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携手

独孤绝来了,云轻凉透的心一下火热了起来,是绝,是她的绝来了,他来了,他们一定会没事,一定会。

心中骤然如尘埃落定,双眸瞬间绽露出无与伦比的光亮,只一声就点燃她全部的火热和期望。

琴声,笛声同时停下,飞林一听是独孤绝的声音,立刻眉眼一亮,他让冲他就一定能够解决的了前面的问题,当下提着云轻,对着那黑衣列队狂冲而去,一身功力全部运用在双腿上,速度比刚才提升的更加疯狂,身后的圣虫居然也被飞林给远远的甩了开去,不管不顾了。

铁骑声声破空而来,响彻在这方雨地中,狂烈之极。

“砰。”两人身后的雨幕中,破空声突然响了起来,好似什么东西摔在地上一般无二,传来阵阵沉闷的碰撞声。

紧接着一股酒水和着煤油的味道一下弥漫在这方天地中,顺着雨水快速的渲染了云轻和飞林的整个后方。

火光从雨幕中呼啸而来,星星小火砸在地面上的水酒中,只见一道蓝色的火墙轰然绽放开来,在这雨幕中盛开着。

雨势很大,但是蓝色的火墙比雨势还大,一瞬间几乎连半空中的雨滴都燃烧起来,那蓝色的火燎子腾空而上,张牙舞爪的盛开在雨夜中,把这一方天地照耀的蓝光闪闪,诡异无比。

本来是对付圣宗的东西,当日随身携带着,没想到这个时候刚好用的上,那可是他参照了圣女宫那十二火圈的原料制作而成的,就算是暴雨,也能维持个片刻时间。

“嗖嗖。”从地面上飞速射来的圣虫,速度奇快,火墙才一升腾起,就没头没脑的撞了上来,普通的火它们不怕,这特制的火焰,它们就算在厉害,也终究是活物。

只听一阵嘶嘶声响起,几乎是齐头并进的圣虫,同一时间撞在了那火墙上,一股血肉之躯烧焦的味道,立刻挥发了出来。

那蓝色的火焰中,几乎可以看见它们扭动的身躯。

有的强悍些的,居然冲过蓝色的火墙,带着一身的火焰朝前奔去。只见星星点点的火光在雨幕中绽放,穿梭,顽强的朝着云轻和飞林追去,却已经少之又少了。

蓝色的火焰在这方天地轰的一下璀璨后,渐渐就弱小了下来,快速的被大雨浇熄了去,其间不过只维持了那么一瞬间的功夫。

不过,只是这么一瞬间就已经够了,谁叫圣虫的速度太快,也不过是一瞬间就冲了上去呢。

没有注意身后的情况,飞林和云轻朝着前方狂冲而去,与黑衣人的队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进入那利箭的射程范围内了。

两人没有停息,他们只顾往前冲,其他的一切全部交给独孤绝。

两人一掠而过,在两人的身旁,从两边的山坡上,顺着山壁唰唰滑下无数铁黑色的身影,在弱小的蓝光辉映下,映出属于独孤绝的铁骑的身影。

而在蓝色的火光灿烂的一瞬间,无数的利箭朝着前方横刀立马拦住云轻和飞林的黑衣人射去,寒栗的光芒在雨夜中,带着穿透雨滴的声音,炸响在这一方天地间。

黑衣人面色不动,几人身形一闪横刀就朝四周射来的利箭砍去,小小利箭能耐他们何。

然独孤绝岂会不知道,对付这些黑衣人,一般的利箭根本没有作用。

黑色的利箭伴随着快速的刀斩,根本近不了他们的身,纷纷被砍成两半落在他们身边的地上,然那黑色的箭头,遇水立刻就化解了开来,带着点幽香的黑色液体快速的随着雨水酝酿来开。

黑色,天地是黑色,一时间根本不吸引人注意,越来越多的箭头被斩在黑衣人的脚下,浓重的黑色越来越浓稠起来。

然而只是一瞬间,那列队整齐,寒栗的光芒对准狂奔而来的云轻和飞林的黑衣人,没有预兆,突然齐齐跃了起来,没有任何表情的眼中,一闪而过浓重的震惊和惊恐,队列瞬间出现漏洞。

血,快速的涌现了出来,一股似烧焦又没有任何火花的臭味从雨幕中飘扬了开来,那是腐蚀的味道。

从箭头上化解出来的黑色液体,快速的溶解着箭头本身,所过之处发出吱吱的响声,所有的东西都在开始溶解,只要一粘上,就好似沾染上了无赖一般甩也甩不掉。

黑衣人第一时间没有注意,被这黑色的液体侵蚀入双脚,立刻就好似跗骨之蛊一般,快速蔓延而上,腐蚀者他们的身体。

血,快速的滴落地面,伤口变的越来越大。

黑衣人见此不断的开始跳动,根本不敢在粘脚下的黑色液体,纷纷用手中的武器,支撑着身体朝旁边跃去。

然独孤绝那可能让他们这么轻易的避开,黑色的利箭划破空气,朝着不断跳跃的黑衣人射了过去,前后左右,围堵了个结结实实。

他的铁骑乃精锐中的精锐,上一次在圣女宫第三宫吃了闷亏,这一次,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出手全部是全力施为,利箭当空,几乎全部朝着那一个方块大小的地方激射而出,死死的把那些黑衣人逼在那一方天地间,左冲右突也突围不出来。

黑衣人一时间又要不落在地面,又要防备四方射来的利箭,顿时落了个手忙脚乱,自顾不暇,完全没有喘息的机会。

利箭落入黑衣人脚下的黑色液体中,本来被雨水冲走的黑色立刻又浓郁起来,水花四溅下,黑色的液体四溅来开,朝着以利剑支撑,不敢落地的黑衣人身上落去。

黑色的腐蚀液体,沿着伤口蜿蜒而上,所过之处好似一个无形的大口,在吞噬着黑衣人的一切,伤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有些腿上的白骨几乎都露了出来,白骨森森。

一切不过瞬间功夫,快的云轻和飞林都还没有冲过来。

借着微弱的月色,云轻看着前方的场景,微微眨了眨眼,那种毒药她见过,楚刑天的碧落赋就是这种,无与伦比的腐蚀性,几乎可以摧毁所有的东西,当年在翡翠山脉,她和独孤绝可是吃足了这个碧落赋的苦头,没想今日上独孤绝居然也会这个东西,楚刑天怎么会把碧落赋给独孤绝?

却不知道独孤绝一个人呆在第三宫中极是无聊,身旁又有最古老的婆娑双树,他在碧落赋下吃了苦头,有这个条件,他自然要找回来。

琢磨了圣女毒经后,虽然制作不出来碧落赋,要来个异曲同工的有什么问题,要知道这几个月待在第三宫,看起来他什么都没做,实则却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了。

寒光利箭,顷刻间,黑衣人一个不落的倒在了黑色液体里,手脚抽筋,惨叫声划破这一方长空,凄厉绝伦。

这世道,体格要强,脑子更要强。

“别踩黑水。”冷酷的大吼声在雨夜中狂飙而出,伴随着独孤绝的狂吼,无数火把开始点亮朝腐蚀了黑衣人的黑色液体区域照去。

雨不断的下着,火把一点燃顷刻间就熄灭了下来,不断的点燃,不断的熄灭,微弱的光芒,却也把整个黑色区域照了出来。

铁骑踏踏,黑夜里独孤绝纵马狂奔而来。

利箭都齐齐的压下了高度,只朝着倒下的黑衣人那方寸土之间狂射,不能给黑衣人留下任何的逃脱机会。

“接着。”飞林狂奔而来,眼见独孤绝纵马从对面狂冲而来,飞林顿时一声大吼,抓着云轻的手臂一轮,临空就把云轻朝独孤绝扔了去,他带着云轻跃不过那么远的距离。

独孤绝一眼见之,一掌拍打在马背上,身形如电一般骤然射出,伸臂就朝半空中被飞林扔过来的云轻抱去。

同一时间,飞林一脚重重的点在地面,身形一飘,犹如一只大鹰,腾空而起,从黑衣人的头顶,朝他们的身后急冲而去。

利箭尽量压在他的脚下,独孤绝的铁骑在微弱的火光中,箭箭直指那倒卧在黑色液体中,虽然惨叫,却在做殊死顽抗的黑衣人射去。

雨幕中,独孤绝临空一把抱住云轻的身体,一个悬空翻转,卸去飞林这一扔之力,安安稳稳的紧紧抱住云轻,一个翻身落回身下的骏马。

云轻感觉到那结实的臂膀,宽阔的胸膛,不由放开凤吟焦尾,双臂一张紧紧的抱住独孤绝的脖子,紧紧的,紧紧的。

那心在这一刻落入胸中,绝来了,就算会天崩地裂,她也不怕了。

“走。”冰冷的大喝声紧接着射出,独孤绝一手抱紧云轻,一手一扬马鞭,掉转马头狂奔而去。

紧跟在他身侧的墨银,一个猛冲冲上接过从半空中跃过来的飞林,纵马转身就跟上。

来的快,退的也快的独孤绝的铁骑们,瞬间齐唰唰朝后就退,铁骑声声,去如迅雷。

那被逼落在黑色的液体中的黑衣人,一见独孤绝等人退走,那黑色液体瞬间在雨水的冲刷下被稀释了很多,不由一个个就想在站起来。

那料他们还没有怎么动作,那追着云轻和飞林的圣虫,狂冲而上,一头就钻进了他们的身体。

惨烈的叫声破空而出,更加的尖锐和恐怖,在这雨幕下的夜色中,犹如鬼哭狼嚎。

独孤绝退,退的就是这些个圣虫,在黑夜中根本看不清楚它们到底有多少存在,自然要小心。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以圣虫为攻,谁会想到最终会落在他们自己身上。

雨,哗啦啦的下着,初夏时节也微微有点清冷。

紧紧的抱住独孤绝,云轻把头埋在独孤绝的胸口,那铿锵有力的跳动,那么鲜活,那么精神,她的绝好了,阡陌终于解了,太好了,太好了。

几个转弯间,前方山林间几间茅草屋映入眼前,独孤绝一见二话不说,狂冲而上,抱着云轻下马一脚踢开茅草屋虚掩的大门,就冲了进去。

“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一步冲进茅草屋,有个避雨的地方,独孤绝这心才算收了点,云轻这个时候的身体那里受的住如此的大雨,不由一面说一面抹黑快速的在云轻的身上乱摸,看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跟着冲进来的墨银,快速的点燃茅草屋内的油灯,暗淡的灯火立刻充斥在屋子内,升腾起丝丝光明,墨银飞速的扫了一眼茅草屋,灰尘很多,看来应该是往日打猎的山民上山时候作为歇息之用的地方。

暗淡的灯火下,独孤绝一眼看见云轻苍白的脸,和嘴角上的血色,立刻面色一变,急声道:“那里受伤了?”一边一掌就贴在了云轻的背上。

云轻只觉一股暖流从背心升腾起来,游走全身,那胸腹间的闷气微微的减弱了不少,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就欲开口。

“音攻反噬,伤在内府,应该很严重。”跟着进来的飞林,脸沉如水抢在云轻发话之前快速道:“用药要慎重,她现在的身体不能乱用药。”

独孤绝一听本来已经去腰间摸药丸的手一下顿在了当处,眼光注视到云轻湿透的身体下,那微微凹凸起来的腹部,那里孕育着他们的孩子,他和云轻的孩子。

“绝。”搂着独孤绝脖子的云轻,看着独孤绝的眼光落在她的腹部,不由勉强的一笑,轻轻唤了一声。

低低的一唤,一瞬间失神的独孤绝立刻惊醒了过来,一把抱起云轻就朝屋内走去,一边沉声喝道:“烧热水,守在这里。”

两步冲进内屋,独孤绝伸手就去扯云轻身上的衣服,不能在穿湿衣,只听吱的一声,云轻胸前的衣服立刻被撕了开来,露出里面的肌肤,然不等独孤绝在动手,盘踞在云轻怀里的红色小蛇受到干扰,突然窜出,朝着独孤绝的手就是一口。

独孤绝那想云轻胸前居然藏的有蛇,没有防备,一口给咬了个正着,手掌上一弯黑色瞬间渗透进入肌肤。

红色小蛇一咬后身体一旋转,落在云轻的胸前,首尾盘旋在一起,仰起头露出攻击状态。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间,快的云轻几乎连喊都没喊出来。

“绝,快逼毒,快,绝……”一把撑起身体,云轻声音都颤了,红色小蛇有多毒,她是知道的,完全跟貂儿不相上下,根本没药可救的。

一把抓住独孤绝的手,云轻想也没想,伸头就准备去给独孤绝吸毒。

独孤绝脸色一变,唰的合掌避开云轻的动作,用劲把手就从云轻的手中扯出来。

没料想独孤绝那么大力,云轻一个踉跄就朝前倒,身体这一动,本来就疼的腹部,立刻越发的疼痛起来,云轻不由抚住腹部,微微呻吟出声,鼻尖顷刻间汗水直冒。

独孤绝一见脸色大变,一把伸手把云轻紧紧的抱住,双眸中血红一片的狂吼出声道:“怎么回事?那里不舒服,快说。”

外间的墨银,飞林和正在给飞林包扎伤口的小右,一听独孤绝声音都变了,不由也顾不上那么多,砰的一声就闯了进来。

“肚子疼,孩子……”一手紧紧的抓住独孤绝的手,云轻的脸上冷汗直冒。

飞林见此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一把抓住云轻的手腕就开始把脉,小右此时也顾不上男女之嫌,铺开床上的被子就朝云轻的身上盖去,一边急声道:“快把她衣服脱了,快。”

墨银则一掌贴在云轻的后背,以内力帮助云轻抗寒。

独孤绝脸色难看之极,一边紧紧握住云轻的手,一边快速的在被子里撕去云轻的湿衣,同时低头贴在云轻耳边,无比坚定的道:“不怕,不怕,我在这里,不怕。”

不怕,不怕,云轻听着独孤绝沙哑着嗓子在她耳边重复,手越发紧紧的抓住了独孤绝的手,不怕,有独孤绝在身边,她不怕。

“该死的,又动了胎气。”飞林狠狠的一咬牙,脸色铁青,上一次动了胎气,若不是红色小蛇找来百年乌乾胆,云轻根本就过不了那一关,今次又是如此来势汹汹,该死的。

“又。”独孤绝敏锐的抓住这个字眼,唰的抬头看着飞林,脸上的神色吓人之极。

飞林此时也不理会独孤绝的脸色难看,飞快的在身上翻来找去,当日那乌乾肉幸好没给貂儿吃了,让他晒干提炼了出来,今日看能不能派上用场。

“师傅,救……绝……,他被蛇儿……咬了……”疼的浑身直冒冷汗的云轻,勉力扬起头,看着全身上下找东西的飞林,断断续续的说道。

“什么?”飞林一听顿时大吃一惊,抬头就朝独孤绝看去,被红色小蛇咬了?

独孤绝一把紧紧握住云轻的手,看也不看飞林的吼道:“先救她,快,别管我。”

飞林一听不由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事情都撞一起来了,红色小蛇有多毒,他们都是知道的。

斜眼看了一眼此时被貂儿抓到床铺边角待着的红色小蛇,飞林额头开始冒汗。

闪电般的一伸手,一把抓住独孤绝的手腕,独孤绝反手就欲甩开飞林的手,怒吼道:“没听见我说的是不是?”

“你若死了,她还活的成?”飞林咬牙切齿就是一句扔了回去。

独孤绝一听瞬间身子一僵,低头看着自己怀里望着自己,即使疼的直欲昏过去,双眸中却露出无比的焦急和担心的云轻,握紧了拳头。

“我不会死的,你放心。”紧紧抱住云轻,独孤绝俯身深深的吻上云轻的额头,久久舍不得离开。

墨银此时一听心一下就提了起来,看着飞林无比焦急的快速道:“陛下身上还有毒,那阡陌根本就没有解干净,陛下知道王后有事,就追了过来,这毒要是破坏了……”

“闭嘴。”墨银的话还没有说完,独孤绝突然一声大吼打断墨银的话。

墨银生生顿住话音,看着独孤绝的背影,咬牙嘶吼道:“陛下。”

七天七夜昼夜兼程赶过来,途中连休息都没有休息过,才在最后关头赶了上来,当他们因为激烈的喊杀声和惨叫声被吸引追过来时,陛下的不顾一切,只有他们看在眼里。

七天七夜,明日就是第八日,没有第三宫的岩浆火热,他还不知道他的陛下要怎么抗过这一关的时候,居然又告诉他,他们陛下被巨毒之物咬了,拿解药也许都没有用了,如此情景叫他如何接受,如何承受?

第一次红了双眼,墨银握紧了两只拳头,为什么会这样?

“你……”飞林面色几变,深深的看了独孤绝一眼,咬牙缓缓摇头,叹了一口气。

“绝。”云轻虽疼神智却清楚,此时听墨银如此样说,虽然没说完不过也差不多了,不由颤抖着伸手颤巍巍的抚摸上了独孤绝的脸颊,眼中一片氤氲,雾气弥漫。

“我没事,先担心自己,听见没有?”独孤绝伸手握住云轻抚摸上他脸颊的手,沉声喝道。

云轻仰头看着独孤绝的脸颊,此时她才看见那疲惫之极的容颜,那充满血色的双眸,七天七夜,几千里的路程,跨河而过,这个人,这个人是在拼命赶过来,是连命也不要的赶过来,只为救她,他连他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不许乱想。”对上云轻氤氲的双眸,独孤绝紧紧的握住云轻的手喝道。

妖艳的脸庞,狠辣的性子,冷酷绝情的翼王,震慑四方的秦王,独孤绝,这是她的绝啊,是她最爱的人。

缓缓摇了摇头,云轻收敛了眼中的水汽,定定的看着独孤绝,轻声却平静之极的道:“我爱你,这辈子你去那,我就去那,你撇不下我。”

轻轻淡淡的声音在这雨夜中席卷开来,上穷碧落下黄泉,有你就有我,有我就有你,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一屋静寂,屋中的几人瞬间齐齐咬牙,刚强如飞林也微微转过了头去。一直酷酷的小右,死死的抓住被子,几乎要把这粗布之物,捏成粉碎。墨银眼中一片血红,牙齿咬的咔嚓作响。

这是怎样的情感啊,寥寥几语,没有信誓旦旦的指天发誓,没有慷慨激昂的悲壮长歌,却如初夏时节这一场雨,带着洗涤人心的力量。

“笨蛋。”红了双眼,独孤绝一把紧紧的把云轻抱在怀里,几乎要把云轻嵌入到自己的身体中,那么紧,那么烈。

“活着,我们都会活着,一定。”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大药天香生于望族妾色阿莞相府贵女美人难嫁侯府小财迷医妃妖娆:邪王大人千千岁陆家小媳妇腹黑嫡女兽妃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天降萌宝:粉嫩娘亲,求收养!盛世医香不笑浮图欢天喜帝名门贵妻独宠庶女狂妃盛世嫡妃凤御邪神:冷情君上入后宫做贤妻似锦娇宠令清穿之皇长子原配宝典喜盈门
完本推荐: 神国永恒全文阅读金牌:全系召唤师全文阅读升邪全文阅读诡刺全文阅读神级上门女婿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全能修仙系统全文阅读白色口哨全文阅读大宝鉴全文阅读特种神医全文阅读元素高塔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当歌神全文阅读绝色生香全文阅读铸圣庭全文阅读青云直上全文阅读他与月光为邻全文阅读权臣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修罗天尊全文阅读我的岳父大人叫吕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在冥界当大佬盖世仙尊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神界红包群修真四万年隋唐君子演义神话版三国帝妃临天超凡黎明文娱不朽大符篆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超神制卡师围观太古听说我是啃妻族[快穿]从1983开始异界铁血商途三界红包群黎明之剑神运仙王一剑通玄余生有你,甜又暖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世武魂太古至尊赝太子网游之白骨大圣前方高能伏天氏天神诀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