方路面上的一切都可收在眼里,可算是一个相当好的地方,既可隐蔽自己,又可观察一切。

伊水等不是很懂军队作战的规矩,此时听云轻这么一说,当下相当干脆的执行命令,原地坐下开始包扎伤口起来,默默的一声不出。

上得山脊,一眼眺望出去,独孤绝,云轻,飞林齐齐皱眉。

只见远方大路的尽头,黑压压的士兵飞速的朝这方退来,远远望去只看见一片黑色,犹如蚂蚁一般,密密麻麻。

仓促的号角声响彻在这方天地,快而缭乱。

“怎么这么多人?”飞林皱眉沉声道,这一眼望去所能看见的地方,全部都是人,这岂止是几千几万人,这怕不是几十万人,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大规模的兵士。

要知道现在在南域王的地界上,只有圣天域和南域王的军队可能有这样的声势,而现在这两队应该在白城或者是更加接近于平城的地域,那这兵是退的那出的兵?

独孤绝和云轻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定定的瞪着下方越来越近的兵马,没有说话。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黑压压的队伍狂飙而上,快速的进入云轻等的视线。

一片狼狈,只见飞奔前来的军队,几乎溃不成军,丢盔弃甲,纵马狂奔,队列中旗帜东倒西歪,伴随着疯狂的后退,绿色的旗子被丢弃在路面上,马蹄践踏而过,瞬间残破不堪。

旗帜,是一个军队的灵魂啊。

“婆娑双树的旗帜。”看着那被践踏在地上,随便乱踩的旗帜,云轻压低了声音轻轻呼了一声,婆娑双树的旗帜,圣天域,是圣天域在退兵,纵然刚才已经有点猜测到了,但是真正看清楚,云轻还是止不住的心惊。

“怎么可能?”飞林诧异之极的看着眼前丢盔弃甲的情景,这哪里是退兵,这根本就是狼狈逃窜,圣天域,他怎么可能被打的这么惨?十几天前他还节节进逼南域王,怎么可能就这么十几日的时间,一泻千里,溃败成这样?不,没有道理,更加没有取信度。

黑压压的士兵快速的狂冲过来,在不远处的大道上如潮水一般朝九曲龙河的方向奔去,几乎慌不择路。

远处,绿色中带着白色的中军旗帜,随着几十万大军飘逸过来,被黑压压的士兵包裹在最中间,朝这方快速的蠕动着。

绿底白色的婆娑双树旗帜,那是圣天域的象征,那是代表着圣天域的军旗。

飞林脸上的神色越来越诧异,真的是圣天域,这才十几日的时间,怎么成为这样?几个月的功绩,就这样没了?

“绝,你动的手?”云轻看了眼下方的情景,突然转头看着独孤绝道,飞林闻言也转过头看着独孤绝。

圣天域如此的溃败没有道理,除非有人在他后面做了手脚,而这个手脚除了独孤绝,他们不做第二人选想。

独孤绝摸着下颚,目光锁定在下方的溃败情景,眉间紧紧的皱起,他是有下令斩断所有圣天域的后备军需,但是十几天就能让圣天域溃败成这样,就算是他没那个脑子,也不相信这样的情况,圣天域不是那么没用的人。

微微摇了摇头,独孤绝盯着下方的场景,突然沉声道:“注意他的队列。”

丢盔弃甲,旗帜乱扔,狼狈逃窜,看起来是慌乱之极,但是那溃败的迹象中,圣天域的军队列队却一直没有大方向的波动,看起来是一盘散沙,但是最根本的劲道在里面,散沙只是在外围,却没动摇到他的根本。

乱的是眼,定的是心。

独孤绝是什么人物,纵横杀场这么多年,军事上他是一把好手,加之他现在地处高位,从上往下看,纵观全局,一眼就看出了里面最根本的东西。

而飞林和云轻听独孤绝提点,不由都朝那黑压压的队列中看去,无奈,两人都不是生在战场上的人,纵然其他地方很出色,却实在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独孤绝见此也没解释,只冷冷的看着下方的溃败景象。

人越来越多,一片混乱,踩死马匹,丢弃伤员,慌乱的号角声,声声震耳,惊起一地鸟雀。

“轰轰。”而在这一片号角声中,远处激烈的战鼓声接踵而至,炸响在天地,厚重而激烈,破空传来,几乎让人热血沸腾。

铁灰色的旗帜招展在半空,那是,南域王的旗帜。

满天铁灰色,与墨黑色相交着朝这方压过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几乎要掀翻这世界,狂飙直上青云。

骄阳如火,残血如织。

整个这一方世界此时充斥满了军队,宽阔的道路上,附近的山林间,全部都是人,几十万军队的相撞,惨烈而气势恢宏。

云轻见此连忙对小右耳语了几句,小右听之一点头,快速而去。

不过片刻功夫,伊水等人寂静无声的上了山脊,马匹被堵上了嘴,蒙上了眼,连脚下都包了厚厚的布条,隐藏在山林中树木最茂盛的地方,几万人龟缩在密林中,一声也不敢出。

几十万军队就在他们的下方,而此时又是南域王得势的时候,若是被发现,只需一个手势,估计他们连逃的地方都没有。

匍匐在地上,伊水等耳里听着下方的号角声,战鼓声,喊杀声交织在一起,心里却越来越紧张,这般局面下有任何的闪失,那就是绝无完卵。

蹲在山头上,云轻看着下方的情景,十几日前还在白城,现在溃败到这个地方,那等于说就在她离开白城后没几天,圣天域就败退了,而且还是一城都没守住,就这么一路败过来,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的几十万军队不可能这么快的退到这里。

眉头紧皱,这圣天域在想什么?这个人她一直有点猜不透。

如此溃败,就算独孤绝扣押了他的后备军需,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会败的如此离谱,能这么短的时间内直取南域王这么多城,这样的溃败,这样一城都受不住,直接败出南域王的势力,除了是他自己早就估算好的外,她想不出来有什么别的含义。

本以为他借她的原因出兵南域王,是想吞并南域王的势力,现在看来,他又不是这个意思,这个人……

“原来如此。”云轻脑海中念头还没有转过,独孤绝突然一拍双掌,眉眼中一闪而过精光,沉声道。

“何解?”飞林立刻追问。

独孤绝嘴角边缓缓勾勒出一丝嗜血的笑容,看着下方越来越近的圣天域的旗帜,缓缓的道:“不破不立,要想不受人掣肘,这样的方式才是彻底根除。”边说边点了下方圣天域的兵马一点,指头在土面上快速的画了几笔。

云轻和飞林都是绝顶聪明的人,一听独孤绝这么说,在看独孤绝画出的图形,参照圣天域的做法一对比,立刻恍然大悟,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闪过一丝惊骇,这个圣天域,好决绝的手段。

“没有什么势力,即使国破还会存在。”云轻看着下方接近的绿底白色的旗帜,微微咬了咬牙。

他们错了,都以为圣天域是要吞并南域王的势力,一统南域,其实他那里是要吞并什么南域王的势力,他不过是借机挑事,攻上南域王的势力范围,极尽挑衅,等他认为时候到了的时候,一场痛快之极的溃败,引已经被压着打的冒火,却实际上并没伤筋动骨的南域王反戈一击,攻上圣女势力。

圣女背叛,圣子无能,这个时候的圣女势力,还有什么是能够抵挡住南域王攻击的,除了掣肘圣天域的势力,他是要借南域王这个水,灭掉他身后所有的火。

当南域王和掣肘他的势力,或者说是圣宗拼个两败俱伤,或者南域王一盘全赢的时候,他在反手一击,引着他的无能之兵,逼退南域王,要不然干脆在圣女势力灭到南域王,那个时候还有谁敢跟他争。

一统南域,再无后顾之忧,这个人,谋算了天下。

“好个人物,好狠的手段。”飞林眼中闪过一丝钦佩,叹息一声接着道:“既然他都算到这地步了,自然有法子要南域王攻入圣女势力,这结局已经定了。”

这个圣天域,实在是个能人啊。

“我们全部被他算在了其中,做了棋子。”云轻伸出手擦去泥土上独孤绝画的图形,敛了敛眉低声道。

独孤绝闻言眉眼一沉,冷冷的看着下方已经接近的绿底白色的婆娑双树旗帜。

纵马急退的圣天域,一身白衣在铁黑色的军队中显眼之极,虽然在败退,但是却那么从容而优雅,好似他在散步一般,那里看的见一丝的狼狈,纵然两人之间实在隔的太远,但是那一身风华,却被独孤绝完完整整的收在眼里,独孤绝眼底瞬间冷光一闪。

电光火石,已经急退到山脚下的圣天域,突然之间好似有所感应似的,唰的一下抬起头来,双眸穿过茫茫空间,朝着独孤绝的方向看了过来。

一在山顶,一在山脚,一飘渺如仙,一肃杀似魔。

目光在空间对撞,隔得太远,几乎看不清楚脸孔,看不见人,但是同样傲慢,同样称雄一世的两个人,却能感觉到那狂妄的视线,犹如实质,那是强者的对话。

看不清楚圣天域的脸,但是独孤绝知道圣天域在笑,笑的智珠在握,笑的藐视苍生。

眼中血腥之色一闪,独孤绝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笑容,冰冷而狂妄。

对视,不过是一瞬间,转眼两人目光就已错过,圣天域一骑绝尘疾奔而走,两者再无交集。

“也未必。”冰冷猖狂的声音响起,独孤绝眉眼中血色正浓。

云轻和飞林一听,同时微微一扬眉看着独孤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算天下,我算他就够了。”嘴角一扬,独孤绝嘴角的笑,充满了不可一世和狂妄自大。

云轻听之与飞林对视了一眼,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怎么翻盘?

伸手搂过云轻抱在怀里,独孤绝把玩着云轻的手指,笑着邪气的道:“他引南域王去圣女势力,这里却是空了,这么大一块肥肉不吃,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说罢挑了眼下方铁灰色的旗帜所过之处。

南域王要趁这个好时机吞并圣女势力,必须倾全国之兵,这里将会是一个空城。

飞林脑子转的快,一听独孤绝如此样说,几个转念间就已经明白独孤绝的意思,不由挑高了眉头道:“谈何容易。”

独孤绝对上云轻同样明白过来望着他的双眸,低头在云轻眼角亲了一下,低声笑道:“仁者无敌,这个仁字就已经够了。”说罢远远扫了一眼,爬在远处一声也不敢吭的伊水等人。

“你的意思是?”云轻极了解独孤绝,此时听独孤绝这么一说,在见他的眼色,眉眼一亮看着独孤绝。

“兵者,诡道也,灭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是下下策,不战而屈人之兵,那才是上策。”独孤绝笑的诡异的搂抱了云轻一下,示意不要在说话了,下方南域王的兵马压上来了,圣天域他可不惧,这个时候的南域王,他还是要潜伏一下的。

云轻见独孤绝说的极是自信,当下也就窝在独孤绝的怀里,没有在开口,如果任由圣天域灭除一切威胁,坐大南域,不说其他,他们能不能离开南域都难说,势力还是要掌握在自己手里,那才能安心。

一天一夜,交战,压上,离开,追击,整整在这方喧闹的一天一夜,才归于平静。

而后,果然不出独孤绝所料,消息传来,圣天域一路溃败逃窜回圣女势力,几乎溃不成军,死伤无数,而南域王趁此时机,率领着倾国兵力,跨九曲龙河而过,全面追击,攻入圣女势力。

整个南域王势力,这个时候除了平城还留有两万兵力,其他等于就是一座空城,也是,这方水土本就只有他们两股力量,又必须经过九曲龙河这唯一的接壤之地,根本不用担心有人从其他地方攻过来,空城就空城。

初夏的太阳很温暖,那金色的光芒照耀在山河上,如梦如幻。

而在这战后还没平静的南域王势力中,一股流言凭空而起,南域王残暴不仁,以自己势力下的平民百姓为诱饵,冒充兵士,送去给南域圣子屠杀,换取一时苟安,无能无德。

一时间流言如龙卷风整个席卷南域王势力,无数百姓半信半疑。

紧接着白城等当初受害的平民百姓,现身哭诉,立证乃是事实不是虚构,顿时南域王势力一片哗然。

一国君王若是不能保护百姓,反而害之,那简直比敌人还要可恶。

哗然声中,南域王王宫中供奉的不是圣物,而是假的,南域王根本不是南域一半势力之主,圣物已寻真龙而去,在本就大哗的声势中,在造狂风巨浪,要知道南域人对神明真主的信奉,可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娇宠令名门医女纨绔世子妃卿本风流穿越三从四德炮灰攻略独宠庶女狂妃妙偶天成佳偶天成天降萌宝:粉嫩娘亲,求收养!大药天香爱莫能弃嫡女重生东陵帝凰重生嫡女有空间陆家小媳妇凤惊天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回春帝后金陵春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将门男妻似锦清宫妾妃步步莲华御宠医妃
完本推荐: 重生七零男知青全文阅读明末传奇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阴阳先生全文阅读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全文阅读岩武天尊全文阅读修罗竞技场全文阅读超级邪少闯都市全文阅读百战成皇全文阅读万古天帝全文阅读诛仙神尊全文阅读黄河生死书全文阅读汉魏文魁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九转金身决全文阅读重生左唯全文阅读无尽神器全文阅读民国大能全文阅读好莱坞制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来自未来的神探至高主宰九天位面复制大师神话版三国围观太古特种兵之神级高手超神制卡师万古神话超凡黎明从艺术家开始乡村极品神医诸界末日在线召唤梦魇家有悍妻怎么破战天龙帝婢女为后,叹生离三界红包群这个地球有点凶口袋之突破巅峰逆天铁骑掌欢逍遥侯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顾少甜宠:国民男神是女生仙宫帝妃临天灵台仙缘一卡在手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