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刺骨寒冷

杀气,浓重的杀气。

云轻见此收敛了嘴角的笑容,快速站起,走至独孤绝身边,弯腰握住独孤绝紧握的手,紧紧握了握,一边抬头朝着那老姑女淡淡一笑道:“他有妻子了。”

独孤绝什么脾气,就算他要靠别人,那也是在他能够容忍的范围内才会姑息,若是扯了他的虎须,那他管你是什么人,他要不要靠你,照样下狠手。

独孤绝反手握住云轻的手,感觉到云轻无声的劝慰,不由狠狠瞪了那老姑女一眼,唰的立起身,一把抓住云轻大步就朝外走去。

“没关系,我可以做小的,我不在意。”老姑女见独孤绝离开,连忙抢上两步高声道。

独孤绝脸色铁青,一步顿住满含杀气的就欲转身。

云轻紧紧扣住独孤绝的手,朝着独孤绝温柔的一笑,转过头去看着那满脸急色的老姑女,轻轻淡淡却极坚定的道:“我介意。”说罢,拉着独孤绝就朝远处的树林走去,去找白虎王它们去。

默克族长闻言不由摇头笑道:“这妹子把他哥管的还真紧,看来姑女啊,你是没戏了。”说罢,镇子上的众人都齐齐呵呵笑了起来。

丁飞情,墨银,墨离等对视一眼,都各自摇头大笑,当着云轻的面要给独孤绝做小,不是自己找死。

“继续,继续。”

热舞在起,歌声火辣,篝火噼里啪啦的响,燃烧的更加热切了,这一晚还长着呢。

独孤绝被云轻拽着离开篝火晚宴,行走入树林,凉凉的初春的清风吹来,虽然还带着点寒气,却非刺骨寒冷,反而给人精神一振的感觉。

狠狠一拳头揍在身旁的大树上,树身立刻一阵狂烈的颤抖,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云轻见此轻轻摇摇头,放开独孤绝的手,捧着独孤绝现在那难看之极的脸,踮起脚尖满含温情的在独孤绝唇上应上一吻,对上独孤绝双眼,嘴角边勾勒出一丝微笑道:“我不嫌弃,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不嫌。”

轻柔的声音如天籁一般,独孤绝一腔怒火瞬间熄灭了下来,伸手抱住云轻的腰,把云轻抵在树干上,低头看着云轻晶亮的双眼。

没有鄙视,没有动摇,连一点点取笑恶心的神色都没有,他的云轻,这话说的是真的,他长的好看也罢,长的如现在这般难看也罢,他的云轻是绝对不会嫌弃他的。

心下立刻就舒服了,独孤绝嘴角很满意的勾勒出一丝张狂的笑意。

云轻见此抚摸上独孤绝的脸颊,双眼流露出温柔之极的笑意,这个独孤绝,就算现在做了秦王,还是如孩子一般,脾气那么倔,又那么明显,还真是喜怒明显的很。

迎上那温柔的双眸,独孤绝喉头一动,一把勒紧云轻的腰身,低头就吻了下去。

云轻被独孤绝压在树干上,纤细的腰被独孤绝紧紧的扣在大手中,只能无力的承受着独孤绝狂烈的亲吻。

那粗糙的大手,那炙热的温度,立刻点燃了火焰,云轻身子一颤,面色瞬间微红的推开独孤绝,咬牙道:“你。”

身子微微扭动,想避开独孤绝的侵袭,却发现身前是独孤绝强壮的身体,身后背靠着大树,动都无法动一下,那微微的扭动,反而让身前的人温度更加的高了起来。

云轻不由脸一下就红了起来,这个人,怎么随时都发情。

黑夜中,独孤绝一双鹰眼,燃烧着如篝火般明亮的火焰,那里面的温度,几乎可以焚尽他面前的云轻。

以身体强压着云轻的身体,独孤绝另一只手握着云轻的手,一把按在了他的腿间。

云轻顿时大窘,无奈又无语的抬头看着独孤绝。

“我们才成亲。”独孤绝看着云轻,咬牙切齿的道。

他才成亲多久,立刻就出了这么多事情,这一路上一边为了赶路,一边人又太多,别说亲热,就是想亲近一点都没办法,他早就很冒火,很火大了。

而且那该死的雪黎,还说什么圣女必须是处子,为了云轻的安全,进了南域土地,连夫妻都不准称,要做什么兄妹,杜绝一切暧昧的动作,他一腔怒火早就燎原了。

今日难得有一闲暇时候,刚才那直白热切的歌舞,早挑起他心中的火花,他不忍了,不忍了。

对上独孤绝眼中的熊熊火焰,感觉到独孤绝在她身上四处燎原,云轻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她与独孤绝早做了夫妻,独孤绝的侵略,她那受的住撩拨。

“你……”

不待云轻说出什么话,独孤绝一低头狠狠的吻上了云轻的双唇,快速的在云轻身上煽风点火。

云轻被独孤绝吻的说不出话来,只好在心底轻叹一声,伸手抱住了独孤绝的颈项,把自己整个的交给他。

独孤绝当下一抱抱起云轻,一脚在树干上一点,转眼就上了树梢,横坐在了树干之上。

一把勾勒住云轻的颈项,独孤绝张口直接含上了那紧咬的双唇,开始攻击起来。

树影婆娑,整个树干不停的摇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却被远远传来的喧闹声,完全被掩盖了下去。

一地暧昧,一地火热。

就连树梢上晶亮的弯月,也缓缓躲藏在云儿身后,受不住这样的炙热。

不知道跑什么地方玩耍的白虎王和小穿山甲,此时从黑暗中出现在大树下,各自盘踞一方,不停的走动,守卫着这方的地域。

夜,是火辣的。

酒足饭饱,走路都生风。

墨离,墨银,丁飞情谁不是明白人,见此丁飞情只有狠瞪独孤绝几眼,拽过云轻,严厉的教导她不要太惯着他,而雪黎则是没什么表情,只是那神色更加的冷了。

第三日上,默克族人收拾好要贩卖的皮货,带着独孤绝等一行人朝羊城而去。

羊城乃是南域正北方向的第一大城,是进入幽城的直接通道,若它不准进,那想去幽城就只有从天上去。

这南域的地理位置很独特,不如秦国,齐国那样从四面八方都可以到达国都,它就只有一条道路,羊城乃相当于咽喉,它锁住了,那么一切就不要想了。

独孤绝等默不作声的跟着默克族长等一行人,在三天后进入了羊城,关卡处盘点的相当严密,若不是默克族长担保,他们除了硬闯,那是根本进不来。

“听说了没有,我们的圣女是假的?”羊城中最大的酒楼里,此时中午时分,坐满了人,正喧闹着。

“怎么没听说,我们当神一般崇拜的圣女居然是假的,这在幽城那边早就已经闹翻天了。”一粗鲁汉子大声道。

“可不是,我还听说那真的圣女已经被圣宗抓了回来,她居然早就嫁了人不说,还嫁的外面的人,简直岂有此理。”一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满脸愤怒的道。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一女子咬牙切齿的怒道。

“对,这样的圣女,该处以极刑,还有那个假的,枉费我早三炷香,晚三炷香把她供奉着,居然是假的,我呸,老子还给她磕了那么多头,霉气。”粗鲁男子一口大黄牙,口沫横飞的道。

“你们不知道了吧,我在幽城那边有亲戚,可是麒麟王手下的人,听说圣宗那边已经发布了决定,七天后,那真圣女和他们雪族一族人,全部在幽城圣宗寺庙前处以火焚极刑,全部烧死,因为他们亵渎了我们最圣神的宗室。”旁边桌子上一青年男子伸头过来加入道。

“好,该烧,这样的圣女我们不要,亵渎了神灵,还会给我们招来灾难,烧,全部烧死。”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大吼道。

“对,就是,该烧……”

“不洁……”

“烧。”立刻整个酒楼里的人都附和了起来,个个都是一脸义愤填膺的表情,极端的愤怒。

酒楼角落处的桌上,云轻闻言皱了皱眉,面色没什么变化,双眸中却流露出担心焦急的神色来。

丁飞情则摸着下颚,好可怕的舆论导向,不洁就亵渎了神灵,会给他们带来灾难,这样的言论引导,他们在赵国也有用,但是那里能够做到这个份上,这样全民皆反,对雪姬等人极为不利啊。

边想边看了雪黎一眼,没有什么神色变动,相当的沉的住气,丁飞情见此不由微微的挑了挑眉。

“难怪我们今年打猎只打了这么少,原来是圣女给我们带来了厄运,烧,该烧。”同桌的默克族长满脸愤怒的大声道。

“对,难怪收成什么的都不好,烧死,全部烧死他们去……”李克等几个年轻小伙子,立刻接了下去,对着他们刚才还崇拜的当神一般的圣女,此时却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的痛骂起来。

独孤绝听言不由狠狠的皱了皱眉,冷眸中闪过一丝杀气。

“我们赶时间,默克族长若是六天内带我们到达幽城,我们在分你们一层。”墨银二话不说,直接朝默克族长道。

默克族长一听与李克等对视一眼,眉眼中闪过一丝狂喜,当下一拍桌子道:“走,不吃了。”一边大步就朝酒楼外冲去。

独孤绝,云轻见此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直接起身跟着就走出了酒楼,七天时间,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昼夜兼程,虽然越是往南边走,这地域越是相对平坦,但是也还是群山起伏跌宕,要花费不少的精力。

且说独孤绝和云轻等昼夜兼程往幽城的方向前进,齐之谦这个时候也没闲着。

太子府被毁,齐之谦住回齐王宫,此时齐王宫里,齐之谦一贯儒雅的脸上闪过一丝绝对的震惊,唰的一身站起,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的玄知道:“什么,葬身火海?云轻死了?”

站在他身边,一直跟着他的近卫秋田,听言面上也闪过一丝惊讶:“不会吧,怎么可能?”

玄知忙道:“据探子回报,年关当夜,凤鸣殿大火,秦王后正在里面,独孤绝亲自冲进去找人,后来就没有在看见秦王后露面。”

“这不能说明什么。”齐之谦闻言缓缓坐了回去,皱眉敲打着椅子的扶手。

玄知也知道不能说明什么,见此接着道:“不过说来也怪,至那天后秦王独孤绝称病不早朝,所有事件经由楚云递交给他处理,这么一月多来都没公开露面过。”

齐之谦听之眉头更加皱的紧了,指尖点在椅子扶手上,沉声思考着道;“南蛮圣女来人拜会秦国,南蛮圣女怎么突然来拜会秦国?”

没有人回答,玄知,秋田等也都不知道。

指尖微动展开另一则消息,韩国雪王妃在回韩国的路途上被人劫走,至今杳无音信,生死不明。

齐之谦手指摩擦着手中的消息,双眸飞速的转动着,双眼望着晴空,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玄知和秋田见此都默不作声,他们太子殿下思考的时候,最讨厌任何人打扰。

“听说雪王妃很得云轻喜欢?”半响齐之谦突然想起什么的出声道。

“是的。”在凤鸣宫住了那么些日子,这可是连燕王后和魏王后都没有这份待遇的。

齐之谦闻言点了点头,收回望着晴空的双眸,看着眼前的玄知和秋田,缓缓的道:“我突然觉得韩三皇子上官劲和云轻很像。”

玄知和秋田一愣,他们倒没注意,这两人就没在他们面前一起出现过,而且这个跟云轻这边有什么联系?

把玩着手中的信纸,齐之谦闭上双眸靠在椅背上,雪王妃是南蛮人,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沉默了半响,突然脑海中光亮一闪,齐之谦突然唰的睁开眼道:“南蛮圣女,额间有樱花胎记。”

他博览群书,天下事他纵然知不了十分,却也能知八九分,先是没注意这个问题,所以一时不察,现下南蛮圣女突然派人来,他要是在不想起,就太没用处了。

玄知和秋田顿时一楞,这意思……不由脸色都是齐齐一变。

突然轻笑着摇了摇头,齐之谦伸手抚摸上身边的一具古琴,那是云轻当日离开丁家的时候,弹奏的那一丁家传家古琴,琴弦悲鸣具断,难酬知音。

抚摸着手中断了琴弦的琴身,他没有接上那琴弦,一直就这么保留,嘴角勾勒出豁然大悟的笑容。

“好一个丁家,好一个雪王妃,枉费我聪明一世,居然糊涂一时,樱花胎记,这不是南蛮圣女的标志,我居然一直没有联想到这里,该死。”抚摸着琴弦,齐之谦长叹了一声道。

“云轻,云轻,没想你来头这么大,南蛮圣女,居然是南蛮圣女。”摇了摇头,齐之谦眼中闪过又惊又无奈的神色。

他一直以为云轻是丁家人,所以千方百计用丁家来计算云轻,没想到到头来完全错了,他找错了对象,找错了凭仗,云轻不是丁家地位低下的无用之女,那是南蛮的圣女,南蛮偌大疆土的两王之一啊。

“太子,这……那秦王独孤绝,这个……”秋田被这消息吓了一跳,看着齐之谦一时间表达不清楚他的意思起来。

不过齐之谦却听懂了,当下微笑的神色一收,再度皱眉起来。

看样子,云轻死在凤鸣殿是假,肯定是南蛮的人使了手脚,否则什么时候不出事,就他们来了才出事,而现在独孤绝居然称病不早朝,这期间……

“不对,独孤绝不是称病,他是根本就不在秦国。”一念转过,齐之谦突然双眼一亮。

玄知,秋田素来知道齐之谦本事,推算之策十拿九稳,一听下瞬间脸上一喜,不及问原因,立刻道:“独孤绝不在,正是好时候,我们……”

齐之谦摆了摆手打断玄知的话,站起身来缓缓在屋内走动,淡声道:“他不蠢,这个时候离开秦国,若不是他有依仗我们动不了他,就是他有比目前对付我们更重要的厉害关系,更重要?有什么比我们还重要?”

皱眉缓缓在大殿中走动,玄知,秋田都退开去,不敢打扰。

“南蛮,更重要,该死的。”沉默中齐之谦突然神色一厉,一掌击打在身边刚好走过的柱子上:“南蛮物产丰富,云轻若为圣女,他秦国在有南蛮偌大疆土为凭仗,以后谁是他的对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齐之谦双眼中杀气一闪,立刻大喝道:“来人,备装,跟我去南蛮,想得到南蛮为凭仗,没那么容易。”一摔袖子,齐之谦大步就朝殿外冲去,居然是立刻就要动作了。

玄知,秋田见此对视一眼二话不说,他们的太子就是他们的神,他说的绝对不会错。

一时间,整个齐王宫立刻忙碌了起来。

两日后楚国王宫。

“云轻是南蛮圣女?”楚刑天盯着铁豹,满脸诧异。

铁豹握着手中齐之谦飞鸽传书传来的消息,皱眉沉声道:“是,依齐太子的说法和依据,不难猜想。”

楚刑天皱了皱眉,云轻居然是南蛮圣女,这消息来的太突然了,才知道秦王宫凤鸣殿大火,云轻久没露面,独孤绝也称病不出,还没来的及寻思里面隐藏的消息,齐之谦的震撼消息就到了。

铁豹善谋,此时沉声道:“对照独孤绝称病和齐太子的说法,独孤绝应该是已经去了南蛮没错,齐太子两日前已经朝南蛮去了,我想一切应该不是假的,齐太子这个人,若不是有万全把握和境况太过重要,他不会放弃现在对付秦国的好时机。”

楚刑天紧紧皱着眉头,点了点头,现在独孤绝不在秦国,若是他们在起兵攻打,就算灭不了秦国,也必重创与它,而齐之谦放弃这个机会,那就说明南蛮那边更加重要,重要到他来不及布置这边的一切。

当下沉声道:“若真如他所言,南蛮物产丰富,兵强马壮,那独孤绝若在得南蛮为臂膀,岂还有不亡我们之道,不行,这样寡人怎能坐视,来人,备行。”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铁虎,立刻快速退了下去,布置起来。

现下几国都疲弱,真要打,可能就是个两败俱伤,而眼前这形势,只有把一切危险孽杀在南蛮,这才是上上之策。

“本宫也跟你去。”门帘一掀,华阳太后突然走了进来看着楚刑天道。

“母后。”

“南蛮太危险,本宫不放心,你别忘了,轻儿的音攻是我教她的,徒弟如此,我这个师傅在差也差不到那去。”华阳太后相当坚决。

楚刑天见此深深的看了华阳太后一眼,半响后,缓缓点了点头。

华阳太后见此立刻转身就去收拾打点,云轻,我们南蛮在会。

一时间齐楚一太子一王,昼夜兼程朝南蛮而来。

而此时在南蛮的云轻等人,却正面临着南蛮四面八方的危险,这边都还在危机重重中,齐之谦和楚刑天却已经昼夜兼程的来了,南蛮,八方汇聚,风起云涌。

穿过山林,走过峭壁,整整六天时间几乎没有停歇一下,在第六日上云轻等一行终于赶到了幽城。

幽城,一座相当繁华的圣女势力下的都城,不是秦风的彪悍,不与齐风的儒雅,更不似楚国的大气,那是一种小家碧玉的温婉,一种散漫中夹杂着精干和犀利的内敛,藏而不露,重剑无锋。

别过默克族长一行,云轻等一行六人不及观看幽城的美貌,按着雪黎的指导,开始暗中与雪黎的人接头起来,一边尝试着联络飞林,暮霭等一行。

明日就是七日之期,雪姬及雪族人受火焚之刑之日,他们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了。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凤鸾九霄腹黑嫡女水乡人家吾皇万岁万万岁空间医妃:暴君蛇王极致宠有匪叶底青梅初熏心意世嫁阿莞妙偶天成农家俏厨娘炮灰攻略危宫惊梦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名门医女婢女为后,叹生离将心权谋天道修炼中庶难从命盛世嫡妃春暖香浓美人难嫁东陵帝凰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凤御邪神:冷情君上入后宫
完本推荐: 重生左唯全文阅读邪尊懒凰全文阅读死亡名单全文阅读天神主宰全文阅读驭兽道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我是鬼捕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神级矿工帽全文阅读超级邪恶系统全文阅读我的主神是团长全文阅读杏林春暖全文阅读钢铁皇朝全文阅读重铸清华全文阅读绝世武帝全文阅读道印全文阅读超神枪炮师全文阅读末世掌上七星全文阅读盖世巨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剑从天上来诸天投影超凡黎明网游之白骨大圣海贼之成就系统神话版三国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异能小娘子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有一张沾沾卡灵台仙缘这个地球有点凶快穿系统:反派BOSS别黑化!花娇前方高能杨小落的便宜奶爸美食供应商北宋大表哥盖世仙尊爆笑欢宠:反派BOSS有毒余生有你,甜又暖全球神武时代天道第一吃货我真不是学神逆天铁骑大符篆师极品阎罗太子爷寒门状元帝妃临天漫威里的德鲁伊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