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圣女宫

哗然,墨离,墨银等只觉眼前一花,转瞬就不见了独孤绝和云轻,不由大骇,顾不上眼前的麒麟王,齐齐就朝独孤绝和云轻消失的地方扑去。

没有,什么都没有,好好的走廊,好好的墙壁,没有缝隙,没有机关,但是人就那么凭空消失了,仿佛他们根本没有存在过的一般,消失的万分诡异。

那正与独孤绝和云轻对敌的麒麟王,见此也是一楞,满面惊讶的看着那一方空间,这是怎么回事。

一片混乱。

斜坡,无止尽的斜坡,独孤绝和云轻本连手杀敌,眼看着就要冲杀出去,突然只觉脚下一晃,整个空间都倒转过来,连两人的机灵,都还没做出反应,人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中,脚下仿佛踏入了无底洞一般,直直就朝下滚落了下去。

“云轻。”独孤绝反应着实是块,一见不对,立马反手一把就朝跟在他身后的云轻抓去,同时一把把背上背着的上官劲提到了身前,护住。

“绝。”云轻见机也快,不待细想,同时就朝独孤绝扑去,两两相握,四人抱成一团就朝下滚去。

漫无止境,仿佛这条斜坡没有尽头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云轻只感觉身子一震,脱离了地面,临空就往下落,骇然的还没叫出声来,陡然身上一凉,鼻耳瞬间被滚滚冰水灌了进去,水塘,他们落入了水塘。

水,铺天盖地的水涌了过来,云轻清楚的感觉到独孤绝抓住她的手,努力朝上窜,然从高处冲下来的力量不是盖的,纵然以独孤绝之强,也完全没有力量在第一时间挣脱这巨大的下坠之力,只能被那强大的力量直直带往了水塘最深处。

云轻一手紧紧的护卫着在第一时间抓到胸前护着的雪王妃,一手紧紧的抓住独孤绝,胸口几乎要炸开了,那水的压力,巨大的冲击力,几乎要碾碎她的身体,难道今日要死在这里吗?难道今日就是他们的归结之处。

脑海中一闪而过朦胧的想法,云轻下意识的更加紧的抓住了独孤绝,两两相握,生死不弃。

巨大的冲击力,把独孤绝,云轻等四人压向了水塘的最深处。

在独孤绝和云轻都以为不能脱身,要被死压在水底的时候,突然身上巨大的冲击力和压力陡然减小,一丝浮力承在了他们身体底下。

独孤绝一感觉到有机会,立刻双腿一蹬,抓住云轻就朝那浮力上升的方向冲了去。

黑漆漆的一团黑色中,远远一丝光亮隐隐约约的闪动着,独孤绝见此眉眼一厉,抓住云轻,闭着呼吸,强撑着一口气,带着云轻,上官劲,雪王妃就朝那光亮之处冲去。

云轻不会武,在水下憋了这么久,那胸腔几乎要迸裂了开来一般,涨的几乎要爆炸,浑身一点力量也没有,若不是独孤绝抓着她,估计早就被湍急的水流不知道冲到那里去了。

而此时云轻骤然看见那点点的光亮,萎靡的精神不由一震,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雪王妃,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一丝力量,抓着独孤绝拼命就朝那光亮散发出的方向游去。

她要出去,她不能让她娘亲死在这里,绝不。

水流湍急,浮力巨大,独孤绝身如游鱼随波逐流而上,快如鱼箭。

“哗啦。”一声破水而出的声响,独孤绝抓着云轻冲出了水面。

“呼哧,呼哧……”云轻一把把怀里的雪王妃举出水面,再也支持不住的狂喘气起来,靠在独孤绝身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平日不知空气的珍贵,此时才知道空气是多么的美好,多么的让人向往,多么的甘甜。

独孤绝一边喘气,一边抓住云轻就朝岸边游了过去。

搭手把云轻和雪王妃扔上了岸,独孤绝一掌撑着岸边带着上官劲跳了上来。

云轻一上岸,顾不上其他,立刻放平雪王妃,双手不断的压着雪王妃的胸腹部位,急声喊道:“娘,娘。”

未想雪王妃一点反应都没有,云轻瞬间白了脸,手指颤抖的几乎不敢朝雪王妃的鼻息间探去。

独孤绝见此伸手一探,摸了摸雪王妃颈项上的脉动,拍了拍云轻的手道:“慌什么,没死。”

也许是因为雪王妃昏迷过去的原因,呼吸本就若有若无,反而不及他们吸入的水多,现下只是伤势太重昏迷,并无大碍。

云轻听独孤绝这么一说,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把雪王妃翻了过来,胸腹对上自己曲起的膝盖,维持整个让雪王妃头在下,胸腹在上的姿势,这是婆婆当年教她的。

只见丝丝水丝从雪王妃口鼻间流了下来,不多,却是有生命的象征。

“咳咳……”云轻这边如此动作,独孤绝却野蛮多了,直接提着上官劲的脚,整个的把上官劲倒吊了过来,凶猛的两摇,上官劲顿时一口水呛出来,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独孤绝见此一把把上官劲扔了下来,抬头就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怎么样?”云轻见被独孤绝扔在地上的上官劲,一边咳嗽,一边努力爬起来,不由担忧的道。

上官劲吐出一滩水迹后,抬头对上云轻担忧的眼,摇了摇头,晃晃悠悠的走上前来,一边道:“我没事。”他只是吃了几口水,被呛昏了过来,只要能醒,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母妃呢?”爬跪在雪王妃的身边,上官劲满脸担忧的问道。

“放心,没事。”云轻伸手揉了揉上官劲湿漉漉的头发,独孤绝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

“咳……”话音才一落,爬在她腿上的雪王妃身子微微一动,轻轻咳嗽出声来。

云轻顿时一喜,立刻动手把雪王妃翻了过来,抱在了怀里。

“轻……儿……”颤巍巍的睁开双眼,雪王妃看着眼前满眼关怀焦急之色的云轻,不由微微张开嘴,轻轻唤了一声。

“娘,我在,没事的。”云轻握上雪王妃的手,对着雪王妃露出一个笑容,很温柔,很坚定。

上官劲见此一咬牙,伸手握住云轻和雪王妃的手,对着雪王妃重重的一点头。

雪王妃看了眼上官劲,在看看云轻,被水流洗去满脸血迹,露出本来精致容颜的苍白瓜子脸上,缓缓勾勒出一丝笑容,一丝舒心和甜蜜的笑容。

“这是什么地方?”此时,观看着周围情况的独孤绝,突然出声问道。

云轻闻言不由抬头朝四周看去,只见他们身前冲出来的地方,哪里是个水塘,那是一个碧绿的湖泊,碧波在微风中荡漾开去,点点涟漪映衬着旁边的山色倒影,在一片月色照耀下,煞是好看。

云轻顿时微微扬眉,湖泊,山色,若她没有记错的话,他们刚才所站的地方是圣宗寺庙里的暗牢,怎么着突然一变,成了世外桃源了?

一念想起世外桃源四字,云轻方突然察觉,周围吹来的风是暖暖的,不比寒冬的凌烈,不及夏日的酷暑,温润而清凉,宛若春秋时节,这……

眉眼中闪动着惊讶,云轻转头看去,只见身后不远处一座宫殿屹立在这一方湖光山色中,殿门矗立着九根白玉大柱,白玉大柱上雕刻着的不是龙凤,而是树叶,花朵,看起来很怪异。

不似皇宫大殿的模样,反而有点像宗庙,高约十丈,宽约二十丈,在月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泽,熠熠生辉。

而它的身后,地势越来越高,极目远眺,那山色中央地段,好似又矗立着一座宫殿,不比这乃白色,好似橘红之色,在光芒的照射下,橘红的光芒,耀眼之极,几乎直逼当空月色。

而在它的身后,只看的见青山的影子,却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了。

面前的青山高可绝顶,连绵远去,在黑夜中辉映出一片暗龙风姿,给人一种感觉,浩瀚无边。

然如此地方,本应该鸟兽聚集,一派山间轻活,然而从他们出现在这里到现在,没有听见一丝鸟叫,没有一声虫鸣,感觉不到活物存在的迹象,寂静,寂静到几乎无声,静寂到可怕。

满脸狐疑的对上独孤绝转过来的头脸,两人对视一眼,这地方,感觉如此神圣,却又阴沉沉没有人气的诡异,如此两相完全不同的气质结合,给他们一种复杂,但绝对寒栗的感觉。

沉默,摸不清楚。

“圣女宫……”沉默中,因为云轻转过去,连带被她抱着的雪王妃也转了过去,此时雪王妃恍惚的神色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圆睁的双眼,满脸的骇然和震惊。

“圣女宫,什么东西?”独孤绝一听雪王妃出声,立刻瞪着雪王妃沉声道。

雪王妃靠在云轻的怀里,深深的打量着眼前的宫殿,那白玉大柱上雕刻的花朵,云轻独孤绝不认识,她认识,那是婆娑双树,面色一瞬间又是激动,又是恐惧。

“圣女宫,是神赐予我们回归天上的途径。”雪王妃看着眼前的宫殿喃喃的道。

独孤绝和云轻一听不由齐齐挑眉,回归天上,什么东西。

“圣女宫是每一代圣女寂灭后回归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存在的,据记载圣女宫已经存在上千年,是我们的禁地,从不准任何人进入,我只知道,当每一位圣女死去的时候,他们才出现,带走圣女的尸体,隐没于圣女宫,从不干涉尘世的任何事情。”

“说重点,怎么才能离开。”独孤绝皱眉道,他不想听什么传说,他只想知道怎么离开这鬼地方。

雪王妃此时也不知道是受了刺激,还是怎么回事,居然精神极好。

当下看了独孤绝一眼后,雪王妃咬了咬牙道:“圣女传位史记中有云,圣女宫,乃神宫,九九归真,一共九宫,每一宫都有神在守护,擅闯着,死无葬身之地。”

上官劲听到这里不由打了一个寒战,靠近了云轻。

“神宫?笑话,这不过骗骗愚昧的你们可以,什么神守护,狗屁不通。”独孤绝脸色一沉,面上显过一丝讥讽,神,那飘渺的东西根本不存在,他只相信人,只相信自己的力量,什么神鬼乱谈,谬论。

“怎么离开?”懒的听雪王妃说这些,独孤绝直接之极的沉声道。

雪王妃闻言见独孤绝一脸的藐视,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却也没有反驳独孤绝的言论,靠在云轻的怀里吸了一口气后,咬牙道:“我只记得传位史记中曾经记载过一段,有人误闯神宫,连过九宫,神宫赐其长生不老,放其游戏人间。”

她生来就进行的是为圣女的教育,对圣宫圣典知道的之多,比雪黎更甚,本以为这些学识在无用之的一天,却没想用在了今天,怎么会一眨眼就已经不在圣宗寺庙暗牢,而到了禁地的圣女宫,她从不知圣女宫与圣宗寺庙有关系。

云轻眉眼一转,抬头看着独孤绝,眉眼一亮道:“这个意思……”

连过九宫,这话的意思以她的理解,那人是闯过了圣女九宫,赐其长生不老,那长生果不就是传说能让人长生不老,而放其游戏人间,恐怕不是放,而是留不住,那么归结过来的意思就是,想离开就必须闯过九宫。

独孤绝眉眼也是一动,他的想法和云轻不谋而合,转头看了眼眼前的什么圣女宫,这地界就一条道路,蜿蜒而上,周围全乃悬崖峭壁,根本无路,他们的位置正在最下方,四周除了那一汪湖水,什么都没有,要离开不是恐怕,是必须走这什么圣女宫闯过去。

雪王妃看着两人的脸色,不由面露焦急,快速道:“不要闯,一旦失败,就是粉身碎骨,千多年历史上,我就只看见那么一段,以后在没有过,不要……”

“难道我们留在这里就能活?”雪王妃的话还没有说完,独孤绝突然满脸冷酷的喝道。

雪王妃霎时一楞,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这里荒山野岭的,没有鸟兽,没有活物,就点青草,难道他们留在这里就能长生?还不是几日后估计就会饿死在这里,更何况外面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他们,他岂会留在这里。

“走。”独孤绝一手搂在云轻腰间,带着云轻和雪王妃都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眼前方白玉宫殿,独孤绝眉眼中厉色一闪,就欲迈步,怎么来的,他现在不去想,离开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圣女九宫,各有神鬼守护,就算不是神鬼,能屹立这么久,自然有它屹立在这,没有任何势力敢动摇他的原因。要知道据记载,婆娑双树的果实就生长在圣女宫,每两百年由他们送来长生果给圣女,这一点历代圣女都知道,南域王也知道,凭南域王坐下高手无数,这么几百年来也不曾动了圣女宫半点,为什么,我相信不是南域王突然不想要长生果了吧。独孤绝,我承认你很强,但是我南域并非没有强悍之人,你不要看的太简单,一日一夜要过九宫,谈何容易。”满含着骄傲却又蕴藏着关切的话语,淡淡的从雪王妃的口里说出来,含义深远。

独孤绝和云轻顿时停下脚,对视了一眼,若真如此说,那这圣女宫的势力可能不敢小视。

紧紧的皱了皱眉,独孤绝看着雪王妃突然道:“一日一夜,什么意思?”

雪王妃靠在云轻的怀里,闭上双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圣女宫有令,闯宫之人,不管来者多少,他一宫只当关神鬼守护,闯九宫一日一夜为期限,若过之而未闯出,九宫神鬼倾巢而出,灭其所有。你们就两个人,若是连守关之神鬼都应付不了,那里能够应付倾巢而出的所有。”狠狠的咬了咬牙,雪王妃扭头看着云轻和独孤绝,满脸悲伤的道:“是我害了你们,若不是我……”

“闭嘴,在让我听见,我先杀了你。”雪王妃的话还没说完,独孤绝突然眉眼一竖,厉声喝道。

“你吼什么,你……”

上官劲面色一怒对上独孤绝就欲吼回去,云轻快速一伸手抓住了上官劲的手,对着上官劲摇摇头道:“他是好意。”别人不知道独孤绝,她岂能不知,这个人就是口硬心硬,脾气冷狂,但那心却绝无二话。

雪王妃也是明白人,听言深深的看了独孤绝一眼,眉眼中闪过一丝欣慰:“轻儿跟了你,她的福气。”

独孤绝听言一把搂过云轻,沉声道:“我的福气。”

云轻闻言踮脚轻轻吻了独孤绝脸颊一下,面上轻轻淡淡,那双眸中却闪过温柔似水的情怀。

“走。”深深的看着云轻,独孤绝紧紧的扣住了云轻的腰。

云轻点了点头,一丝惧怕与情绪波动都没有,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只要身边有他,她就敢闯。

“我说你露出圣女模样不就好了。”一旁被忽略的上官劲,突然插过一句,云轻易了容,若非他们太过熟悉她,也不会认识。

“没用,他们不认人的,就算是圣女闯了禁地,也同样格杀勿论。”第十一代圣女厉害,想移植出婆娑双树自己种,那料进了禁地后在没出来,只圣宗得传令,在立新圣女,因此后历代圣女在没人敢打婆娑双树的主意。

“哼,那我今天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厉害。”独孤绝眉眼中血腥之色一闪,一把提过雪王妃扔在背上,从腰带中掏出一药丸,直接塞到了雪王妃的嘴里,转身就朝那白玉宫殿走去。

云轻二话没说拉着上官劲跟上,多说无用,要不想死在这里,就只能闯出去,是死在这里,还是得出升天,一切凭本事说话。

白玉宫殿,九根大柱屹立其上,月光耀眼,整个笼罩着一层白色流光,在暗夜下升腾起雾蒙蒙的感觉。

白玉石铺就而成的地面,隐隐生辉,几乎可以映照出几人的影子,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只听的见四人隐隐约约的呼吸之声,偌大的宫殿内,死寂无声。

白色轻纱帐挂在宫殿的四处,随着殿外吹进来的微风,微微的摇晃着,挥洒出层层叠影,好似到处都有人,又好似什么人都没有,那迷离的影子不断的晃动,在月夜下酝酿出鬼影重重。

上官劲见此不由握着手中刚捡的木棍,眉眼中又是惧怕,又是紧张的跟在独孤绝身后。

独孤绝软剑紧紧握在手里,云轻的十指也扣在了凤吟焦尾上,没有理会宫殿中到处飘飞的白色纱帐,快速而谨慎的朝后殿冲去。

没有阻拦,没有守卫,眼看着四人就要冲过白玉宫殿,那垂在后殿上的白色轻纱,突然无风自动,一下狂飙起来,倒卷着,势如奔雷的朝着独孤绝和云轻迎面就击了过来,那破空的厚重之声,犀利之极。

轻纱乃无轻无重,飘渺之物,此时居然发出如此厚重之声,那挥动轻纱之人的力量可想而知。

独孤绝眉眼中瞬间杀气一闪,手中软剑横剑狂扫而走,一剑风雷,直对上那迎面击打过来的白色轻纱。

“砰。”一剑一纱撞上,居然发出钢铁撞击的清脆声音,伴随着这一声碰撞声发出,那几匹轻纱齐根而断,飘扬着缓缓的朝地面飞落而下。

独孤绝面色一正,神采依旧狂妄,双眸中却换上一层绝对的慎重,好强的气。

“轰。”一声钟鸣同一时间响起,整个绵延了远去,几乎响彻这暗夜里连绵不尽的群山上,引起无数的回音。

“噼啪。”山群围绕的中心位置上,一巨大的火盘突然亮了起来,熊熊燃烧的火焰,在空中围绕成一个圆圈,远远看去分成十二团,在月夜下把那一方天空都映照的火红一片。

“十二个时辰。”爬在独孤绝背上的雪王妃,脸色苍白。

话音还没落,月光下,从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人,一身白袍,袍角上有一圈黑边,从远及近而来,看似缓慢,但却不过几步,已经从十丈之远的地方,到了几人的面前。

云轻见此不由眉头微皱,如此功力,如此淡若春风的姿态,几乎已经是轻功最高境界。

但见来人一脸冰冷,双眉入鬓,二三十岁年纪,面容极是俊美,却冰冷的一丝人气也无。

“擅闯圣女宫者,死。”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溅起一地冰冷。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御宠医妃叶底青梅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有匪阿莞侯门继妻凤惊天卦师之国士无双凤鸾九霄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六宫凤华庶难从命爱莫能弃清悠路似锦初熏心意春暖香浓原配宝典盛世医香尚书大人易折腰医妃妖娆:邪王大人千千岁美人难嫁炮灰攻略妾色做贤妻宠妻荣华
完本推荐: 撼天全文阅读影帝的前妻全文阅读超越进化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庶难从命全文阅读超级邪恶系统全文阅读全能修仙系统全文阅读明末传奇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重铸清华全文阅读绝色生香全文阅读剑神重生全文阅读超级玄师系统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武神风暴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失落大陆全文阅读无尽神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万古神帝不灭战神天命录我有一张沾沾卡前方高能绝代名师快穿:给反派BOSS送温暖掌欢九天神皇咫尺之间人尽敌国八零神医小娇媳武神皇庭捡了一个鬼世界超凡黎明黎明之剑都市剑说黄庭道主海贼之成就系统医门宗师无止尽的穿越乘龙佳婿我的微信连三界踏星捡漏神医少奶奶又洗白了兽世夫君,翻身吧!超神制卡师来自山野的征服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