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谁是黄雀

夜越来越深了,一轮明月挂在天空中,清冷的光芒挥洒下来,一地冷月碎光。

“什么,云轻不见了?”翌日一大早,不见云轻上朝参政,丁飞情遍寻不见,一直找到独孤绝那里,才发现云轻失踪了。

“封锁羊城,只准进,不准出。”圣天域看着云轻案几前铺设的地图,冷冷的道。

圣女宫乃是禁地,周围百里南域人都不敢接近,而他圣女宫中的几人,根本不会出来寻山,只镇守圣女宫,加之云轻去见独孤绝,这事情本极隐秘,若是让外人知道,保不准会出什么事情,所以他也特意支开所有的侍卫,留给云轻一个清静的道路。

而云轻时不时整夜的陪伴独孤绝,与雪姬雪黎等人商量,临晨才回圣女王宫,因此一夜未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没想,阴差阳错,今日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出现这样的事情。

“现场很混乱,是早有埋伏。”宫一沉声汇报道,他第一时间查看了云轻来去圣女宫的路境,在要出圣女宫禁地的两里左右地方,草地一片杂乱,留有众多的马匹和人的脚印,看情况是伏击,速度应该很快,能力很强,强到居然云轻没有一丝反抗的痕迹。

“今日幽城关卡没出现任何异样的情况,并没有南域人以外的人进出。”宫五皱眉快速道。

圣天域早有下令,对不似南域人的人多加留意,因此当初独孤绝他们前来幽城,装扮的那样到位一进城就被发现了,就是因为那样的体型和气质不像南域人,而这一次却什么也没发现,难道是南域人做的?还是装扮成南域人的样子呢?

圣天域听言面容上厉色一闪后眉眼微微动了动,突然抬头看了一眼一脸铁青的飞林和丁飞情,双眼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后,圣天域沉声道:“此事不得宣扬。”

“是。”宫一等人立刻满脸严肃的道。

圣天域也没要飞林等人答复,指着案几上的地图道:“若是七国人,必须从羊城经过才能离开,若不是七国人,那么去南域王的领地,一共有两条路,左边这条我来追,右边这条,我给你们一万兵马,沿路站点,自会给你们安排好。”说罢,深深的看了飞林等人一眼,嘴角勾勒起一丝莫名的笑意,转身就走了出去。

王宫中的飞林,暮霭,丁飞情对视一眼,二话不说,齐齐快步就朝殿外冲出。

窗外天气正好,春天,这是一个好时候。

崎岖的山路上,一队驮着货物好似商人的队伍纵马跑过,不多时,一辆朴素的马车紧跟着前行来,朴朴实实,赶车的瘦小男子低垂着头,看上去好像在打瞌睡,平淡无奇的紧,不过那速度却快的惊人。

“儿,轻儿还没有醒,都这么多天了,没问题吧?”一道担忧的声音响起,却是一身普通装束的华阳太后。

华阳太后搂了搂靠在她怀里,依旧昏迷不醒的云轻,抬头看着对面坐着的楚刑天。

楚刑天看了一眼没有醒过来的云轻,沉声道:“不会有事,这药不过只是让她沉睡,可能会让她的身体有点虚,不过无伤大雅。”

华阳太后听言点了点头道:“那就好,这已经睡了三天了,就怕对她的身体有伤害。”

云轻音攻厉害,而她是她的启蒙老师,自然知道音攻一途,只要通了,那么只要是音就是武器,这还是在圣女管辖的范围内,云轻若是制造出一点动静,他们沿途定然不会顺畅,因此下了药一直让她昏睡。

楚刑天看了眼被华阳太后搂在怀里的云轻,伸手取过一粒药丸给云轻服下,眉眼中闪过一丝宽和,低沉着声音道:“我怎么会伤害她,就算我想得到她,也不会使太过卑鄙的手段。”

华阳太后听言双眼闪过一丝赞誉,看着楚刑天道:“我的儿子,我自然心里有数。”她的楚刑天行事敢作敢当,手段会用,却不会太过卑鄙,这一点是她的骄傲。

“现在离那九曲龙河还有多远?”为怀里抱着的云轻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华阳太后一边为云轻按摩着没有活动的身体,一边沉声道。

“还有两天。”

他们昼夜兼程赶路,而这南域越是接近于南方,路道相对的平坦很多,不若刚进入南域的时候,那么陡峭的几乎如行走在天上,这三日三夜不停的奔驰,三千里没有,两千里却是没有问题的。

九曲龙河离圣女都城幽城,不过三千多里,在有两日他们一定能够赶到。

“他们以为要出南域必须走羊城和那天险上翻过,哼,却不知道走这条河一样能够出南域。”华阳太后冷哼了一声。

楚刑天听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没有多少人知道可以经过这条河离开南域,因为基本没有人试过,而要不是他来的时候专程走了一趟韩国,得知这条河的尽头居然是韩国,他也不知道,原来通往南域的道路不止只有那么一条天险。

不过听说此河波涛汹涌,极是凶险,而且只能从这里出,还没人有那个本事走韩国的方向进。

“那齐之谦那里怎么办?”看着楚刑天点点头,华阳太后突然沉声道。

齐之谦来的快一点,与南域王达成了一条阵线,他们来的相对晚了一点,才进入圣女的势力范围,齐之谦的飞鸽传书就传了来,要他们去幽城把云轻救下来带走,只不过等他们来到幽城的时候,云轻并不需要他们救,反而坐稳了圣女王位。

而齐之谦消息来的相当快,立马传书要他们劫持了云轻去南域王那里与他汇合,想来定然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云轻的王位保住了,坐稳了,所有圣女势力下的南域人对她顶礼膜拜了,那么有云轻在手,不是更好过毁了云轻的王位。

楚刑天看了一眼沉睡的云轻,眉头微微皱了皱,缓缓的道:“你们走你们的,他那里我自会处理。”

“儿子。”华阳太后听言定定的看着楚刑天,面上闪过一丝深色。

“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天下,南域王,虽然齐之谦与他达成了协议,但是谁敢担保他没有别的念头,把她送到南域王的手里,太危险,何况,我要的不过是南域不能成为秦国的后盾,我没想要害她。”楚刑天再度看了一眼昏睡的云轻,淡淡的道。

华阳太后听言伸出手拍了拍楚刑天的肩膀,眼中闪过一丝轻叹,轻声道:“可惜轻儿当初没有遇见你。”

“现在也不晚。”楚刑天眉眼一挑,一股霸气瞬间四射而出。

华阳太后见此眉眼中亮光一闪,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对,现在也不晚。”一边伸手紧紧的握住了楚刑天的手臂。

车厢里一瞬间静寂了下来,没有人在说话,云轻依旧沉睡着,一动不动。

两日时间一晃而过,沿途虽然有查岗的,但是一众人伪装的相当出色,佝偻着背,满脸胡子长须的,到真正像是南域北门高山上下来的人,一点也看不出来居然是外地人。

“过了前面的丘陵地带就是九曲龙河,我已经命铁豹准备好了船只,你们马上就走。”楚刑天看着手里的地图沉声道。

华阳太后抱着云轻点了点头,也不多话,极是果决的道:“自己小心。”

“我知……”

“吁……”话才说了一半,外面突然传来紧急勒马的声音,快速奔跑的马车一瞬间停顿了下来,车厢内的三人身体一晃,立时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楚刑天立刻沉声喝问道。

“是齐太子。”紧贴在马车旁边行走的铁虎快速的回禀道。

楚刑天一听眉眼微微皱了一下,起身唰的一把拉开帘子,闪身走了出去。

“怕楚王沿途有麻烦,我特意前来迎接,看来是我多虑了,楚王就是楚王,手段果然是一流。”前方十丈开外处,齐之谦带着一队普通装扮的人屹立在前,一身淡黄色的长袍,被山风微微吹拂起来,衬这他儒雅谦和的样貌,看起来更加温润了。

“少跟本王兜圈子。”楚刑天看着齐之谦的笑脸,眉眼中一闪而过厉色。

齐之谦听言微微一笑道:“好,既然楚王爽快,我也就有话直说,若不是南域王在圣女管辖范围内派来接应楚王的人员,没有见到楚王的踪迹,而我又收到楚王正快速过来的消息,我也不会做其他想法,这九曲龙河能够直通韩国,楚王知道,我也略微知道。”说罢齐之谦双手抱胸看着楚刑天。

他齐之谦算是在七国中对南域知道的最多一个人,既然知道韩国雪王妃来自南域,那是怎么来的他又岂不会过问个清楚。

“我不会送她到南域王的手里。”楚刑天看着齐之谦,冷冷而坚决的道。

齐之谦一听好似根本不意外,微微挑了挑眉后看着楚刑天道:“楚王准备自己私藏?”

楚刑天一听瞬间双眼一眯,眉眼中一闪而过杀气,身边的铁虎见此一把握上了腰间的剑柄,身后伪装成商人的黄泉铁卫,齐齐上前一步,瞪视着齐之谦。

而齐之谦身后的人见此,立刻也是眉眼成剑,手握剑柄,一瞬间一片杀气酝酿在这方丘陵上,空气中,剑拔弩张。

齐之谦见此看着楚刑天,却淡淡的朝身后的人挥了挥手后道:“楚王看我就是那么不择手段的人?能把自己的喜欢的人送入虎口?”

“难道不是?”楚刑天冷冷的看着齐之谦。

齐之谦闻言反而温润的笑了起来,缓缓的道:“我有釜底抽薪,但却让你救她出来,我能把她弄来南域王手里,自然就有本事保她无事,这一点我相信我还做的到,何况,还有你在一旁联手,虽然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不过我俩合作,要保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吧。楚王,江山重,还是美人重,可要分清楚,过了这个山,可就没这个店,吞并下圣女的管辖区域,你我能得南域王各十分之一的钱粮,与秦国完全平起平坐,势力说不定还更胜一筹,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们看大秦的脸色,而是秦国看我们的脸色,我们就算吞并了他,都不是没有可能,机会可只有一次,楚王。”说罢,齐之谦定定的看着楚刑天。

“不行,你的人品我信不过。”楚刑天还没有说话,马车内华阳太后突然抽身而出,钻出马车看着齐之谦沉声道。

齐之谦闻言转过头去看着华阳太后,嘴边勾勒起一丝似讽刺,非讽刺的笑容,缓缓的道:“太后,论人品,也许太后在这个事上也站不住脚罢,我们毕竟是外人,你可是她曾经最亲近的人。”

话音一落,华阳太后一瞬间脸色难看之极,就算那已经伤疤遍布看不出来,却从那双眼中看见太多的羞愤和懊悔。

“若是我的话太过不中听,还请太后包含。”齐之谦说罢对着华阳太后行了一礼,姿态很是恭敬。

“齐之谦。”楚刑天脸上怒容一显。

“楚王,这决定可要想清楚。”齐之谦仰首对上楚刑天的脸,彬彬有礼之极。

静寂,一瞬间死寂的沉默。

“不若,我来为你们做决定吧。”沉默中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清脆而冷漠。

这是,云轻的声音。

楚刑天,华阳太后,齐之谦瞬间一愣,齐齐转头朝马车上看去。

一只玉臂掀开马车帘子,缓步走了下来,青袍玉带,容颜清丽,神态自若而淡然,不是那中了药昏睡不醒的云轻是谁。

“轻儿,你?”华阳太后一眼见之,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云轻站立在青草地上,淡淡的看着面色惊讶的华阳太后,眉眼中闪过一丝酸楚,不过转瞬后就消失了远去,真正的平静了下来。

轻轻躬身朝着华阳太后一拜,云轻平静之极的道:“多谢太后一路照顾。”

“轻儿。”华阳太后一听云轻如此称呼,不由脸色一变,双眼中流露出痛楚,不相信的朝着云轻走了几步,却在看着云轻那淡然之极的双眸后,停下了脚步,不敢再靠近。

太后,曾经的婆婆,就真的成了陌路了吗?

“你一直是装的?”楚刑天看着一身神清气爽,一点也看不出有中毒症状的云轻,眯起了双眼。

云轻看了眼楚刑天,一路来时她把他的话全部收在耳里,这个人对她至少还不下作,虽然他的目的和身份永远是她的对立面,是她的敌人。

“我吃过长生果。”对楚刑天,她能说的不会吝啬。

“长生果?”楚刑天听了还没有什么反应,齐之谦却脸色一变,满是震惊的看着云轻,半响又仿佛恍然大悟的摇了摇头,摸了摸鼻子,叹息了一声。

“西方有树名婆娑,上面结着长生果,这本就是南域圣女管辖范围里的奇树啊,我居然忘记了这一点,唉,长生不至于,食用后百毒不侵到是真的。”齐之谦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楚刑天。

终日射燕,今日居然叫燕子啄了眼。

楚刑天皱着眉头看着云轻道:“为什么?”

云轻看了眼楚刑天,在看了眼一眼痛楚的华阳太后,眉眼中一片淡色,缓缓的道:“因为我受人掣肘,别说统御南域,就算是幽城我都离不开。”

话音落下,楚刑天,齐之谦齐齐变色,这……

“这次多谢你们。”云轻看着楚刑天和齐之谦淡淡的道,她的人都在幽城,想离开出来找解药根本就逃不过圣天域的双眼,而楚刑天什么人,那是能够跟独孤绝一较长短的人,他精心布置,齐之谦,南域王暗中帮忙,有什么力量能比这股力量强大,若他们还带她出不了幽城,那么这天下也就没有人能够有那个势力了。

听着这话齐之谦,楚刑天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莫名神色。

“我不算计人,是因为我不喜欢,而不是我不会。”淡淡的声音飘扬起,清冷的挥洒在这一方天地间,让两方人马一时间都做声不得。

云轻没有在看身前的楚刑天齐之谦等人,缓缓伸手摸上了腰间的凤吟焦尾。

齐之谦来了南域,楚刑天怎么可能不来,这两个人一向是联手,一个既然做了初一,十五自然有人在后面做,这一点独孤绝太了解了。

“你等着,不是楚刑天就是齐之谦,一定会来这里偷袭你,他们以为你坐稳南域圣女的地位,定然会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有他们联手帮忙,你只需要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动手就好。”

独孤绝的话还响彻在耳边,果然一切不外乎如此,她屏退一切跟随的人员,单独一个人出入在夜半时候,如此地步,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

原本想的一出幽城就离开,没想目的地居然是九曲龙河,那正好,她要来的也正是这个地方,圣天域不是说她不得他的同意,一步也不要想出幽城,现在她站立的地方可是九曲龙河的不远处。

“精彩,算是给了我们当头一棒,不过,云轻,你认为你能够离开的了这里吗?纵然你的音攻是在是强,可惜这里没有动物。”齐之谦看着云轻缓缓鼓掌,一边道:“跟我们去南域王那里,我对天发誓,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说罢,齐之谦高高的举起了右手。

云轻抚摸着腰间的凤吟焦尾,看也没看齐之谦,淡淡道:“知不知道绝为何一直没现身?”

一句淡淡的问话,立刻让齐之谦和楚刑天色变,独孤绝,这个人好像一瞬间消失了一般,任由他们怎么打探也打探不出消息,难道?

一念思之,两人同时眉头一皱,朝四下里看去。

“好久不见啊。”两人的眼光才散开,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突然响起,丁飞情一身戎装纵马呼啸而来。

瞬间这方丘陵地带周围充斥满黑压压的身影。

只见飞林带着三千兵士从东面包围而来,暮霭带着三千士兵从西面围堵而上,丁飞情则带着四千兵士,从正南方位压了上来,一瞬间三面包围,整个的把齐之谦,楚刑天等几百来人给包围在了里面。

楚刑天,齐之谦瞬间脸色难看之极。

“丁飞情。”齐之谦看了眼一身火红戎装的丁飞情,沉声道。

“太子殿下,别来无恙。”丁飞情闻声大笑道:“本来不过想围剿楚王一个就罢,没想现在太子殿下也大驾光临,那我们如果放过就太不好意思了,太子殿下,恕罪了。”说罢在马上对着齐之谦微微躬了躬身,神态却张扬之极。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也来做一回黄雀。”飞林骑在高头大马上,遥向暮霭高声道。

暮霭闻言哈哈大笑着回道:“一网打尽,快哉,快哉。”

笑声中,拳头大的貂儿从飞林肩头直扑云轻的肩头,在云轻的脸上不断的磨蹭着,看似在撒娇邀功一般。

云轻伸手摸了摸貂儿,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笑意。

笑意中,离云轻最近的铁虎突然铁爪一伸就朝云轻抓去,同一时间楚刑天身形一晃,当空就朝云轻扑来,两人动作都是奇快,势要一招就把云轻扣在手里,今日若无云轻为盾,恐怕大事已去。

然云轻经历过圣女九宫后,音攻和身法不止提升了一倍,两人身形才一动,她就已经察觉,当下脚尖一点,一个翻身,临空就朝身后压上来的丁飞情掠过去。

同时,飞林,暮霭的利箭从两个方向,直扑铁虎和楚刑天,飞林,暮霭是什么人,那一身本事估计独孤绝碰上都够呛,还不说铁虎和楚刑天。

但见利箭来势劲急,铁虎和楚刑天若是要抓云轻,势必要被两箭穿身,当下两人不敢且慢,一个闪身避开,然而就是这样的一闪,云轻则已经临空飞跃上了丁飞情身边一匹空着的马匹上。

齐之谦眼看形势不好,当即顾不上云轻,翻身上马转身就朝身后九曲龙河的方向狂奔而去,楚刑天见势也快,一把抓不上云轻,转身一个飞身上马,跟着齐之谦就朝正北方向冲去。

琴声一划,狰狞肃杀之气腾空,云轻眉眼极淡,看着眼前纵马狂奔而去的齐之谦和楚刑天等人,清冷的命令声响彻在天际:“绝不放过。”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独宠庶女狂妃腹黑嫡女水乡人家春暖香浓爱莫能弃家有悍妻怎么破农家俏厨娘纨绔世子妃陆家小媳妇丑女大改造:高冷王爷请自重凰美人盛世嫡妃医妃妖娆:邪王大人千千岁穿越三从四德美人难嫁回春帝后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步步莲华古代穿越日常商户人家娇宠令炮灰攻略妙偶天成空间医妃:暴君蛇王极致宠嫡女重生重生嫡女有空间
完本推荐: 民国大能全文阅读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全文阅读万古天帝全文阅读星戒全文阅读甲午崛起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驭兽道全文阅读武侠仙侠穿越系统全文阅读觅仙路全文阅读末世超级商人全文阅读百战成皇全文阅读问镜全文阅读掌御万界全文阅读奶爸的文艺人生全文阅读穿入中世纪全文阅读盲嫂全文阅读无上神巫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一拳超人之自走棋之主随身带个狩猎空间从1983开始诡秘之主这个地球有点凶九天前方高能黑夜进化龙神至尊无止尽的穿越神话版三国妩劫录天命凰谋凌天战尊猛卒三寸人间还看今朝卜筑绝代名师韩四当官医门宗师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网游之锦衣卫天降横财战天龙帝豪婿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八零神医小娇媳重生之最好时代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