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六国伐秦

寒风凌厉,转瞬之间几乎下降了好几度,白花花的雾气从口鼻间喷出来,在这方天地间酝酿起一片迷蒙。

“呜呜……”一声战场的号角声,伴随着轰隆隆的战鼓声,突然之间犹如从天地间秉射出来的一般,平地而起,急剧的响了起来。

这是战鼓声,交战了?

刹那整个骤行的军队,立刻鼓噪了起来。

还没从心紧中回过气来的云轻等人,第一时间一片愕然后,齐齐惊了起来。

“怎么回事?”一直在众人身边前行的上官劲,厉声大喝道。

“报告三皇子殿下,前面有埋伏,楚王已经跟秦军交锋起来了。”一传令员,飞速的冲了过来,不待接近几人,立时高声回答道。

云轻骤然眉眼一亮,埋伏,独孤绝已经做好准备了?

刹那,几人对视一眼,各自眼中都闪过一丝亮意。

“报,楚王请三皇子不必备战,直接前进。”

几人眼中的亮光才一显,前方的战报立刻又传了过来,几人心下又是一波动。

“前方遇见的是什么人?”上官劲沉着脸大声喝问道。

“不知。”传令官快速的摇头。

“报,楚王请三皇子殿后,燕赵左右包抄,魏国取代楚国为前锋,直击秦国酝擎关。”

“报,只是小股埋伏,不成气候,楚军已经压了上去。”

“报……”

一连串的奏报声一声接一声的传递了过来,本来寂静的只有铁蹄飞速践踏在土地上的行走声的寂静空间,此时好像被打开了一个大口,陡然喧哗了起来,战争的脚步来了。

“看来是酝擎关关内的兵力。”丁飞情听到几条报备后,皱眉分析道。

酝擎关外乃一片草原,毫无可依仗的地利,若是被欺到关外,则大势已去,把整个阵线拉长,推进到最前沿,给后方多一点时间就多一点准备,看来这酝擎关的守备也不是太愚蠢的人。

云轻听见如此的一声催一声的战报,整个心都提了起来,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突然低头沉声朝丁飞情道:“粮草在什么地方?”

丁飞情一见云轻如此相问,立刻明白了云轻的意思,五十万军队,加后方齐之谦的十万大军,攻伐秦国,若是粮草上有了纰漏,这五十万不用秦国怎么对付,就已经没有胜算可言。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是战争的铁律。

“太危险了。”丁飞情低声皱眉看着云轻道。

他们知道粮草的重要,楚刑天,齐之谦,和着这么几国的上将军皇子的,谁不知道粮草的重要,何况楚刑天前不久才吃了那么大一亏,想打粮草的主意,这可是比登天还难,其中危险已经不用多说。

云轻面上一片坚决,只抬头定定的看着担心的丁飞情,那清淡婉约的容颜,虽然被裹在一片甲胄中,却一点也不掩上面的坚定和决绝,火光若有若无的照射在她的脸上,酝酿起一片璀璨光华。

丁飞情看着云轻这样的脸色,已经知道不管说什么也打消不了云轻的念头了,她的铃铛,一旦决定,那就是到死也不回。

“我跟你去,否则你休想知道粮草在什么方向。”丁飞情见云轻执意,当下脸色一正,死死盯着云轻。

云轻闻言身形微微一动,深深的看了丁飞情一眼,缓缓摇头道:“姐姐,不行。”

“那你休想。”丁飞情铁硬的一点不让。

云轻听言不由咬了咬唇,丁飞情的意思她何尝不明白,这是担心她啊,粮草重地肯定是防守的严密又严密,现下她没有野兽群在身边,凭她一个人,或者还有飞林等人,实在是以卵击石,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她也明白此去危险,可是,她不得不去,只要能帮到独孤绝,哪怕上刀山,下油锅,她也敢去闯。

但是她岂能连累她姐姐,丁飞情现在身份不同,不同于飞林等自由自在的人,她的身份是韩国的上将军,她的身后是韩国,是跟她一点仇恨也没有,反而帮了她大忙的韩国,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的,一旦行差踏错,被发现出来,那后果姐姐会很痛苦的。

短暂的沉默。

旁边的飞林和暮霭见此对视一眼,无声的挑了挑眉,微微赞赏的看了一眼丁飞情。

“你们在我面前讨论这个问题,是不是太没把我放在眼里。”短暂的沉默中,一旁的上官劲突然压低声音冷喝道。

丁飞情顿时皱了皱眉,抬眼朝旁边冷着张脸,一脸怒火的上官劲看去,压低声音道:“三皇子,我妹……”

“你给我休想,你代表的是我韩国,我韩国百万人口的性命,难道抵不过你一个妹妹?你若是暴露,你对的起我韩国。”上官劲眉毛一竖,黑着脸瞪着丁飞情。

丁飞情顿时无语。

上官劲见此冷哼一声,扭头看着一脸清冷,本该飘渺脱俗的人儿,此时一脸的担忧和隐隐约约流露的伤情,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朝天翻了一个白眼。

“走,我带你去。”咬牙切齿的看着云轻,上官劲很是不愿的瞪着云轻。

“你……”云轻和丁飞情同时诧异的看着上官劲。

上官劲狠狠瞪回去两人,压低声音道:“看什么看,这队伍听你的又不听我的,我不在这里是经常的事。”

说到这突然冷哼一声道:“齐楚惹了秦国,却拉我们来给他做垫背,老头子耳根子软被说动,我凭什么听他的,给齐楚收拾烂摊子,休想。走不走,不走,我就不去了。”最后两句一扭头,纵马就朝旁边驰去,看起来很别扭。

韩国此来的军队全是丁飞情的人,三皇子虽然是名义上的监军,不过委实不派什么大用场,三天两头不在这是常事,军中各大将军副将的都习以为常,各国也知道韩国的军权是集中在韩王手上的,各皇子没有实权,此次虽然上官劲破例以监军的身份前来,不过众国也知要紧事找飞铃上将军,三皇子心性还小,十找九不在。

云轻见此飞快的一扭头看了丁飞情一眼,沉声道:“姐姐,小心。”说罢,扭头就朝上官劲的身后跟去。

丁飞情见此快速的一伸手,一把抓住云轻的手腕,一字一句的道:“给我安全的回来,否则姐姐一定不会饶过自己。”

云轻闻言心下一暖,对着丁飞情重重的一点头,推开丁飞情的手,纵马跟着上官劲而去。

身后的飞林,暮霭,对视一眼,一点紧张的神色也看不出来,反而眼底深处透露着绝对的兴奋,实在是胆大包天,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丁飞情看着眼前几人飞速的消失在人群里,不由紧紧的握紧马鞭。

黑色的苍穹下,只见一道火龙在平原上蜿蜒而去,在这漆黑的夜里,那么的显眼,那么的妖艳。

“粮草在楚军的队列中。”上官劲在角落处换上一传令兵的甲胄,朝着楚刑天所在的地方一边快马加鞭,一边低声朝云轻等人道。

因为此来,六国伐秦虽然全部都派的是精锐之师,但是赵,韩,魏,燕四国轻骑兵那是少数,多数乃还是步兵,只有楚国和齐国来的全部是骑兵,因此辎重一类的东西,大部分粮草,统一被归在了楚军的面前,由楚军分出车马与各国负责押送的人员一起押运,以免耽搁各国的行进速度,和分兵力量,更何况楚军本就为先锋,这些东西他都用的上。

楚刑天,云轻听着微微点了点头,什么话也没说,只催动马匹飞速的朝楚刑天的方向冲去,这个时候楚刑天正对上秦国的埋伏,他们正好可以浑水摸鱼也说不定。

旁边队列的士兵,见几人一身传递信息的士兵装束,以为其乃各国负责传递消息的士兵,因此如此狂奔也没人注意,任由云轻等一行飞速穿过赵国的兵阵,朝楚国所在的方向奔去。

战鼓轰鸣,马声长嘶,黑漆漆的平原上,楚国的军队前,此时刀剑相加,杀声震天,一片杀戮。

而就在楚国的身后,四国大军飞速的朝前奔袭而去,并没有因如此突兀的情况,而出现任何的停顿。

“这边。”上官劲看了眼一片杀声的战场,扭头就朝楚国的另一边奔去,云轻见此紧跟与上。

飞马纵驰而去。

楚军的身后不远处,一黑漆漆的军队映在几人眼里,云轻一见立刻就能肯定这队军队一定是押送粮草的,但见那黑漆漆的盔甲,与整个黑夜完全融入在了一起,楚国的军队中,除了隶属楚刑天亲自率领的黄泉铁卫,在无任何军队能够散发出如黄泉铁卫这般冷酷肃杀的气势。

而此时,这只充满了铁血肃杀的军队中央部位,正在激烈的拼杀着,那声声震耳的喊杀声远远的传了出去,他们也遇见了埋伏。

借着火光看去,埋伏他们的人,除了秦国人不做他人设想,此时秦国人分几个方向,不要命的朝被黄泉铁卫护卫着的队伍中央冲,但见血色四溅,人啸马嘶,一片惨烈。

“想到一块去了。”暮霭见此扬了扬眉头道。

“走,趁此时机。”上官劲压低了嗓子道。

前面有秦国的士兵拼死突击,他们趁乱深入里面,正好。

云轻和飞林当下齐齐一点头,六个人在混乱的场面中,横冲直撞的朝黄泉铁卫的队列中央而去。

杀声在耳边震天的响,鲜血在火光的照耀下,犹如在黑夜中绽放一地的妖艳迷花,人一个一个的从云轻等人的身边倒下,那扭曲的,带着不服,带着决然的脸孔倒在血泊里,溅起这片暗夜下最残酷的事实。

云轻紧咬着牙,一边虚晃着喊打喊杀,一边混杂在混乱中朝前冲,由于他们一身魏国甲胄,两边都没怎么注意他们,居然让他们轻松的给混了进去。

天助她也。

入目,马车,牛车,数不尽的汇集在一起,那上面高高堆积的东西,几乎比人还高,密密麻麻的,一眼几乎望不见边,这是,六国联军的粮草。

云轻一见如此情况,不由眼中光芒一闪,纵马就朝最近的牛车靠近过去。

暮霭见此一边挥舞着长剑,一边以楚国话大喊道:“正东面被破开了一道口子,大家快……”后面含含糊糊的只听的见他在吼,具体吼的什么众人都没听清楚,不过前面那句可都清楚的听着,此时不由齐齐一惊,朝正东面看去。

云轻和飞林本就在前,此时暮霭一吸引了守卫的众人,飞林一夹马匹飞速的冲上前去,一剑就朝那厚厚的布匹包裹着的粮草挑去。

沙沙,瞬间那包裹的从外面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布匹,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里面的东西犹如水流一般倾泻而出。

那颜色,那质量,不是粮草,飞林瞬间脸色变色。

“不对。”冲至另一牛车的上官劲,同样一刀后,看着流出来的东西,面上变色,唰的抬头朝云轻和飞林看来。

“不是粮草。”小左,小右同一时间也齐齐的低叫出来。

云轻看着袋子里流出来的那里是什么粮食,那是苍茫草原上有那么几处的沙丘上到处可见的沙子,细白,细白的,与粮食相差无几,但是确有天壤之别。

而那沙子也不过是表面的一层,只流淌了片刻就没有了,飞林一刀砍开,里面居然是棉花,最轻的棉花。

中计了,不是粮草,这不是六国联军的粮草。

疯狂的朝其他方向冲了几次,得出来的全部是细细的沙子,楚刑天押送的不是粮草,而是沙子。

燃烧不起,连霍乱军心都做不到的沙子。

云轻狠狠的捏住了手中握着的马缰,没有粮草,那粮草在什么地方?那粮草到什么地方去了?

暗夜下,本来甚是好躲藏身影,但是楚刑天的黄泉铁卫委实不是摆设,在对敌中还保持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云轻等躲藏在黑夜笼罩下的动作,迅速的被发现了出来。

刹那,整个这一片区的黄泉铁卫,飞速的聚集了过来,铁蹄声声,寒栗的杀气扑面而来。

“走。”飞林当即大喝一声,一把拖过云轻坐他身前就往外奔。

“假的,不是粮草,中计了,里面全部是沙子,不是粮草。”小左,小右见此立刻运起内力高声的大吼起来,在一片激战场中远远的传了出去。

那些拼死要冲进来的秦国士兵顿时一楞,脸上齐齐变色,不及多想,飞速的开始撤退起来。

狠狠的一咬银牙,云轻十指飞速的划上凤吟焦尾,充满了杀伐的琴声立刻响彻在这一方天空中。

无形的音刃四射而出,夹杂着冷冽,夹杂着决然的杀气。

周围包围上来的黄泉铁卫,只一个照面,立时被远远的击飞了出去,上官劲,小左,小右,暮霭,飞速合拢在飞林和云轻的身后,跟着云轻就往外冲。

琴声充满了杀气,激射而出,飞林拍马疾奔,朝着包围圈外狂冲,琴声激荡,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乱飙的无形音刃,刀刀直攻要害而去,没有留情,也不得留情。

琴声所过的地方,一地尸横遍野,硬生生的从黄泉铁卫的包围圈中冲出了一个缺口。

而那些拼死要灭其粮草的秦国士兵,见云轻这处如此厉害,立刻合兵一处,与云轻合力就往外冲,琴声狰狞,杀声震天,双方互相合作,无比犀利。

“走。”借着混乱和秦国的兵力,几人快速的冲出,一冲出来上官劲立刻高吼一声,当先就朝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飞林见此立刻拍马追上,在这敏感的时候,不能乱冲,而突围出来的秦国士兵,在暗夜下几转而出,飞速的退去。

不过顷刻间功夫,这方人马退的干干净净,黄泉铁卫立刻分兵,一边追击,一边直取攻击楚刑天主军的埋伏,到把云轻这几个小虾米给丢在了一旁。

云轻十指紧紧的扣住琴弦,面上一片冷冽,粮草不在这里?那在什么地方?楚刑天把粮草藏在什么地方?

“大量的粮草绝对不在燕,韩,赵,魏,四国手里,这点我可以肯定。”一边策马疾奔,上官劲一边沉声咬牙道,他手里只有少量的,够两三天食用的粮食,大量的粮草,都在苍茫草原的时候归结到楚军那里负重去了。

不在燕,韩,赵,魏四国里,那就是在齐楚两国的手里,楚刑天这里是假的,那真的粮草……

云轻脑海中瞬间一动,手底下意识的紧紧扣紧了凤吟焦尾的琴弦,不在楚刑天手里,那还用说在那里,一定是在齐之谦那里。

难怪那么爽快的停留在草原上,原来是为了安枕无忧的护送六十万大军的粮草前来,如此,独孤绝走了,她也走了,草原上还有什么人会打他粮草的主意,同时也免去拖延楚刑天速度的负重,齐之谦,好一个齐之谦啊。

“回去从长计议。”暮霭低沉着声音道。

“不。”云轻闻言咬牙一摇头,抬头朝着正南方看了一眼,沉声道:“留在这里我帮不了绝,我要去做我能帮忙的。”

此话一落,暮霭不大明白的皱眉,飞林却是明白了,计谋,齐之谦实在是个厉害人物,他们在怎么从长计议,都会在他的影响里,那么要从中跳出来,要想力挽狂澜,那就必须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还是那句话,一切的阴谋,在绝对的强力下,不堪一击。

“走。”飞林当即一拉马缰,朝着正南的方向就奔袭了而去,与着秦国的方向完全平行而去,小左,小右立刻跟上。

上官劲见此瞪了暮霭一眼,冷声道:“笨,他们两最擅长什么。”说罢,居然拍马跟了上去,真正不理会他的队伍了。

暮霭一听上官劲点拨,立刻明白了过来,不由眼中一亮,快速跟上。

寒夜北风,呼呼的吹着,战场杀声激励在这一片天空中,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北风呼啸,苍劲而阴森,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战场无情,荒原枯骨,一地血雨腥风。

这天越发的冷的无情了。

战火弥漫,六国伐秦。

酝擎关内,独孤绝一身盔甲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在寒风中冷冷的注视着正东方,那冷冽的杀气,在黑夜中越发的显的无情。

在他的脚下,无数的兵士往来奔走,各种应付攻城装备的器械被抬上了城楼。

然而在这样繁忙的奔走中,却无一人说话,只听的见隐隐约约命令发布的声音,一切整齐而有序,没有人恐慌,所有的人都很沉着,那高高的城墙上立着的人是他们大秦的王,还有何惧。

“陛下,六国联军离酝擎关还有二十里。”墨雨看着手中收到的消息沉声道。

独孤绝冷哼一声缓缓道:“如此急进,想一来就破我关卡不成,哼,还真当我酝擎关易攻难守了。”

“楚刑天攻我大秦,现下这个天气,他没有立足之地,只要我们拖上个十天半个月,这一仗我们就赢了。”墨雨看着黑夜中六国联军的方向。

独孤绝眉眼一冷,满含杀气道:“拖,不,寡人要他们来得去不得,我大秦岂是他们想攻就攻的,不重创他们,寡人就不叫独孤绝。”

身后的墨银,墨离,墨雨听言不由齐齐无比振奋,酝擎关确实是易攻难守,不过也要看是谁在守,是什么天气在守,独孤绝没来,他们到还担心,现下独孤绝坐镇于此,谁怕谁。

“墨潜。”不待他们发表意见,独孤绝突然皱眉喝道。

一直落在几人身后不远处的墨潜闻言立刻快步走了上来。

“回去都城,寡人始终觉得六国联军不完全是这样。”独孤绝头也没回,皱眉沉声道。

苍茫草原上消息不够灵通,看的不清楚,现下半天时间所有的情报都归了拢来,事实也摆在了他的面前,说不上哪里不对,只是对方非无能之辈,三十万对六十万,差距虽然是一倍,却没有绝对的压制力量,既然发兵攻打,如此不疼不痒,说不太过去。

“是。”墨潜听独孤绝亲自给他吩咐,不由一直冷沉的脸,几不可见的喜悦了起来,这说明独孤绝在信任他了,当下大声答应,快速转身就朝下冲去,连夜回京。

独孤绝一直没有回头,就那么直直的站立在城墙顶上,冷冷的注视着黑色的苍穹。

夜越发的黑了,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的。

不知道是一刻还是很久,远处蜿蜒的火光在微微深蓝的天幕中飞速的移动过来。

来了,六国联军来了。

高站与上的独孤绝眉眼中闪过无尽的锐利,一甩身后黑色披风,大喝道:“开关,迎敌。”

伴随着独孤绝的大吼,城门轰然打开,一对对罗列有序的士兵快速列队而出,银白色的盔甲,在天幕中泛着森寒的厉光。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炮灰攻略人面桃花笑春风东陵帝凰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望族嫡女十八钗兽妃凤惊天闺宁淑妃水乡人家小户千金清穿之皇长子腹黑嫡女农门锦绣商户人家不笑浮图皇上别闹凤鸾九霄独宠庶女狂妃妙偶天成爱莫能弃欢喜记事宠妻荣华医妃妖娆:邪王大人千千岁帝业缭绕
完本推荐: 天庭清洁工全文阅读铸圣庭全文阅读我是鬼捕全文阅读元素高塔全文阅读庶子归来全文阅读星期五有鬼全文阅读绝品武神全文阅读绝世战祖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盛世娱乐全文阅读九色元婴全文阅读养妖记全文阅读全职真仙全文阅读太虚神皇全文阅读重生唐朝当皇帝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真神无敌全文阅读不败战神全文阅读撼唐全文阅读葬荒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异界铁血商途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凌天战尊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大医凌然从1983开始金粉能穿越世界的武者这个地球有点凶来自山野的征服天命凰谋重生之最好时代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无垠明朝败家子召唤之最强反派神话版三国猎日雷神婢女为后,叹生离灵界,万物有灵都市超级医圣洪荒历电影世界私人订制王者风暴前任无双世子的崛起龙神至尊豪婿大魔王娇养指南造化之王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