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黄雀在后

“现在情况怎么样?”幽城最中心一座庭院地下密道里,雪黎一脸冰冷的朝面前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她的身周,飞林,暮霭,小左,小右,还有独孤绝的三百铁骑都在,他们几乎同一时间到达了幽城,此时齐齐积聚在这里。

中年男子先是对云轻恭敬的一躬身,然后才快速的道:“雪姬陛下他们被关在圣宗寺庙里面的暗牢里,明日午时就要行刑,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也不能……”

“他们一共多少人?暗牢的位置在那里?具体布置是什么样的?你们能调动多少人?救出来后从那里逃走,如何面对所有人,说。”那中年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独孤绝突然无比冷酷的插口喝问道,每一句无不是最关键的地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那有那么多功夫,去听他胡扯。

中年男子一听不由一震,好尖锐的问话,当下看了眼雪黎,目光中露出询问的意思。

雪黎见此冷着脸,点了点头。

“雪氏九族一共三千七百二十一人,雪姬陛下与雪族长等直系宗亲,被关在圣宗寺庙最南端,其他几族人被关在最西边,寺庙位置我们这里有详细的构建图,里面路径一看便知。至于我们能够调动多少人,初步估计应该在一千三百人左右,不过退路,这个……”一说到退路,那中年男子脸色一白,神色有点不知所措。

站在独孤绝身边的飞林见此,摇了摇头,连退路都不想好,难怪这个雪黎要亡在那什么麒麟王手里。

雪氏九族一共三千多人,他们只有一千多人就不说了,明知道要出这个南域有多么困难,居然不想退路,真当能够从天上飞出去不成。

听到中年男子的回答,暮霭,丁飞情等人都皱了皱眉头。

“有雪颜在此,需要什么退路。”雪黎见此冷着脸看着一脸冷酷的独孤绝等人。

只要云轻站出来,圣女身份一露,整个南域一半的势力都要对她俯首称臣,那些叛乱分子还怕他们什么,逃,逃什么逃,雪族乃是因为圣女的问题,才会被判处火焚极刑,现在在还南域一个货真价实的圣女,第一时间就应该恢复南域第一氏族的身份,何须要逃,何须退路。

独孤绝闻声眉眼一沉,满眼杀气的沉声喝道:“愚蠢。”

云轻皱了皱眉,微微摇头看着雪黎等人,淡声道:“若雪族真有势力,纵然现任圣女是假,他们也能有力回天,而现在如此模样,南域圣女一脉的力量全部扼制在了那麒麟王的手里,你说他们有机会为王,谁还会心甘情愿的在供奉一个圣女?”

淡淡的话,把南域目前的势力状态完全点拨了出来,这已经不是真假圣女的问题,而是叛乱的问题。

当一个手握重权的肱骨大臣,发现头顶上的王是假的,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取代那头顶上的王的时候,他还会让那王脉一族,在推一个真的出来,估计那个时候,不管是真是假,等待他们的都是杀戮。

如此浅显的道理,雪黎为王这么久,居然还不明白,这江山她如何坐的稳。

密道内顿时一片沉默,雪黎和那中年男人的脸上神色都难看之极。

“不会,圣女在南域就是一切。”中年男子脸色难看的瞪着独孤绝,眉眼中闪动着绝对的信仰。

独孤绝见此懒的理他:“今晚就动手,地图拿来。”一把拽过那中年男子手中拿着的地图,铺在案几上就开始与墨银,墨离,云轻,丁飞情,飞林,暮霭等人商量起来,完全无视雪黎,中年男子等人。

估计雪黎等人还想着,明天他们光明正大的到那现场一亮相,说声我是真的圣女,一切就可风平浪静了,真的是愚蠢之极。

盲目的崇拜,真要是一切,还会出现现在这个局面?信仰,简直无可救药的信仰,这个时候还在想天方夜谭的事情,信仰这个东西,在谋权篡位的人手上,那不过就是一个垃圾。

还是先把人救下来了在说,他可不相信云轻只要往那一站,什么事情都会解决,人在自己手中,那才踏实。

夜色,很快的暗淡了下来,渐渐的整个一片漆黑,一轮弯月挂在天空中,隐隐约约从云层中露了一点半点出来,初春的料峭寒风呼呼的吹过,刮的人脸生疼生疼的。

圣宗寺庙,乃是一座无比恢弘大气的建筑,几乎直接可以比拟秦国王族的宗庙,可能还要更甚。

巨大的石头堆砌而成,门口矗立着两尊狗不像狗,狼不像狼,有三个头的动物,一左一右的镇守在宗庙之前。

墨黑色的大石堆砌的宗庙,在黑夜里看不清楚全貌,只能感觉到它就如一座暗夜里的狰狞巨兽,张着黑黝黝的大口,露出里面尖利的獠牙,吞噬着一切。

阵阵寒风吹过,隐隐约约传来呜呜的声音,激起一点的寒气。

此时,圣宗寺庙的暗道里,独孤绝,云轻等人正快速的朝暗牢接近。

雪黎为南域圣女这么久,别的什么估计不行,对这圣宗寺庙的了解却是旁人所不及的,里面有什么暗道,暗道通向哪里,她就知道的一清二楚,因此,给独孤绝等一行潜入,提供了最方便快捷的捷径。

独孤绝和云轻一路,从正北角潜入,直扑雪姬等所在的南边暗牢。

飞林和小左小右一路,从东南角潜入,直扑雪族其它几族所在的西边暗牢。

暮霭和雪梨一路,从正西角潜入,同样扑向雪族其它几族人所在的西边暗牢。

丁飞情则带着白虎王,小穿山甲和着雪黎那方的中年人,安排营救出来的三千多雪族人的后路。

夜色正浓,正是入睡时候,一片平静无波,然暗夜下却暗潮涌动,一地兴风激荡。

云轻与着独孤绝飞速的在密道中行进,身后跟着墨离,墨银和二十几个铁骑。

密道很狭窄,每隔十丈左右就有一盏煤油灯,昏暗的光线照射在狭窄的密道里,衬着独孤绝等人的身影,酝酿出一地的鬼影重重。

“前方在行进二十丈左右,头顶上就应该是雪王妃等人关押的地方。”墨银看着手中绘制的地图,压低了声音道。

低沉的声音在狭小的密道里,溅起丝丝点点的回音,很闷。

“注意四周。”独孤绝点了点头,手中握着他一直藏在腰间的软剑,快速的朝前而去的同时,不断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云轻手指一直按在凤吟焦尾上,飞速跟上独孤绝的身影,全神贯注。

雪黎虽然说了这圣宗的寺庙,除了圣宗的人和她,旁人根本不准进来,也更加不知道里面的密道,麒麟王就算想推翻她叛乱,也没有资格进入这寺庙,肯定不知道里面的密道,不用担心。

但是,这样的情况下,还是小心一点的为上,这世上的事情说不清楚。

悄无声息的顶起头顶上的机关口,独孤绝,云轻等依次飞速的窜了上去。

血色迸裂,从颈项间飞速激射而出,冷厉的剑光一闪,那负责守卫的圣宗人,就已经倒了下去。

没有一丝风声,没有一丝响动,一切都在暗无声息中动作。

负责守卫在各个关口的圣宗人,还在半梦半醒的守卫中,就已经掉了性命,魂归天外。

一把捂住前方背对着自己负责守卫的嘴,利剑一划,一点声音都没发出,人就已经倒下,独孤绝手腕一提,直接朝后扔去,身后墨银顺手一接,就扔在了黑暗的墙脚,配合的天衣无缝。

石室,走廊的最后一间关闭的石门屹立在众人的眼前,厚重的大门两旁各立了三个一身盔甲的守卫。

独孤绝一见,暗中点了点头,如此看,这里应该就是囚禁雪姬等人的地方了,当下朝着身后冷冷的一挥手,墨银,墨离等人顿时一个猛扑从暗处扑了过去,手中的长剑,在那六个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已经刺进了他们的咽喉,取了他们的性命。

“走。”独孤绝见此一步跨前,紧握手中的软剑当头就朝那石门走去。

推开厚重的石门,一股霉味立刻扑鼻而来,其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血腥味,独孤绝顿时皱了皱眉。

石门里又是一方偌大的空间,阴沉沉的灯火照耀在这一方空间中,暗淡的跳动着,伴随着里面阴森森的冰冷空气,几乎给人一种置身冰窖的感觉,阴森而冰冷。

暗牢,靠墙一排全是精铁铸就的牢狱,黑色的精铁在昏暗的灯火下,拖着长长的身影,映射在它们身后的人身上,泛出一地的诡异。

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哭泣声,凄厉声交织在一起,更加给这阴森的牢狱,增添出无尽的悲苦和伤情。

云轻紧跟着独孤绝进入石门,一眼飞速的扫过,在灯火最旺盛的地方,那里吊着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只见那披头散发的女人,双手被高高的捆绑着吊起,整个身体只剩下脚尖支撑在地面上,手腕上洁白细嫩的皮肤,早已经青紫一片,血迹已经干枯在上面,露出一双血迹斑斑的手。

一身的鲜血,身上的衣服破烂的几乎遮不住身体,破烂的衣服处泛出鲜红的血色,皮开肉绽的伤痕纵横交错在她的身上,那是鞭打产生的痕迹。

凌乱的乱发下,一张瓜子脸低垂着,苍白的一丝血色都无,毫无生气的被吊在那里。

那张脸,那个人……

云轻一瞬间面色苍白,双眸紧紧的盯着那吊在地上的人,通红一片,那里面的伤痛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

“娘……”

一声隐忍的,悲戚的,不似啼血胜似啼血的轻叫响彻在暗牢里,激起一片涟漪。

“娘,娘……”

一个飞身,云轻双眼血红,如飞一般朝被吊在那处的雪王妃冲去,几乎快的如利箭横空。

独孤绝反手一把没有抓住云轻,微微咬了咬牙后,也没有阻止,只紧紧的握紧了手中的软剑。

“娘,你醒醒,你醒醒啊。”一剑断开吊着雪王妃的铁链,云轻一把抱住软倒的雪王妃,双眼中一片晶莹,声声泣血的呼唤道。

“女儿不孝,娘,你醒醒,看女儿一眼啊,娘。”如珍珠一般纯洁光亮的水滴,滑过洁白的脸颊,滴落在被云轻抱在怀里的雪王妃脸上,在那沾满了血污的脸上,划过一丝干净的沟渠出来。

那悲痛欲绝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暗牢里,几乎让墨银,墨离等动容。

“救命,救命啊。”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盲目的注视着冲进来的独孤绝云轻等人的雪族雪姬一脉直系,此时见云轻抱着雪王妃生催泪下的痛哭,瞬间一下就清醒过来,目光中快速绽放出求生的璀璨光芒,抓着铁栏杆,朝着独孤绝等人疯狂的大叫道。

“在出声,我杀了你们。”独孤绝手中软剑一挥,一剑砍在那精铁所铸就的铁栏上,立刻响起一片断裂声,那通身的肃杀之气和绝对的冰冷,让所有叫嚣的雪姬一脉直系,立刻惊骇的收住了叫声,惊恐的望着独孤绝,他们进来不是来救他们的吗?不是吗?

“想活就给我闭嘴,谁要出声,就别怪我们剑下不留情。”墨银眼中寒光一闪,手中长剑在昏暗的灯火中一挥,无比绝情。

“别说话,静静配合恩公们。”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最是见多识广的雪族大长老,撑着身体从地上爬起来,低声道。

顿时,所有雪族人都不开腔说话了,一个个紧闭着嘴,满脸激动的注视着独孤绝等人,连连点头。

墨银,墨离见此,立刻带着二十几个铁骑开始砍开所有的牢狱铁链。

而同一时刻,飞林等人也找到了关押雪氏其他几族人的地方,几方一起行事,看起来,形势大好。

“娘,都是我不好,娘……”云轻跪坐在地上抱着雪王妃,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怀里的身躯几乎冰冷的没有温度,几乎脆弱的随时都会离开,她,她……

“云轻……姐……”悲痛中,一道沙哑的声音突然传了来,云轻不由身子一震,扭头朝发声出看去。

跟着走过来的独孤绝,闻声也是眉眼一动,几步走过去,挥手一剑砍开最里间的牢狱铁链,一个钻身进入提出一个人来。

云轻定睛一瞧,一身破烂,身上隐有血迹,面容肮脏,但仍然可以看见其精致面容,这不是上官劲是谁。

“母妃。”独孤绝提着上官劲走至云轻身边,缓手把上官劲放了下来,上官劲当即一把抱住云轻和雪王妃,沙哑着嗓子悲鸣。

“弟弟,弟。”一反手抱住上官劲,云轻眼中的泪水扑簌簌直下,红的几欲滴下血来。

独孤绝站在身边看见云轻如此动容,不由心痛之极,云轻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如此大喜大悲,他几乎没怎么见过,让他的心都疼的扭曲了起来,不由紧紧的握住手中的软剑,一手扣住云轻的肩头,沉声喝道:“不许哭,她还没死,哭什么,走。”

云轻闻言紧紧的咬住下唇,立刻,丝丝鲜血蜿蜒而下,剧烈的疼痛让她神智一清。

一把抱起雪王妃,云轻站起身来,看着上官劲道:“劲,走,先离开这里在说。”此地不宜久留,一切等去到安全地带在说,这点轻重缓急,她纵然心伤无比,却也还分的出来。

上官劲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搀着云轻肩头,就朝外走。

冰冷的泪水滴在雪王妃的脸上,嘴唇上,昏迷中的雪王妃微微颤动一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轻儿。”微弱的几乎听不见的喊声响起,云轻不由身子一震。

低头对上雪王妃几乎失神的双眸,云轻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雪王妃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强笑道:“娘,我来了,不怕,女儿带你离开,以后在不准人伤害你,在不准。”

强笑的容颜上晶莹的泪珠滚滚而落,泪光在笑容中绽放,笑容在泪光中哭泣。

雪王妃看着泪珠划过云轻的脸颊,落在她脸上,不由伸手想为云轻擦拭去,未想手腕微微一动,却无力的垂下。

云轻见此不由更加紧的抱紧了雪王妃。

“孩子,娘不好,还是把你卷进来了。”雪王妃看着云轻,极轻极轻的叹息了一声,双眸中闪过最深最深的伤痛,支持不住的又恍惚了起来。

一句话说的云轻几乎心疼的无法呼吸,这是她的娘,真正疼她的娘啊。

“走,回去在说。”独孤绝扫了一眼暗牢,牢狱里的雪族人都被放了出来,此时正各自相互搀扶着看着他们,不由沉声朝云轻道,一边一挥手,提过上官劲,扔在了他背上。

“对,孩子,快走,有埋伏,他们有……埋伏……”雪王妃恍惚中,听见独孤绝的话,顿时一个激灵,突然清醒过来,看着云轻满脸的焦急。

“走。”独孤绝一听顿时一把搂着云轻,一边沉声大喝,一边帮云轻支撑着雪王妃的重量,快速朝石门外冲去。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也未免把本王看的太轻了吧。”才冲出石门,本来阴暗的走道突然光芒骤然亮起,一道洪亮的声音从拐角处传了过来,瞬间,四面八方无数人冒了出来,手中寒锋指向了独孤绝等人。

早有准备。

尖叫,那跟着独孤绝等冲出暗牢的雪族人,一见此等情景,那些被吓怕了的女子顿时惧怕的惊叫起来,静寂的队伍,瞬间一片混乱。

独孤绝眉眼一沉,反手就是一掌,凌厉的掌风直把几个靠她最近,慌乱惊叫的女子击翻在地,滚了开去,周围惊恐的雪族人顿时惊骇的忘记尖叫。

“噤声。”那跟着冲出来的雪族大长老一见,立刻大声喝道。

圣女本家的人,都是显贵之人,世面倒也见过,此时见此不由都齐齐咬紧了牙,不敢在发出声来,颤抖着身体拥挤在石门前,躲避在墨银,墨离等人的身后。

独孤绝面上一显冷酷之色,一把拽过云轻拉在了他身后,对上了那自称本王的人。

云轻见此咬了咬牙,反手把雪王妃背在了背上,以腰间衣带捆绑在她身上,手指抚摸上了凤吟焦尾。

只见转角处一队人闪开,里面一个身穿深黄麒麟长袍,眉眼极是刚硬,面相很威武的男子走了出来,看起来四十岁年纪,观面相还算英武,只那双眼睛小而尖锐,一眼望去让人生寒,破坏了整个人的气质。

“麒麟王。”爬在独孤绝背上的上官劲,压低声音在独孤绝耳边道。

“你是谁?好大的胆子。”麒麟王看着一脸丑陋的独孤绝,眉眼中闪过一丝锐利,很狂妄的道。

“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论狂,独孤绝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话音落下,独孤绝背在身后的手飞速的做了几个手势。

麒麟王眉眼中一闪而过阴邪,冷冷一笑道:“好,好一个……”

话还没有说完,独孤绝突然身形一晃就冲了出去,同一时间云轻,墨银,墨离和二十几个铁骑全部出手了。

琴声包含着杀气和愤怒,狂飙而上,直指所有从四周冒出来的麒麟王的人,第三杀弦,云轻很少用的第三杀弦,此时满含着尖锐,笼罩住四面八方,尾随在独孤绝身后,直朝麒麟王冲去。

“冲。”雪族族长见此振臂一挥,搀扶着身边的年轻小伙子,就跟在独孤绝和云轻身后朝麒麟王的方向冲去。

厮杀,不过只是一瞬间。

整个被围困的形势完全颠倒,独孤绝,云轻,墨离,墨银等人杀入阵中,你我有我,我中有你,箭弓利刃已经无用,占尽上风的阵势,顷刻间瓦解。

攻其不备,杀其箭刃,战术之灵活,眉眼之厉,独孤绝天下第一。

“杀,冲出去。”雪族的人此时也激烈了,此种时候拼还有一线生机,不拼,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因此整个沸腾了,拖着伤残的身体疯狂起来。

一时间,整个狭窄的走道一片杀声震天。

麒麟王在南蛮称霸惯了,料想对付的不过是雪黎一党,那想到会是独孤绝和云轻等人,一时间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空有人手,却被闹了个手忙脚乱,一时居然屈与下风。

这方一片混乱,然远处一阴暗的通道口,一身穿白色衣衫的人静静的站立在当地,看着此处的一片杀气氤氲。

半响缓缓摇了摇头,看了眼快冲出来的独孤绝和云轻,手在墙壁上缓缓一抹。

只见独孤绝和云轻所站之地,顷刻间乾坤斗转,一个转换间,就不见了独孤绝和云轻两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来的太过诡异和快捷。

白袍人见此,不再看这方,转身隐没了黑暗之中。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叶底青梅不笑浮图美人难嫁尚书大人易折腰妾色小户千金欢天喜帝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穿越三从四德皇上别闹帝业缭绕重生嫡女有空间空间医妃:暴君蛇王极致宠望族嫡女吾皇万岁万万岁欢喜记事嫡女重生天降萌宝:粉嫩娘亲,求收养!凤惊天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人面桃花笑春风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初熏心意御宠医妃盛世嫡妃
完本推荐: 武神风暴全文阅读吾欲永生全文阅读篮神全文阅读异界召唤师全文阅读次元位面主系统全文阅读万界天尊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末世超级商人全文阅读阴阳先生全文阅读药武剑神全文阅读他与月光为邻全文阅读非人类基因统合体全文阅读极品桃花运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星戒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灵车全文阅读大丈夫小媳妇全文阅读紫府仙缘全文阅读神国永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我不是超级警察朔明医门宗师尚书大人易折腰战国大司马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影视世界当神探神话纪元猎日雷神炮灰修真指南我真不是学神万古神话我有一张沾沾卡都市剑说都市之仙帝归来踏星天降横财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召唤梦魇氪金成仙从艺术家开始进化之眼轮回乐园晨兴传/gl黄庭道主妖孽奶爸在都市诡秘之主三寸人间重生男神宠妻忙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