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狭路相逢

那男子一见云轻也是微微一愣,就这么短暂的一楞,胳膊上就吃了一下,被对手在上面划了一条长长的刀口。

云轻一见不由微微一皱眉,五指在腰间的凤吟焦尾上一划,一连串的音刃飞速的朝那十几个男子射去。

坐马车顶上的飞林见此,不由眼中划过一丝光芒,要知道云轻生性淡泊,不理外界事,今番居然出手救人,这可算难得了,当下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热闹起来。

只听砰砰之声大作,不过一个照面间,那十几个男子砰的一声被云轻给远远的击飞了出去,众人顿时大骇,只一招就逼退他们,如此实力,当下一个对视,二话没说,不及追杀被他们围困的男子,屁滚尿流的看也没看云轻等人,狂飙的就逃了远去,那速度比来的时候快的多了,审时度势极快。

“哼。”那被追杀的男子见此,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长剑,对着居然二话不说就逃跑的一众人,忿忿的怒哼一声。

云轻见此缓步走上前去,看着眼前身形高大,但是典型还是男孩的男子,缓缓伸手拉过男孩受伤的手臂,一边轻轻的包扎,一边温然道:“怎么每次见你,你都如此?”

上次在秦国边境见到他,也是一身的伤,今日见此又是如此狼狈。

男孩冷哼一声,任由云轻给他包扎,嘴里却倨傲的道:“谁要你多管闲事。”

云轻见此轻轻捏了捏男孩的伤处,男孩顿时疼的抽了抽嘴角,冒火的瞪着云轻。

“要知道感恩。”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云轻微微摇头的看了眼冒火的男孩。

“偏不。”男孩忿忿的瞪了云轻一眼。

云轻闻言无语的看了男孩一眼,眉眼中有责备,却包含着亲切。

“怪事。”站在不远处的小左看着云轻的模样,伸手摸着下巴,眨巴着眼满脸稀奇的看着云轻。

“赞同。”小右酷酷的脸上也高高挑起了眉头。

“我说,小师妹,这谁啊?”小左扬声对着云轻就是一嗓子。

云轻听小左询问,不由一边给男孩包扎,一边抬头看了眼男孩,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上官劲。”男孩见此深深的看了云轻一眼,冷冷的扔下一句。

“不是吧,小师妹,你不认识?搞什么。”小左见云轻和那上官劲的神色,惊讶的睁大了眼,要说别人一腔热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有可能,云轻可从来不是这样的人。

而且,云轻那态度,是不是他看花眼了,亲切,那是亲切和温和,有没有搞错,云轻出了那件事情后,整个人都淡淡的,淡的几乎什么想法和情绪起伏都没有,今日居然待个她都不认识的人亲切和温和,奇怪,奇怪啊。

坐马车上的飞林,小右,连暮霭都一脸稀奇的看着云轻,虽然他们两个藏的深,一个面色不动,实在是不及小左如此惊讶外露。

“关你什么事。”上官劲见小左满脸震惊的看着他,不由脸色一沉。

小左不理会上官劲的怒吼,上上下下打量云轻和上官劲几眼,眨巴着眼看着云轻道:“小师妹,你不要那个……秦……那个……”

“闭嘴。”小右闻言直接就是一脚,这小左嘴里的绝对不会有好话,他可是了解他的很。

小左一个没防备被踢到马车门帘上,斜斜扑在上面,掀开了帘子的一角,露出里面的白虎王。

那正瞪着小左的上官劲一眼扫到里面的白虎王,冒火的眼陡然一眯,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一身温和为他包扎伤口的云轻。

“你的名字?”微微审视的看着云轻,上官劲突然开口问道。

“云轻。”云轻低头为他包扎着手臂上,肩膀上的小伤口,一丝犹豫也没有的报出名字来。

上官劲闻言眉眼一深,深深的打量了一派温软的云轻半响,突然眉眼一挑,大刺刺的道:“这还差不多。”

第一次接触的时候,靠在她身上离开药店,他就知道这穿着男装的男子,其实是女子,只是没有想到几月后在见,对方居然变成了那名扬天下,现在七国都在暗中寻找的奇女子,这一白虎可是暴露了她的身份,不过还好,没骗他。

云轻听之不由浅浅的一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就觉得这孩子看着亲切,从心底喜欢,自然不会去骗他。

“我跟我的人走散了,你跟我去找。”相当嚣张的话语,上官劲很有把握的看着云轻的眼,就是很肯定云轻会陪他去。

“走散了,你确定不是起了内乱,韩国三皇子殿下。”一直在一旁没出声的暮霭,突然看着上官劲慢条斯理的道。

上官劲闻言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暮霭道:“你是谁?”这一问无形就承认了他的身份,不知道是不是他本就无心隐藏。

“一介商人而已,贱名不足挂齿。”暮霭淡淡的道。

“商人?”上官劲眉眼一转,突然一亮,看着暮霭满脸精光的道:“天下第一商人,暮霭?”

“虚名而已。”暮霭一脸的淡然,居然就那么承认了。

“只要给的起价,什么生意都能做,暮字号的暮大老板,若这是虚名,那这三皇子的名号不是更虚。”上官劲眉眼中藏着一丝尖锐。

能以商人之名一眼看出他的身份,这个商人那可能是普通的商人,果然一猜就着。

暮字号,财力遍及七国,什么生意都做,只要给的起价位,就算是皇家的消息也能拿的到手,天下无数商旅中的第一人,势力绝对不能小视。

“说的好,天下什么不是虚的。”坐在车顶上盘膝看好戏的飞林,此时啪啪的拍了两下手,赞道。

上官劲侧眼看了飞林一眼,摸不清飞林的底细,只那么冷冷的看着。

“你有困难?”包扎好伤口后,云轻抬头看着上官劲,淡淡的问道。

上官劲见云轻询问,转头看着云轻淡然的双眼,突然出声道:“你为什么来这里?”

“那你又为什么来这里,三皇子殿下?”上官劲的话音才一落,暮霭突然插话进来看着上官劲。

上官劲没有理会暮霭,只瞪着眼看着云轻。

云轻一边为上官劲整理狼狈的衣装,一边微微抬头看了眼正西的方向,那里是秦国的方向,没有一丝语言,但是这一眼已经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上官劲见此冷哼一声,凶巴巴的道:“我说过我欠你一次,要不要帮我,跟不跟来,随便你。”说罢,扭头就走,那麽样委实跟个使性子的小孩一模一样,又嚣张,又别扭,还带着点赌气。

“跟上去,有问题。”飞林一个飞身落到云轻的身边,低声道。

“对,齐楚来赵,这个时候韩国三皇子也来赵,韩三皇子可是韩国内定的太子人选,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来目前混乱的赵国,来的不寻常,跟上去。”暮霭也一瞬间走到云轻身边,沉声道。

云轻闻言微微的点了点头,上官劲,这孩子连真实姓名都不隐瞒她,明知道只要稍微对各国皇室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的身份,却还是如此坦陈相告,可见心肠,不管这里面有没有问题,她定然是要帮他的,当下众人齐齐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上官劲与他的人怎么走散的,上官劲没说,云轻也就没问,只是跟着上官劲行走。

苍茫草原,出了庐州,就是一大片的草原,云轻见此,干脆不在给白虎王和小穿山甲坐马车,放了它们出来,这偌大的草原上不怕有人看见白虎王等。

一直冷傲冷傲的上官劲一见云轻把自己的马匹让给他,骑在白虎王身上,那双眼瞬间闪亮闪亮的,盯着云轻坐下的白虎王就是不肯走。

云轻见此不由淡淡的一笑,居然伸手拉过上官劲,一起骑在白虎王的身上,一前一后,犹如当日骑马离开那药铺一般无二。

上官劲一张酷酷的小脸顿时精光乱颤,面上绷的很不乐意,可那眸子深处的兴奋却整个的出卖了他,简直一叛逆期的小男孩模样,明明想的要命,偏偏要装作很不在乎。

草原上的苍劲秋风吹来,两张小脸几乎重叠在一处,那精致的眉眼,一尖锐酷傲,一淡然清雅,在秋风中纵虎远去,好生风姿。

小左见此不由好生不满,他和上官劲年纪差不多嘛,大家都十二三岁,为什么他这个小师妹对那个上官劲那么好,难道就因为当初占便宜要当师兄,失败啊,他也很想骑白虎王的说。

飞林见此似笑非笑的看了云轻和上官劲一眼,轻声道:“长的还真像。”

“我也觉得。”暮霭看了前去的两人一白虎,应了一声。

两人当下对视了一眼,交换过一个彼此才明白的意思,纵马跟在上官劲和云轻身后,朝茫茫大草原走去。

这厢云轻因为担心独孤绝进入了大草原,而独孤绝这厢,此时却高坐金銮,一派严肃。

秦王宫正殿里,独孤绝一身墨色镶金蟒袍端坐于正殿之上,珍珠王冠斜斜垂在额前,没有了铁色面具,那妖艳的俊艳绽放在空气中,就算已经见惯了两个来月,王宫正殿里的群臣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他们的大秦曾经的翼王,曾经的杀伐之王,太妖艳了。

不过那满身的凌厉之气,那不怒而威的震慑,那浑身犹如锋利的剑藏于剑鞘里,随时都可出鞘致命一击的气势,这不是他们的王是谁,这不是征服天下,让六国闻风丧胆的大秦翼王是谁,而现在这股锐利的气势,更加的沉淀了下来,越发的沉,越发的稳,越发的独霸天下。

“如此举动,必然是齐楚赵三国已然联合,陛下,我们大秦应该谨慎对待。”左相参着手中的折子道。

独孤绝看了眼递上来的折子,冷冷的道:“左相,你知道的太晚了。”

左相闻言立时恭跪与前,惶恐道;“微臣无能。”

独孤绝冷眸一扫,沉声道:“我大秦以并吞天下为宗旨,若是连第一手消息都不知道,何谈并吞,你们给寡人记住,若是对我大秦无用,寡人不会如上代秦王宅心仁厚,无用之人,寡人绝不会留。”

“是,臣等明白。”众朝臣立刻躬身齐齐应道。

独孤绝闻言缓缓的嗯了一声,沉沉的点了点头。

“有事早奏,无事散朝。”立于独孤绝身前的楚云,扫了一眼朝中的众臣,满是严肃的道。

以左相为首的文臣,此时对视了一眼,掌管礼部的上大夫,昂首抬步出前,躬身跪与朝堂之上,高声道:“臣有一事。”

“讲。”独孤绝袖袍一挥,沉声命道。

“今我王登基以两月,后宫虚悬,乃我大秦几百年未见,帝王主外,帝后主内,乃是规矩,请陛下册立妃嫔,以充后宫。”

独孤绝一听顿时眉头一皱,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无形的压力立刻笼罩了整个正殿,高高的台阶下,一众文臣不由齐齐低下了头来。

“陛下,礼部上大夫说的对,陛下是该充实后宫了。”吏部上大夫出列,低头敬声道。

“臣等附议。”一种文臣立时齐齐走出,恭恭敬敬站于大殿之中。

另一边一众武将以墨银,墨离,墨之,三人为首,此时三人对视一眼,齐齐低头,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保持着雕像的造型,那跟随着身下的一众武将们,见他们的将军都不说话,顿时也都齐齐不做声,哑然着,与一众文臣完全相反。

“这是寡人自己的事。”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大殿的正中,独孤绝微微眯了眯眼……

“陛下的事就是国家大事,陛下,祖宗有规矩……”

“是啊,立后纳妃乃是从古至今的规矩……”

“陛下,该纳妃了……”

总总言论,瞬间冲斥在大殿中,立后,纳妃,等等字眼,飘荡在空气中,包围着高坐与上的独孤绝。

独孤绝耳里听着一众文臣的规劝,眉眼越来越沉,越来越沉,一股肃杀之气,整个的笼罩在大殿中,殿上的群臣,无不微微一寒,不过却不怕死的谏言上奏。

站在独孤绝身边的楚云见此,不由暗自微微的摇了摇头,扬了扬眉头。

“规矩,什么是规矩,寡人的话就是规矩。”一声大喝骤然炸响在正殿之中,把一众规劝上奏之声齐齐堵死在一众文臣的嘴里。

“寡人说立就立,寡人说不就不,寡人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做决定,嗯。”重重的一个低音,大殿中的气温瞬间低下了几度。

独孤绝的脾性,大殿中的人谁人不知道,那可是冷酷肃杀出了名的。

“你们给寡人听着,你们站在这里,是为了跟寡人一起打这个天下,一起统一六国,一起名流千古,寡人仰仗你们的头脑,仰仗你们来帮寡人出谋划策,治理国家,而不是仰仗你们过问寡人的后宫,谁要是本末倒置,不知道站在这里到底要做什么,寡人就帮他想起。”

冷冽的话飘荡在正殿上,一众文臣刹那什么话都不敢说,低头瑟瑟发抖的站在当地,独孤绝的暴喝下,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反驳。

“那……那,陛下,燕国,魏国等国的公主,我们难道送回去,这个时候齐楚赵显然是联合了起来对付我们大秦,我们如能得燕,魏等的支持,也不怕……”

“一个女人能改变什么?我大秦立国之本,难道要靠娶这些女人才能继续下去?和亲,我大秦还没沦落到这个地步,还是你们认为寡人要靠拉拢这些女人,才能安坐与上。”

砰的一掌拍上玉石镶金王位,独孤绝怒了。

“臣等不敢。”一众文臣刹那被吓的齐齐跪伏与地,齐齐颤声道。

一瞬间,大殿中一片死寂,肃杀之气狂飙。

“陛下,礼部上大夫,左相等也是为陛下着想,虽然是管的宽了点,但是用意还是好的。”温润的声音响起,楚云躬身朝暴怒的独孤绝道。

独孤绝眉眼含威,冷冷的扫了一眼底下瑟瑟发抖的群臣,满含威严的道:“以后为寡人着想就着想在朝政上,只要是为我大秦好,寡人绝不怪责,但是谁在指手寡人后宫之事,就别怪寡人无情,退朝。”墨色的宽袖一挥,独孤绝唰的立起,转身大步而去。

楚云见此连忙快步跟上,正殿中一众文臣额头冒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墨银见此摇摇头道:“各位大人下去做事吧,若是为大秦着想,秦王纵然发怒,却也不会怪责,只是以后最好明了,我们现在的秦王,可不是个能拿规矩就能压制的人。”说罢转身与墨离,墨之朝后殿走去。

大殿中的一众文臣不由长长吸了一口气,面面相觑一眼,挥去额头上的汗,各自摇头退下,以后这后宫之事,他们绝不敢过问了。

进入后殿,朝内宫走去,独孤绝一边走一边头也没回的沉声道:“人找到了没有?”

跟上来的墨银,墨离,墨之对视一眼,齐齐看向一旁的楚云,同时摇头。

楚云见此揉了揉眉头,尽量把语速放的平缓道:“陛下,还没有消息。”

“饭桶。”独孤绝唰的一声转过头来,怒目瞪着墨之,墨银,墨离三人。

墨离见此低着头道:“当时太混乱,我们没有注意云姑娘的行踪,现在在找,实在是有点不好找啊,齐楚那边都没有消息传过来,应该不在齐国和楚国,这个……”

这天下这么大,云轻要存心不让人找到,这还不好办,秦国虽然有无数的奸细隐藏在六国,但是那都在皇室里,谁在民间安排奸细,这没在齐楚等国的皇室,又没听见有什么民间消息,如何找啊?

独孤绝听言面色铁青,一拳狠狠的击上身旁的假山,假山顿时被直直击飞半边,轰然一声倒下,碎成几块。

墨银,墨离,墨之见此暗自对视一眼,齐齐低头。

楚云见此咳嗽一声看着独孤绝道:“陛下,这事墨潜既然在做,绝对不会有始无终,我们那时候没注意,他不可能没注意,不如去天牢问问他,也许……”

“墨潜,墨潜。”独孤绝咬牙切齿的念了两声,转身就走,楚云,墨离,墨银,墨之等见此,立刻对视一眼,快步跟上。

秋风萧瑟,秦靠近西部,那深秋的滋味到还不怎么浓重,不比相对靠近北面的赵国草原来的秋寒料峭。

苍茫草原,此时满原的秋黄,本来碧绿的草地,现下已经衰草连天,黄成一片,不见生机,反生垂败之气,放眼看去,一片荒凉。

“过了前面的土衣坡,就到了与长城外接壤的呼啸草原了。”暮霭纵马走在荒凉的苍茫草原上,指点着前面的去处。

已经在这苍茫草原上走了七八天了,如此直接穿越草原,不走腹地城镇,直线穿越至靠近长城的地界,虽然不知道上官劲与他失散的人到底在什么地方才能会和,但是却也没有影响他们本来预订的路程。

“呜呜……”暮霭的话音才落,一阵号角声突然响起,几乎就在耳边,众人顿时大骇,齐齐勒马停住,什么意思,如此激烈的号角声,是进攻的号角,谁在这里开战?

几人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翻越前方起伏的高坡,高高在上的看去。

只见高坡下方黑压压的铁色盔甲泛着阴森的光芒,正闪烁在这一片天地间,无数的人,一眼看去几乎看不到边际,正在呜呜的号角声中,激烈的拼杀着,疯狂的混战着,一地鲜血,一地杀戮。

“楚国的粮草队伍。”飞林高坐马上看着下方身着铁黑色盔甲的队伍,微微惊讶的道。

但见被围困在中间的楚国军队,队伍里面有很多马车,牛羊,托运着大量的粮草,这是楚军的供给,整只队伍怕没有上万之众,这应该是供应楚国十万大军的粮草后备队。

“这是谁,居然断楚军的粮草,如此深仇大恨?”暮霭看清楚后万分的惊讶,要知道这是在赵国的腹部,在里面纵横的除了齐楚就是赵国的军队,都是自家人,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厉手。

而看阵势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阵容强大而犀利,手段极狠。

要知道行军打仗,粮草先行,这一个万人粮草队,押运的可是十万人的粮食,要是把供给楚军的十万粮草全部断下来,不用上阵杀敌,就可以叫他们全灭。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嫡妻不好惹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名门贵妻佳偶天成凤鸾九霄种田山里汉:神医美娇娘独宠庶女狂妃商户人家似锦女帝本色医妃妖娆:邪王大人千千岁春暖香浓农家俏厨娘六宫凤华国色生香小户千金本宫身边趣多多名门医女穿越三从四德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妙偶天成回春帝后步步莲华皇上别闹初熏心意天降萌宝:粉嫩娘亲,求收养!
完本推荐: 特种神医全文阅读叶底青梅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风月天唐全文阅读大宝鉴全文阅读神级投资全文阅读大药天香全文阅读绝色生香全文阅读九棺全文阅读神武觉醒全文阅读天才相少全文阅读战武乾坤全文阅读极品戒指全文阅读九色元婴全文阅读醉迷红楼全文阅读养妖记全文阅读末日边缘全文阅读岩武天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家有悍妻怎么破天降横财大医凌然清穿之皇长子神话版三国医者父母来自未来的神探黑夜进化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婢女为后,叹生离快穿系统:反派BOSS别黑化!余生有你,甜又暖盖世仙尊晨兴传/gl捡了一个鬼世界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武神皇庭三界红包群修真从武侠开始神运仙王乘龙佳婿如意小郎君苍穹之上穿梭时空的侠客召唤之最强反派从1983开始大道朝天帝霸凤鸾九霄豪婿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