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报仇

茫茫夜色中一片火红,厮杀声回荡在天际,夜,冰冷而无情。

带着几千新兵队伍,云轻和飞林隐没入山林中,一夜之间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任凭南域王和圣天域的人怎么寻找,也没有把他们给追上,挖出来,不由令一则惊奇,一则更加狂怒。

连云山一处断崖下,几千个人悄无声息的隐藏在这方天地中,远处呐喊厮杀声不断,唯独这方安静的很。

因为其一面环水,三面峭壁,乃是一个死角,常年征战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地方根本完全没有价值,因此两方都没有人马驻扎在这里,到给了云轻一个可趁之机,渡水而过,什么气息和痕迹都淹没在了水中,没有任何痕迹留下。

当日楚刑天让他们离开,云轻心里有数,这样的残兵败将抵抗不过精锐兵力的追缴,过了连云山就是一片开阔之地,他们将无所遁形,所以,干脆回转身来,潜伏在连云山上,所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果然这两天都没有人追到这个方向来。

若是圣天域和南域王知道他们追捕的人,居然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定是什么表情。

“伤势怎么样了?”云轻端着手里一片荷叶盛着的河水,轻柔的递给委顿在地上的伤员,一边温声问道。

当日夜间还没怎么看清楚,白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所有的新兵身上都是伤痕累累,伤重的有断了手脚的,伤轻的身上也有几条刀痕,能够跟着她冲出来跑到这里,无一不是硬撑着一口气,若在是狂奔下去,这些人断然是支撑不过来的。

因此,云轻和飞林观其地势,选择了这个地方做为藏身之处。

“谢谢小姐关心,死不了。”伤员们卧靠在草丛中,目露感激的道。

云轻见此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伤员们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众人。

“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伊水走了过来,却是那女扮男装充军的女子,洗去脸上的血污,人到极为清秀,特别是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炯炯有神,让整个人看起来极为英气。

云轻听言撑起身子,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断崖,胸中仿佛早有定论的道:“在休息半日,我们就起程,上面的战事该完了。”

伊水听言很干脆的嗯了一声,转过头就去吩咐下去,一点也不怀疑云轻的说法,完全的信任。

跟在云轻身边的飞林见此,笑了笑道:“还真把你当神崇拜了。”

云轻听言微微笑了笑,南域圣女这个头衔始终对他们还是有影响,笑了笑后云轻听了听远处渐渐停歇下来的厮杀声,对飞林打了一个手势。

飞林见此一扬眉,他们猜测的不错,这场战事不可能一直纠缠在这里,圣天域胜则压进,南域王胜则逼退,这里做不到歼灭几十万人,不过不管那方胜利,他们都有可趁之机,要不往南域王势力内退,要不往九曲龙河的方向前进,他们的好处多多。

半日时间一晃而过,周围在无喊杀声,早就准备好的新兵,在云轻的一挥手之下,静寂无声的朝外挪动去。

一片残垣,到处都是鲜血,尸体,惨不忍睹。

行走间,隔不了多远就是血迹,就是混乱的战场残骸,一脚下去,几乎都是踩在尸体上面过去,有南域王的人,有圣天域的人。

新兵们都没有说话,他们以为他们惨,但是看见这样真正的战场残骸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所见过的不过只是一个皮毛。

没有人说话,只是骑着马默默的跟随云轻前进。

果然四周都不在有人,战场,已经不知道移动到了哪个方向。

云轻按了按眉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纵马站在连云山最高点,辨别了一下方向,一挥手,领着新兵们就朝九曲龙河的方向狂奔而去,观其战况和士兵遗留的行径路线,圣天域在压进,他赢了这一场。

她却不知道,本来这一场南域王是必胜的,只是没想到她奇兵一出,居然烧了他的粮草,军心顿时一乱,纵然只是片刻间的慌乱,在圣天域的手里就已经决定了这一场战争的胜败。

带着几千新兵朝九曲龙河的方向奔去,圣天域的兵马,南域王的兵马,都被云轻甩在了身后。

橘镇,转眼功夫就到了橘镇,这个被圣天域已经占领了的小镇,基本没留下士兵坐镇,此时,橘镇里一片萧瑟,到处都是战火过后的痕迹,一片荒凉,虽然圣天域没有进行过杀戮,但是却依旧给这里的人添加了伤痛。

“圣女陛下?”零星的几个圣天域留下的巡逻人员,看见云轻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身后却带着南域王的兵马,不由一时楞在了当地,这是什么意思?

“让开。”云轻淡淡的扫了一眼这些士兵,沉声喝道,一边纵马就朝前而去。

“跟着你是不是有饭吃?”骏马还没跑起速度,一站在边上的小男孩突然朝着云轻就冲了上来,拦在马前大声道。

飞林见此连忙一拉马缰,对上眼前一脸污秽,看不清楚面容的男孩,微微挑了挑眉。

云轻见男孩一边看着她,一边看着他们身后带着的粮草,满脸的渴望,不由点点头道:“你需要……”

“对,跟着我们有饭吃,只要是我们的人,我们小姐绝对不会饿着他。”云轻的话才开个头,一旁的伊水突然出声道。

“我要当兵,我要跟着你们。”男孩顿时一脸坚决的道。

话音还没落,边上一直站着满脸惊恐看着这边的橘镇人,听到此处,突然潮水一般的涌上前来,拦在云轻的身前,此起彼伏的道:“我要当兵,我要跟着你们……”

云轻见此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小姐,他们一定是没有饭吃,就带着他们吧。”伊水看着云轻,满脸恳求的低声道。

战场上,城镇就是一切后备军需的供给之处,圣天域不杀人,但是所过之处粮草却是收刮了个干净,否则怎供的上他三十万人马的使用,这时节又不是收获的时节,顿时到处饥民。

云轻听言在看看面前的民众,一脸的渴求,居然连她是南域圣女,他们的对头都不顾了,不由轻轻的叹息一声,点了点头,他们这次抢的粮草多,就算在多几倍人,一时也吃不完,就帮一把吧。

拦路的橘镇人见此顿时欢呼起来,伊水等也是满脸喜气,就知道他们的小姐仁厚,一时间收编工作飞速的进行。

飞林见此不由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心里直叹妇人之仁,这几千人他已经嫌累赘,她居然还收人。

忙乱了一天,等到在出橘镇的时候,来时几千人,却已经变成了一万多人。

蹄声阵阵,与圣天域,南域王反道而行,所过之处灾民遍野,云轻的队伍不断的壮大,速度也越来越慢。

而另一个方向,圣天域趁着士气高涨,南域王军心受挫,一鼓作气直把南域王逼退到了白城,若是白城在攻破,身后在两城就到南域王势力下的都城平城了。

一时间,整个南域王势力都有点慌乱了。

中军帐中,圣天域依旧一身白袍,好似纤尘不染一般,听着耳边将领的汇报,笑着摇了摇头。

几乎把连云山翻了个遍,现在还在南域王的势力内不停的寻找,没想云轻居然从他们两军交战的夹缝中穿了过去,此时会出现在他的身后,真正是让他很惊讶。

“圣子,我已经派人返回去追捕了。”副将沉声道。

“不用了。”圣天域摇摇头微微一笑,既不生气也不恼怒。

那副将一听满脸惶恐的道:“圣子,请给属下一个……”

“没你的事。”圣天域打断副将的话,抬头看了一眼帘子外的天色,缓缓的道:“时间差不多了。”

那副将一听半响没明白过来圣天域这话是什么意思。

“圣子,幽城来信。”正在此时,另一副将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圣天域看着那副将手中的飞鸽传书,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慢条斯理的道:“终于来了。”一边伸手接过书信,展开。

“回来。”布襟上只有墨黑的两个字,边角上绣着一朵婆娑双树的花朵标志。

圣天域见此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浓了,随手把手中的书信扔在了案几上。

边上的副将一眼扫到上面的内容,顿时脸色一变,大声道:“这是什么意思?回去,这个时候让我们回去?如此灭掉南域王的大好机会,居然让我们拱手放弃,谁的意思?圣子,我们绝不能回去,圣女势力本就是你说了算,别听那些老迂腐的。”

副将一下就怒了,这是谁个不长眼的居然敢乱发命令,找死。

圣天域看着眼前的地图,手指缓缓滑过南域王的势力范围,落回到九曲龙河圣女的势力范围,嘴角的笑容看起来那么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

“迂腐?”圣天域一笑:“他们怎么会迂腐。”

那副将一听不由微微一楞,这话是什么意思?

圣天域指尖慢条斯理的划过地图上的圣女势力,迂腐,怎么会是迂腐,若是他今日带兵真的平了南域王的势力,那这南域的半壁河山就是他的,“他们”的势力完全渗透不了这里,到那个时候,谁还能是他的掣肘,谁还能拿他有什么办法。

而现在让他回去,维持这样的局面,他们还是一家独大,还是操控着一切,这里面的一切盘算瞒的过任何人,岂能瞒的过他。

“圣子?”副将见圣天域笑的莫名,不由皱眉叫道。

“你先下去,我自有主张。”圣天域挥手淡淡的道,两个副将知圣天域从来说一不二,此时骤然很是莫名其妙,不过也不敢多留,快步退了下去。

“回去,就怕你们承担不起那个代价。”圣天域捡起那只有两个字的布襟,面上没有恼怒,没有伤心,只有淡淡的微笑,好像是反而达成了他的希望一般,笑的很是抒怀。

缓缓起身,圣天域懒懒散散的伸了个懒腰,微风从门口的帘子处吹进来,卷起从圣天域手中飘落下来的碎片,好似蝴蝶翩翩飞舞一般,洋洋洒洒而下。

帐外春光正好。

时间飞速而过,转眼就是几日。

“云轻怎么还没回来?”第三宫内独孤绝烦躁之极的往来走动,该死的,也不知道雪姬雪黎在做什么,原料都拿到那么多日子了,还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制作个解药有那么困难,他几乎要气死了。

墨银一进殿门就听见独孤绝的怒吼,不由无语,这么几日都等不及了,雪姬不是说了,因为中了阡陌毒发三次还没死的就只有他们陛下,所以这解药要慎重,而且三样都是贵重东西,那那么快就做好。

摇摇头,墨银快步上前朝独孤绝道:“陛下,王后的消息。”

话音一落,独孤绝已经快如闪电的一把抓过他手中的信件,不是飞林的飞鸽传书,而是林王那边收到的消息。

“什么?”一目十行扫过,独孤绝瞬间双眼圆睁,满面狂怒。

墨银自己还没看拿到的消息,一见独孤绝变色,不由斜眼看去,布襟上的消息也让他大吃一惊。

“王后率领南域王的兵马朝九曲龙河而来,与圣天域反目。”墨银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消息没错误?他们王后怎么可能率领起南域王的兵马,怎么几天没消息,骤然间突然来一这样的大变化。

独孤绝一把握紧手中的信息,眉眼中寒栗之色一闪,既然云轻这么做,就一定有云轻的理由,与圣天域反目就反目,谁怕谁。

“传令过去,掐掉圣天域所有后备军需,不准在供应。”冷酷肃杀的声音响起,独孤绝满脸杀气。

敢跟他的云轻作对,那他就送你和你三十万士兵下地狱。

墨银听言知道他们陛下要下手了,这段时间他们已经暗里通过林王安插了很多人手进入圣女势力下的重要位置,虽然比之圣天域的根基还差的远,不过有林王坐镇,一切就够了。

“是。”墨银快速应了一声后,转身就朝外走。

“把雪姬给我叫过来,她今日之内若是做不出解药,寡人不会再顾及她是云轻的娘。”想到云轻身怀有孕,居然现在还带兵,又是什么南域王的兵马,还跟圣天域反目,想想独孤绝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行,绝对不能让云轻一个人处在这么危险的境地,他要过去,云轻一个人那里应付的了圣天域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而且还有什么南域王,率领南域王的兵马,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拳头握的咔嚓作响,独孤绝的脸色难看之极。

不知道是独孤绝的话起了作用,还是运气,第二日一早,天都还没有大亮,一脸疲倦的雪姬和雪黎就来了圣女宫。

雪姬慎重的捧着手中的三粒解药道:“从来没有人在阡陌发作后还可以活这么久,因此这解药我们琢磨了这么些日子,一共制成了三粒,今日服用一粒,应该能够压制住三天,三天后在隔一日在服一粒,余下的第三颗七天后在服用,我想应该能够去除……”

话还没有说完,独孤绝手快如电的一把抓过去,仰头就扔下去一颗,一甩袖子,大步就朝第三宫外走去。

“你不能离开。”雪姬见此不由急声道。

“什么?”独孤绝骤然停下脚步,面色一沉,唰的转过头看着雪姬,眼中杀气氤氲。

雪姬见此不由被骇的退后一步,旁边的雪黎见此冷冷的道:“你没听清楚我们刚才说的内容,三日后在隔一天,就是第五天上才能服下一粒解药,而这第一粒只能压制三天。”

说到这扫了面色骤然更加凶恶的独孤绝一眼,直接接下去道:“阡陌太霸道,只能慢慢来,其间第四天和第十二天会反弹,你必须靠这里的高温才能应对,否则血气冻结,神仙也救不了。”

“该死的。”一拳头轰上殿门旁的石墙,独孤绝满脸恼怒。

墨银见此连忙道:“这么多日子都等了,在等几天也无妨,王后那里你不必太担心,既然王后能领兵,那就说明她至少和圣天域有一拼之力,何况她身边还有飞林他们,他们两人联手,当年可是所向披靡,就算怎么样,自保绝对没有问题的。”

独孤绝耳里听着此言,脸沉如水,牙齿咬的咔嚓作响。

旁边的雪姬和雪黎听言却是微微一楞,这些日子她们专心做解药,云轻那里又出现什么变动了?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第四日上果然如雪姬等人说的,血气冻结,堪比阡陌发作之时。

独孤绝咬牙计算着时间,还有八天,在过八天他就可以去找云轻了,云轻,云轻,独孤绝念的心都要疼了。

“陛下,找到他们的老窝了。”第五日上,墨银突然一脸喜色的冲了进来。

他们,掣肘圣天域的人,刺杀他的人。

“白云深处,天之尽头,是一处庙宇的匾额,隶属圣宗。”墨银沉声道。

“走。”独孤绝眉间杀气一闪,一拂衣袖就朝第三宫外走去,敢刺杀他,他不会让他们好过。

调集第三宫外的两百铁骑,独孤绝纵马就朝那庙宇处奔去,这一次解药能保他七天无忧。

圣宗的这一庙宇,不在烟火鼎盛处,反而在深山中,道路曲曲折折,蜿蜒走来,观其地势居然与圣女宫只隔了一座山头,两者之间极是近,可行来却又极远。

普通而肃穆,深山古刹,不外如是。

狂奔至前的独孤绝满脸冷酷,几个手势一打,横刀立马与庙门前,上一次是趁他不备,今日他有备而来,到要看看能掣肘圣天域的人到底有何厉害。

放火烧寺,一壶一壶的油狂扔进庙宇,独孤绝的人整个围困住寺庙周围,火红的火把从空中飞过,顷刻间浓烟滚滚,火势狂飙而出。

“砰。”寺庙的大门瞬间被撞开,里面一群一身黑袍的男子满脸杀气的往外冲出:“好大的胆子,你……”

冰冷的喝声还回荡在喉头里,泛着寒光的利芒已经破空而出,直指从四面八方冲出来的黑衣男子。

箭头泛着绿色的光芒,独孤绝的铁骑第一次用上了毒,在南域不用毒,实在是有点不符合民情。

黑衣人强,独孤绝的铁骑也不弱,箭头过处,那怕就是飞上了天,也要把你射下来。

一瞬间,寺庙处一片杀气纵横,刀光剑影。

火光越来越亮,偌大的寺庙四面起火,滚滚浓烟几乎渲染了半边天。

寒栗的箭芒伴随着火焰,一冷一热,极尽杀意。

黑衣人疯狂的冲杀着,却在那密集的箭雨中,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只要那箭头擦破了皮,就别想在生还,这一次,独孤绝用的是雪黎手中,仅次于阡陌的毒药。

满脸冷酷的注视着眼前的屠杀,独孤绝双眼中一片血色沸腾。

墨银站在独孤绝的身旁,知道独孤绝把一腔不能去找云轻的怒气,全部发泄到这圣宗的根本上面,不由扬了扬眉,手一挥,手中的火把越发飞的高远,投掷入寺庙深处。

仅仅维持了半个时辰,一片火光的寺庙在没有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冲出,独孤绝见此眉头微微一皱,如此轻易?他的手段都还没有用完,就解决了?上次来的高手,这次可一个也没遇见。

看了眼一片火海的寺庙,独孤绝纵马上前,一剑指向一还在喘息的黑衣人,满脸冷酷的道:“还有的人呢?”

黑衣人冷冷的看着独孤绝,双眸中一片轻蔑和愤怒,有气无力却高傲之极的道:“若不是我圣宗百多高手全部出去,今日容的了你放肆。”

“说,去那了。”独孤绝眉眼一厉,双眼中闪过一片血腥沉声道:“要一个痛快,还是我给了你解药,挂于此门前,扣你个勾结与我,反叛圣宗的罪。”

“你……”黑衣男子脸色瞬间铁青,背叛圣宗,他岂担当的起,当下喘息着冷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就怕你不敢去,圣女胆敢背叛圣宗,死罪。”

冰冷的死罪两字扔出,独孤绝心下骤然一寒,圣宗高手他可是见识过,当日刺杀他不过来了十几个,今日居然是百多高手,云轻,不好。

一剑挥出,血色四溅,黑衣人当头就倒了下去。

“跟我走。”一个翻身上马,独孤绝脸色铁青,纵马狂奔而走。

“陛下,你不能……”墨银见此不由大惊,七日后还有一个反弹之日。

话音还没落,独孤绝反手就是一剑,墨银胸前衣服砰的一声裂开,一道浅浅的红痕划胸而过。

“在敢多言,就不是这一剑。”冰冷的吼声飘荡在空中,独孤绝一骑当先,朝着云轻所在的南方,狂奔而去。

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只余下一道铁衣墨发的背影。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淑妃傲娇王爷,农家妃腹黑嫡女食色满园兽妃妾色御宠医妃清悠路侯府小财迷欢喜记事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春暖香浓帝业缭绕穿越三从四德天道修炼中喜盈门望族嫡女娇宠令红杏泄春光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叶底青梅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生于望族皇上别闹炮灰攻略金陵春
完本推荐: 斗罗大陆全文阅读药武剑神全文阅读隐身侍卫全文阅读穿越1879全文阅读九魂吟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我的庄园全文阅读我叫术士全文阅读神武飞扬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不笑浮图全文阅读升迁笔记全文阅读阿莞全文阅读大明武夫全文阅读仙灵图谱全文阅读极品戒指全文阅读九转星辰变全文阅读末世求生录全文阅读帝道至尊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婢女为后,叹生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文娱不朽仙魔同修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诡秘之主大医凌然来自山野的征服王者风暴武神皇庭清穿之皇长子快穿:给反派BOSS送温暖氪金成仙超级小医生神医凰后神界红包群帝妃临天医门宗师三界红包群漫威里的德鲁伊重生世子爷战国大司马万古神话金粉民国谍影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快穿系统:反派BOSS别黑化!医者父母位面复制大师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