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地狱火莲

夜越来越深了,那群山围绕的中间位置巨大的火盘上,顺时针的第一团火把,渐渐的熄灭了下去,一个时辰过了。

独孤绝,云轻等奔行在山脊上,相当清楚的看见那代表着一个时辰的火光熄灭,见此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语言的交流,只是那一眼就已经领会了对方的意思,脚下加劲就朝前冲,时间,能节省一点算一点。

“放下我,你们先……走。”被独孤绝提在手里的雪王妃,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此时虚弱的低声道。

独孤绝一听瞬间住了脚,看着一脸苍白,但是吃了他的药后,气息稍微稳定了一点的雪王妃。

“娘。”云轻轻轻叫了一声。

雪王妃抬眼看了云轻一眼,面上缓缓勾勒出一丝笑容,朝着云轻和独孤绝道:“一日一夜,连闯九宫,任何时间都不能浪费,能多保留一丝体力就多保留一丝,关键时候绝对用的上。”

说到这微微的喘了喘气后,继续道:“我和劲儿帮不上忙,也不能拖累你们俩个,放下我们,我们会跟上来,你们快去。”

“对,我会带着母妃跟上来,我帮不上忙,但是我绝对能够带着母妃来跟你们汇合。”上官劲精致的脸上,此时闪现的是不同于他那个年龄段的坚强和坚定,伸手很坚决的抱过了雪王妃的身体。

独孤绝和云轻对视了一眼,无声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好。”当下云轻快速的朝着雪王妃和上官劲点了点头,伸手抚摸上上官劲的头顶,轻轻的揉了揉,轻声道:“娘就交给你了。”

“你放心。”上官劲对着云轻重重的点了点头。

闻言,独孤绝和云轻不在留念,转身飞速的就朝前奔去,少了雪王妃和上官劲这两人,他们的速度几乎快了一倍。

雪王妃和上官劲看了一眼快速消失于夜色中的独孤绝和云轻,各自咬了咬牙。

“母妃,走。”上官劲一步蹲下身子背上雪王妃就朝前大步走去。

四个人心里都清楚,他们是一伙的,独孤绝和云轻在前面闯关,他们两人在后面,不会有任何人拦截他们,一路绝对是安全的。

但若是十二个时辰内独孤绝和云轻没有闯出去,九宫神鬼一起出动,不管他们是和云轻他们一路,还是在什么地方,都逃脱不了一个死字,所以,现下他们不用惧怕,把所有的负担全部给独孤绝和云轻卸下,生则同生,死则同死。

心从来没有这么坚定,一脉相承。

夜,越发的浓重了。

而这个时候,圣宗寺庙那边却是一片混乱。

飞林,暮霭等从暗牢中把人救了出来之后,发现独孤绝和云轻为首的救雪王妃的一路,居然还没有出来与他们会和,这怎么可能,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由把人安顿给丁飞情之后,从密道返回,朝关押雪王妃等的南面暗牢而来。

不想,入眼见到的居然是墨银拿刀架在一魁梧男子的颈子上,在暗牢前无比愤怒的东敲西打,他们的身后一边是雪族直系一族的人,一边却是南域兵士,脚下踩着无数的尸体,鲜血流满了一地。

而独孤绝,云轻,雪王妃,上官劲,这四个本来应该在这里的人,却踪迹全无。

“怎么回事?”同期赶过来的飞林和暮霭,从两个方向冒出,同时开口问道。

墨离一边上下寻找机关,一边飞速的说了两句。

飞林,暮霭一听不由都齐齐皱起了眉头,而那被墨银治住的麒麟王,此时脸色却是难看之极,没想帮雪黎的居然是如此高手,他一个托大,现在居然落在了敌人的手里不说,眼看着从其他地方在冒出更多的人,他居然一点他们潜入的风声都没有,不由那脸青紫一片,又惊又怒。

墨离,墨银,都是被独孤绝调教出来的一流人物,巨变之下,反应不是惊慌失措,而是擒敌先擒王,麒麟王在厉害,他们两个也不是吃素的,在独孤绝和云轻消失的一瞬间,麒麟王满眼诧异的时候,他们的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飞林出身飞灵家族,那机关学中排名第五的机关乃是在他家中,因此多少也懂得一些,飞速的四下一看,皱眉沉声道:“走,先离开,这里没有开启的机关按钮痕迹,应该是从其他地方开启,先出去在说。”

这里刚才的一片喊杀声,已经引来的整个圣宗的人不说,麒麟王的人此时外面也聚集了不少,留在这里不是个事。

“对,相信他们的能力,现在先处理这边的事情。”暮霭见此也沉声道。

墨银,墨离一听对视一眼,狂怒的双眸缓缓冷静了下来,对,要相信他们的陛下和王后,这个世界上一定没有他们出不来的地方,而此行他们是来救人的,他们就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绝对不能让陛下他们出来后,还要来救他们。

“走。”一剑顶在那什么麒麟王的颈子上,墨银厉声喝道。

麒麟王一脸铁青,却受制与人不敢乱动,只好缓缓的转过身,对上他身后的南域士兵。

“我知道你们南域善毒,善盅,更善一些莫名其妙的虫子,不过我相信我们的能力,不管中了什么花招,要杀你们的王还是轻而易举,希望你们不要给我们这个机会,我的同伴现在很不高兴,手只要一抖,你们的王……”飞林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麒麟王的士兵,副将,圣宗,云淡风轻的开口。

果不其然,一话才落,那一面人上顿时有几人变色。

“让开。”墨银满脸冷酷,剑指着麒麟王的颈项推着他往前走,墨离见此快走一步,挥剑若有若无的抵在那麒麟王的背心,双管齐下。

“退开。”那麒麟王也变了脸色,满脸铁青的朝身后的人喝道,顿时,所有堵在走道上的人员,全部齐齐后退。

雪族等人见此,立刻跟在飞林等人身后,朝前行进。

暗夜下,此时密密麻麻的火把,几乎把圣庙这一方天地,照耀的犹如白昼一般,到处都是人,兵器出鞘,弓箭上膛,对准了从圣庙中出来的墨银等一行人,却不敢动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无声,所有的人都没有出声,月夜下,只有不停移动的脚步声传出,一地诡异的静寂。

火把中央,墨银剑指麒麟王,他们上前一步,麒麟王的人退后一步,上前,退后,一进一退,悄无声息,却杀机暗藏。

“说,机关在什么地方,要不然我杀了他。”移动到背后有屏障的位置后,墨银声如寒冰的大喝道,在静夜中几乎如一道惊雷,炸响在所有人的头顶。

面面相觑,没有人说话,所有人脸上都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态。

“说不说?”一剑划动,那麒麟王脖子上立刻留下血来。

“休要伤害我王,什么机关,圣庙中从无机关。”那跟着麒麟王的副将见此,脸色大变冲口而出道。

从无机关,墨银,墨离,飞林,暮霭等一听不由齐齐对视一眼,开玩笑,那独孤绝和云轻是飞了不成。

“你们若不信,问你们身后的雪族大长老,他比谁都清楚。”那副将见墨银等人脸色,不由再度接了一句。

墨离顿时朝那被搀扶着的雪族大长老看去。

雪族大长老见此,也是紧皱着眉头,缓缓摇头道:“这么多年确实没有听过圣庙里面有机关。”他历经三代圣女,圣庙也进了无数次,密道里面有,机关可从来没听过,可是这却又是他亲眼所见,不由也万分迟疑。

飞林见此微微一皱眉,朝隐藏在独孤绝的铁骑中的雪黎看去。

雪黎见飞林眼光扫来,也微微摇了摇头,圣女传位史书上,从来没有写圣庙里面有机关。

墨银,墨离见此对视一眼,这些人不知道,难怪那时候麒麟王比他们还吃惊,那是谁动的手。

“报,报,圣女宫……”正沉默间,一道慌乱的声音飞速传来,一男子如飞一般朝众人冲了过来,却在看见如此情景后,嘎然止声。

“说。”墨离当即一声冷喝。

麒麟王满脸铁青朝那男子点了点头。

“王,圣女宫,有人闯宫。”该男子见麒麟王同意,当即快速禀报道。

一片大哗,所有南域人一时间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齐齐跪倒在地,朝着南面磕头跪拜,圣女宫,那是南域最神圣的地方。

“有人闯宫?”麒麟王满脸震惊,上百年没听说过有人闯宫了,今天怎么……不由踮起脚尖就朝南方望去。

暮霭见此眉眼一动,飞身而上圣庙的最高点,朝所有人跪拜的地方看去。

只见前方不远处,隐隐约约有火光传出,却好像是从地底绽放的亮光,只能见些许。

眉眼快速一转,暮霭飞身而下,附耳与飞林,墨银,墨离言语几句,三人听之齐齐点了点头。

“走,带我们去看。”墨银一剑挥动,就推着麒麟王往前走,早不闯,晚不闯,这个时候闯,难道是……

麒麟王见此小眼睛快速的一眯,圣女宫,乃南域之禁地,他们要去送死,那他就带他们去。

当下也不挣扎,朝着圣女宫的方向就快速前去。

当下,只见一条长长的火龙,在黑夜中飞速的朝圣女宫的方向飞奔而去。

夜风浮动,一地寒月碎影。

第三宫,红玉宫殿。

只见高高的山脊上一座红色的宫殿,矗立在这暗夜之中,那火红的颜色在月色的照耀下,泛出暗红的光芒。

还没接近红玉宫殿,独孤绝和云轻就感觉一股热浪袭来,整个空气中热度提升了不少,好似一瞬间置身于夏日,而不是初春。

“小心点,跟在我后面。”独孤绝一步当前,沉声道,云轻点了点头,十指紧紧的扣着凤吟焦尾,寸步不离独孤绝身后。

一脚踢开关闭的宫殿大门,只听厚重的嘎吱声响彻在静寂的黑夜里,听起来分外狰狞。

热,迎面一股热浪袭来,几乎让人有汗流浃背之感,然空荡荡的大殿中,却什么都没有,没有火,甚至连烛光都没有,却为何如此样热。

黑压压的大殿,没有窗户,没有门沿,这是一个封闭的大殿,连一丝月光都穿透不进来,一地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独孤绝和云轻正皱眉间,一道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着这一声,黑漆漆的大殿内突然升腾起一片光亮,照耀在大殿最中心的位置。

独孤绝和云轻不由抬眼看去。

一串拳头大的夜明珠,装饰在一把火红大椅上,而椅子当中坐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高挑的鼻梁,深邃的双眼,俊朗中带着浓浓的邪气,极是邪魅,两人同样一身白袍,只袍子脚边绣着红色的边角。

“走出这一宫,就算你们过。”左手边的白袍男子对着独孤绝和云轻挑眼一笑,极是邪气。

独孤绝见此双眼一眯,仗剑一步就踏进红玉宫殿,云轻紧跟。

一步踏进宫殿大门,两人身后被推开的殿门轰的一声关了上,整个大殿顿时一丝缝隙都没有,犹如一个封闭的牢笼。

独孤绝满脸冷酷,朝着身后的云轻比了几个手势,脚下一点,一个飞身就朝那坐在空荡荡的大殿中央的两人扑去。

云轻同一时间,五指一挑,连连拨动,一出手就是全力,二十五重叠加,朝着那坐在右手边的白袍男子击去。

那坐在红色大椅上的两人见此齐齐一笑,左手边的男子,突然动了,只见他手腕一挥,一方寸大小的古筝,直接从他袖袍里滑落在他的腿上,三指一勾三弦,一把抓起,三弦立刻高于其它十几琴弦,朝着独孤绝和云轻,砰的一声松开三指,一声清脆之极的琴声,立刻乍现。

身在半空的独孤绝只感觉到一股凌厉之极的音刃,迎面射来,力量之强,居然比云轻还甚,身在半空不及躲避,当下一剑朝着那无形的音刃击打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独孤绝临空一个翻身就朝后落下。

而同一时间,一声清脆的若翡翠落玉盘的轻响中,云轻的二十五重叠加,被直接粉碎在半空中,那三弦之力由未完结,直朝云轻扑来。

云轻一见眉眼中闪过一丝黯沉,手指连挥,几道音刃飞速发出,直撞上那三弦之力,只听砰砰几声轻响,那三弦之力才消融于空中。

“音攻,正是我所长。”那坐在红色大椅左手边的白袍男子,满面笑意的看着云轻,只是那笑却未达眼底。

云轻闻言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

交手不过是一瞬间,悬空翻身的独孤绝此时才一脚踩在地面上,一脚落地,独孤绝正欲挥剑攻上,突然间感觉脚下的地面往下一沉,独孤绝瞬间面色一变,一个旋身就朝云轻所站的地方扑来,同时大喝道:“小心。”

“轰隆隆。”沉闷的下沉声传来,独孤绝刚才所站的地方,瞬间陷落了下去,露出里面的一片红色。

云轻见此双眼光芒一闪,一步迈前,十指扣在凤吟焦尾上,冷冷的防备着那一模一样的两人此时偷袭独孤绝。

然那两人依旧坐在椅子上没动,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也没动手,而眼前地面下落后的情景,却让云轻吓了一跳。

一脚站定在云轻身边,感觉到这方没有任何的动静,独孤绝唰的转身,目力所及,眉眼中瞬间闪过一丝诧异和骇然。

只见偌大的大殿地面,此时参差不齐的降了下去,只剩下几根一尺见方,四四方方的如柱子一般模样的地面还存在,犹如梅花桩。

而在这陷落下去的地面下,涌现出一片耀目的红,和一股无法言语的炙热,一瞬间云轻和独孤绝仿佛有置身在火炉中的感觉,头发丝好像都要燃烧起来了。

仔细看那下落的地面下露出的红色,极是耀眼,那光芒完全剥夺了那夜明珠的璀璨,火红的亮光整个笼罩在这方大殿中,照耀的任何角落都纤毫毕现,宛若火光。

观其质地,似水又好像不是水,极浓郁,看不见底,不知道是什么,只见其如一潭死水,平平静静的围绕在这大殿中的如梅花桩的柱子旁,让独孤绝和云轻几乎感觉他们此时就站在火上,而不是站在这大殿中。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你们还有十一个时辰,我不介意跟你们玩。”坐在红色大椅上右手方的白袍男子,把玩着手中的利剑,慢条斯理的道,好似一点也没感觉到周围的炙热一般。

独孤绝云轻一听,同时扭头对视一眼,还没等他们动手,那左手边的男子突然站起来,笑眯眯的道:“好久没动手了,我可忍不住。”边说边对着云轻邪邪的一笑,身形一闪,从他所坐的地方旋身而起,跃上一高高的梅花桩,身如闪电的朝云轻射来。

同一时间手握长剑的白袍男子,哈哈一笑道:“一起。”说罢,一拍红色大椅的扶手,手中利剑在红色的光芒中,带着红色的寒芒,就朝独孤绝射来。

独孤绝一声大喝,手中软剑一抖,一剑横扫直接对上了扑过来的两人,同时厉声道:“走。”

云轻站在独孤绝身边,眉眼紧皱,手中十指飞速的波动,二十五重叠加飞速的激射而出,朝那扑向她的白袍男子击去,同一时间脚下轻点,纵身就朝前方的梅花桩落去。

一剑横扫,剑气纵横,力抗扑过来的两人。

那两人识得厉害,眉眼齐齐一亮,一剑一筝齐齐攻上,朝着独孤绝那一剑和云轻的无形音刃对上来。

而独孤绝一剑劈开,脚下一错,跟在云轻身后,如闪电一般朝大殿的后方扑去。

脚尖连点,身如飞燕,但见独孤绝和云轻在火红的梅花桩上,急穿而行。

砰,几声闷响在身后撞开,伴随着那几声闷响,邪气之极的声音懒洋洋的道:“这样就行了吗?”

懒洋洋的声音中,一婉约的古筝乐声骤然飞扬出来,温柔缠绵却夹杂着浓厚杀气,无形的音刃直扑前跃的独孤绝和云轻。

云轻头也没回,一边前扑,一边手指急弹,厚重的音色响起,绕过身后的独孤绝,直对那婉约的古筝声音。

琴声厚重古朴,古筝清亮细腻,两音各有所长,却各杀气狰狞。

同一时间,那使剑的白袍男子,一剑当空横向一劈就朝独孤绝攻来,那磅礴的剑气,几乎犹如实质,寒芒刺骨。

独孤绝满脸冷酷,回身就是一剑,两剑相交,只听砰的一声大响,两人各自身体一晃,同时跃开。

而他们刚才对了一招的地方,被两道剑气直直的撞上,瞬间裂开两道大口,那玉石的梅花地面桩,犹如豆腐一般,直接被削去了两块,无声无息的就朝下方的红色液体中滑落下去。

“嗞嗞。”一股青烟冒起,那两块玉石地面,在一阵翻滚的气泡中,骤然被溶解开来,只不过一瞬间,就什么也没有剩下,化作了一团烟雾。

独孤绝面朝着这方,眼角间见此,不由一双眼骤然圆睁,大骇。

这红色液体到底是什么?如此坚硬的玉石,居然就那么一瞬间,直接被溶解成了一团烟雾,这样的温度,这样的速度,这到底是什么?独孤绝顷刻间觉得周身更加的热了,那汗水似乎都被烤干,连身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云轻此时也斜眼飞了一眼身后的场景,一见之下,面色大惊,手指一个音节弹错,攻击立刻出现一丝波动。

那用古筝的白袍男子,本就强悍,此时云轻一个波动,那古筝音刃立刻穿透云轻的琴声,狠狠朝云轻的面门攻击去。

云轻瞬间收敛了震惊,面上神色不动,脚下一脚狠命一踢梅花桩,斜身就朝后飞起,整个身体瞬间朝后射成一条直线,那古筝的无形音刃,堪堪从她鼻尖飞过,射入了后方的红色液体里,溅起一片红光。

一个翻身跃起,站在身后的梅花桩上,那料还不等云轻站稳,那脚下的梅花桩突然整个的朝下就沉,飞速的朝那红色的液体中下落去。

云轻一见大骇,如此恐怖的红色液体,她血肉之躯那里能够抵抗。

当下面色一紧,不待她细想,脚下连点,就朝着身旁仅有的梅花桩射去,然那根梅花桩上,此时那用古筝的男子,已经满面含笑的站在了其上,手指扣着两弦,对准了朝他扑过去的云轻。

而同一时间,整个红色液体上固定的梅花桩,突然浮浮沉沉起来,开始不停的上升下降,活动起来。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古代穿越日常似锦淑妃本宫身边趣多多农家俏厨娘纨绔世子妃婢女为后,叹生离水乡人家卦师之国士无双有匪盛世医香世嫁嫡长公主凤鸾九霄相府贵女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红杏泄春光尚书大人易折腰嫡妻不好惹小户千金家有悍妻怎么破重生嫡女有空间女帝本色盛世嫡妃喜盈门穿越三从四德
完本推荐: 文理双修全文阅读星戒全文阅读大丈夫小媳妇全文阅读金牌:全系召唤师全文阅读末日边缘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剑神重生全文阅读武侠仙侠穿越系统全文阅读机械神皇全文阅读死亡名单全文阅读寂灭天尊全文阅读大阴阳真经全文阅读徒弟越养越歪怎么办全文阅读非人类基因统合体全文阅读掌中妖夫全文阅读隐身侍卫全文阅读霸天雷神全文阅读八零后修道记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实习小道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不死仙帝三界红包群晨兴传/gl超级小医生炮灰修真指南我在冥界当大佬天神诀我真不是学神重生美食小甜妻诸界末日在线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仙魔同修快穿系统:反派BOSS别黑化!兽世夫君,翻身吧!踏星大魔王娇养指南灵界,万物有灵洪荒历隋唐君子演义重生之最好时代至高主宰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神医凰后影视世界当神探赝太子蛇夫逆天铁骑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武神皇庭金粉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