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兽妃 >> 算账

摸着手里的玉佩,云轻抬眼看了眼离开的齐之谦,微微沉吟了一瞬间,就朝远处的独孤绝看去,她记得,独孤绝曾经跟她说过,在有下次单独跟人离开,那就别怪他不客气,心里很想见姐姐,但是也不能不支会独孤绝。

那想抬眼看去,不过顷刻间功夫,刚才还站在独孤行身边的独孤绝已经不见了踪影,环顾四周一眼,那楚国的来使铁豹也不见人影,这是……

“跟他去。”正微微皱眉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她身后站立的楚云,突然倾身与前,一边做递东西给身边的晨妃模样,一边低声飞速的扔下三个字。

云轻乍然听楚云的话,一转念便已明白,楚云能这么说,自然是独孤绝的意思。

想来这里是秦王宫,岂是那燕王宫可以比拟的,齐太子纵然有通天的本事,恐怕在这秦王宫里也发挥不个出来,更别说什么奸细外人,满宫跑的可能性,除非是独孤行和独孤绝放他们在里面跑。

而且,上次婆婆那消息来的蹊跷,她只是过猜测,自己也不敢肯定,而这次齐太子与姐姐本就是一路,姐姐是齐太子的太子妃候选人之一,一起来,想来也没什么。

一念定下,云轻抬眼看了眼已经走的快不见踪影的齐之谦,缓缓起身跟了上去,独孤绝既然知道,那就不能算没跟他说了。

穿过乾坤宫的后殿,朝着东北角行走一阵,云轻见齐之谦并不往宫外走,而是朝宫内东北角而去,行动间相当的随意,好像在逛秦王宫一般,自然的紧,当下也不多言慢步跟来。

一路来来往往很多宦官,不过齐之谦走的随意,来往宦官见此也不过问,只淡淡而过,却是在引人注意的同时,又没引人过分注意,心思可见一斑。

穿过朱雀宫,入眼便是一小小的湖泊,岸边杨柳迎风招展,微风吹来,带着丝丝凉爽之意。

“我就知道你会跟来的。”站在一株杨柳树下,齐之谦微笑着看着走近的云轻,眉眼中都是温和。

云轻缓步上前,淡淡的道:“姐姐呢?”

“跟我来就是。”边说边抬脚朝湖泊边上一大殿走去,一边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着云轻温和道:“不会害你的。”

云轻闻言并没做任何言语,缓步跟上,她只是想见见她的姐姐,害她?也得有那个本事在独孤绝眼皮子底下害她才是。

一前一后步入东北角上的庸和殿,两人才近前,殿门啪啦一声打开,齐之谦顿住脚回头看了眼云轻,笑着道:“来。”边说边踏步入了殿去。

云轻看了眼庸和殿的名字,微微挑了挑眉,这齐太子在秦王宫还有这本事?能在这什么殿内做手脚?

却不知道,这庸和殿乃是独孤行款待各国使节所住的地方,今齐太子身份尊贵,因才开了这偏殿中的正殿给他住,算是应他身份,因此来往众多宦官,没有任何人质疑齐之谦往这里走。

灯火闪烁,一殿半明半暗摇曳的灯火,照耀的庸和殿明亮中,带着点黑暗。

云轻步入庸和殿,抬眼看去,殿内盘龙柱旁立着两个侍卫打扮的人,低着头,看身材显然是男子,云轻不由站定在大殿门口,淡淡的道:“人呢?”

“进来说话。”齐之谦转过身,亲自关闭了殿门后,方走到云轻的身边,满面微笑和歉然的道:“丁叮,看看他们是谁?”

话音落下,那两个低着头的侍卫各自抬起了头来,映入云轻眼中,乃是两张曾经很熟悉,不,也不是很熟悉的脸。

一张上面皱纹密布,虽然保养的好,但是五六十岁的年纪,也不会年轻到那里去,另一个相对而言要年轻一些,四十来岁年纪,看上去还不显老,颇有魅力。

居然是,丁博然,丁茂申。

云轻见之,眉眼中平淡依旧,一摔袖子,转身就走。

“孙女儿。”

“女儿。”

那侍卫装扮的丁博然和丁茂申,一见云轻动作,立刻朝云轻扑了过来,脸上神情又是愧疚,又是惊喜,激动的道。

齐之谦拦在云轻身后,见此定定的看着云轻,轻叹一句道:“丁叮,听我说一句,他们毕竟是你的亲身父亲和爷爷,自己一家人,能有多大的恩怨,你离开这么多年,他们早就后悔之极。前些日子我听起回来的丁飞名说起你的踪迹,便带了他们来,丁叮,给他们一个机会悔过好不好?父女亲情哪有隔夜仇的。”说罢,对着云轻微微一笑,转身退后到门边。

“正是,女儿啊,当初是为父做的不是,为父也是一时心急和气怒,委屈了我的好女儿,是做父亲的不是,女儿,原谅父亲可好?”丁茂申一听齐之谦话音落下,立刻打蛇随棒上的快速开口道。

那双目通红,眼中流露出万分迫切和懊悔的神色,满脸的哀求,几步冲上前,就去拉云轻的手。

云轻什么话也没说,见此淡淡的一甩袖子,拂开丁茂申拉过来的手,丁茂申见此嘴角抽了抽,颤巍巍的不敢在伸手去拉云轻的手。

一旁跟着走过来的丁博然见此,一步跨在丁茂申的前面,不动声色的挡开丁茂申,背在身后的手,暗中狠狠的拽了丁茂申一把。

丁茂申顿时低头,刚才的话他说错了?

而丁博然看着一脸淡然的云轻,那精光乱灿的双眼,瞬间一片热泪涌现了出来,颤巍巍伸手擦了一下激动的眼中流露出的老泪,看着云轻,双唇颤抖着道:“天可怜见,今日终于见到我的乖孙女了,乖孙女啊,太子殿下说的对,父女亲情那有什么隔夜仇啊,你当时一离开我们就后悔了,你不知道,我们几乎把整个云城都翻了一个底朝天。当初是我们的错,可你也给我们一个悔过的机会好不好?这么多年,我们内心一直煎熬着,就怕你在外面出什么事,你才多大的一个人啊,这外面世道又是如此的艰辛和混乱,我们那个担心啊,万一出了什么事,那怎么得了,你可是我们丁家的宝贝啊。幸好,幸好,现在知道你无恙,我们这颗心终于是落回到了肚子里,哎,这么多年了,人都急老了一圈,现在好了,做爷爷这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终于在有生之年见着你了,哪怕现下就是死了,也瞑目了。”说罢,再度擦了擦眼泪,那副欣慰的样子,好似眼前真的站着他的命根似的。

丁茂申连忙接过话来道:“可不是,你的娘亲因为这事情,几乎哭瞎了眼睛,天天在我们耳边念叨着你,说你那么小,又受了伤,有个三长两短的,她也不活了,当初是她的错啊,女儿啊,这是父亲和你娘亲的不是,我们错了,你原谅我们吧。”

浑浊的泪从通红的眼中流出来,划过混扎着悲切和悔恨的脸颊,那脸上的神情悲痛,懊悔之至。

然只字不提当年的事,只是说他们错了,为什么错,错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错,却好似老年痴呆了,不记得了。

云轻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两个人,瞧了一眼边上跳动着的烛火,烛火不断的颤抖着,闪烁着,本来应该明亮的光,却怎么的暗淡了。

丁茂申见云轻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怒,脸上什么神色也没有,揣摩不到云轻到底在想什么,低着的双眼微微一动,突然上前一步,朝着云轻咚的一声一步跪下。

云轻见此一个转身斜斜踏开一步,不受丁茂申如此大礼。

丁茂申见此跪行两步,泪眼婆娑看着云轻痛哭道:“女儿,是父亲对不起你,是父亲的错,你打我骂我都好,父亲都受着,是父亲活该。”说罢扬起手,反掌就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重重的两个耳光,打在那老脸上,迅速浮起两个五指印。

云轻见此不由微微皱了皱眉,丁博然人老鬼精,一见一直神色无一丝波动的云轻微微皱了皱眉,立刻一边流泪,一边也跟着在丁茂申的身旁跪了下来,喘息道:“爷爷也不好,让孙女吃了这么多年的苦,爷爷也有错,孙女啊,求你看在我们是骨肉至亲的份上,原谅爷爷和你父亲吧,回来吧,我的孩子,回家来。”

“是啊,女儿,让父亲弥补这么多年对你的亏欠吧,给父亲一个机会,女儿,回家来,我们一家团圆。”

家,何其遥远的词语,何其陌生的东西,家啊,她能够拥有吗?拥有的起吗?云轻看着窗棂没有说话,家啊,她这一生都期盼的东西。

“漂泊了这么多年累了吧?”不知什么时候齐之谦走了前来,微笑着看着云轻,语重心长的道:“家,始终才是避风港,家人有摩擦,有误会,但是哪能记恨一辈子,怎么也是血浓于水,回来吧,不管你在那里,丁家才是你的根啊。”

“是啊。”丁博然连连点头,紧紧的看着云轻道:“孩子,我们欠你的,以后的时间里,我们会加倍的对你好,我们是糊涂过,但是请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弥补我们曾经的糊涂,孩子,回来吧。”

云轻看着一脸祈求看着她的丁博然,眉眼中闪过一丝波动,家啊。

丁博然人老成精,立时收在眼里,瞬间眉眼一亮。

丁茂申也极精明,一见有戏,立刻满脸激动的道:“女儿,回家,我们回家,回齐国去,不要待在大秦,这里是野蛮人住的地方,他们配不起我的女儿,回家来。”丁茂申一边泪眼婆娑的看着云轻,一边朝云轻伸出手来。

微微波动的心沉了,那丝深潭表面微风吹起的一丝皱褶,平静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仍旧是那片淡漠,或者说更加的古井无波了。

齐之谦,丁博然,丁茂申都是精绝人物,立刻感觉到云轻那微微波动的情绪沉寂了,这样的表情不是他们要的。

当下丁茂申有点急了,没多想连忙讨好的道:“女儿啊,不要跟那个什么翼王成亲,那就是个吃人的恶魔,凶残成性,他们肯定是利用你,看着你这么本事,所以想方设法的留下你,帮他们,女儿,千万别上他们的当,回来,回我们齐国来,别稀罕他们这什么翼王妃,我们太子对你这么好,你回来太子妃肯定……恩。”

话还没说完,跪在他身边的丁博然,狠狠的在他背上抓了一把,低着的头面下,眼角狠狠的瞪了丁茂申一眼。

你这个混账说的什么话,活了几十年,时间活到猪身上去了。

丁茂申看着从丁博然眼角传递过来的话,脸色瞬间一变,微微扭曲着低下头,不敢在言。

好冷,明明是夏末时节,为什么会这么的冷呢?云轻轻轻打了个寒战,缓缓的笑了,是她错了,明明不该奢望的东西,偏生还要去奢望,这冷,无关时令,无关风月,只是从此真正死了这条心了。

笑容无比的轻灵和高贵,好像那盛开的兰花,夺人呼吸,可是却清冷逼人,没有一丝温度。

齐之谦立刻感觉不对,面色微变,踏上一步看着云轻,正色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一切以你喜欢,我只是觉得亲人毕竟是亲人,亲人和家的感觉,是别人代替不了的,所以才把他们带来,误会当面说清楚就好,没其他的意思,你别多想。”

“是啊,是啊,乖孙女你……”

“说完了吗?”轻轻淡淡的四个字,突然从空中飘落,降洒在一殿空气中。

齐之谦闻言皱了皱眉,丁博然和丁茂申则眨了眨眼,抬头看着云轻,这还是云轻自进殿内,第一次说话,丁茂申当下连忙点点头,又觉得不对的摇摇头。

“若我没本事,今天你们也不会站在这里吧。”云轻缓缓的扫了跪在地上的两人一眼。

丁博然和丁茂申同时神情微微一僵,立马快速的摇头,连呼不是。

云轻看着眼前的两人,半响缓缓笑了笑,那笑看在齐之谦眼里,却觉心上一紧,与那日第一次见云轻的时候,琴断树倒之前那淡然的一笑,何其相似,不由冲口而出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飘渺的笑容转瞬即逝,在眨眼已然淡漠如风,云轻没有在看那做戏的两人,淡漠之极的道:“我叫云轻。”

丁博然和丁茂申一听,不由暗自对视一眼,暗自心惊,这是……

“以后别来找我,我不喜欢你们。”一向清冷的云轻,不会粗言陋语,一句我不喜欢你们,已然是她讨厌的极限了。

不在理会那两人,云轻转头看着站在身边的齐之谦,冷冷的道:“姐姐呢?”

“飞情在家里,等你呢,孙女儿,你……”

“我没有问你。”云轻头也没回,只淡淡的看着齐之谦。

齐之谦见此沉吟了一瞬间,看着冷漠的云轻道:“当年你离开的时候,你姐姐遍寻不见你,只留下一书,什么时候找到你,什么时候就回来,现下行踪不知。”

云轻一听骤然一楞后,半响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微笑,犹如寒冷的冬天茫茫白雪中,一缕破开厚重乌云的阳光,温暖,柔情,齐之谦看的心中一荡。

“我知你与丁飞情交好,若是以丁茂申的名义请你,你多半不会前来,因此用了丁飞情之名,还望你不要着怒。”齐之谦看着云轻,很坦白的道:“你不跟我们回去吗?回去一起去找丁飞情,丁飞情知道你回来了,定然高兴的很,一定会自己回来的。

云轻抬眼看了齐之谦一眼,淡然道:“回去,回哪去?这里才是我的家,姐姐知我在这,自然会来,我自会等她。”说罢,一挥衣袖转身就朝关闭的殿门口走去,淡然而坚定。

齐之谦看着云轻的背影,一瞬间,与当年那转身离开的背影重叠在了一起,今日若是离开,那么会是永远吧,不,已经失去一回,岂能在失去第二回。

“你就那么信任独孤绝?他难道没有骗你?你姐姐的事情,他可从来没告诉你。”盯着云轻的背影,齐之谦突然跨前两步,挡在云轻的身前,他刚才把丁飞情的事情说出口的时候,云轻那骤然的一楞,没有瞒过他的眼,云轻不知道这事。

云轻抬眼看着挡在眼前的齐之谦,缓缓的道:“那又如何?”

她确实不知道姐姐在她走后就离开了丁家,当年心伤而走,婆婆极是维护她,任何与丁家有关的消息,都不跟她说,也不带她与人多的地方走,这么多年行下来,她也习惯性的不在理会齐国的事情,更何况游走这么几国,能传言的不外乎真正厉害的人,惊动的大事,区区丁家在齐国也许算回事情,在其他六国算来,并不算什么,因此一直不知道姐姐离开的消息。

“你……”齐之谦听云轻的反问,不由一愣,怎么也没想道云轻会如此反问。

“孙女儿,不管你叫丁叮,还是叫云轻,你总归流的是我们丁家的血,是我们齐国的人,若你没本事也就算了,现下你出人头地,不为齐国,反帮秦国,这可……”

“还要我在一次还命给你们?”淡淡的嘲讽展露在嘴角,云轻扭头冷冷的看着丁博然。

丁博然闻言一楞,面色一红,如此老辣的脸皮,居然也挡不住红色的外露,微微尴尬。

要知道,那日他们确是有拿云轻抵命的意思,暗伤齐太子,若是云轻的娘被逼出来,牵连大不说,追究下来定然是没命,反之,云轻无用,被杀了也就杀了,那知齐太子却放了云轻一马,只断了筋脉,但是他们确实是这样想的,没想今日被云轻如此一提,在厚的脸也不仅微微一红。

齐之谦见此面色一沉,眼光一扫丁博然和丁茂申,沉声道:“在?什么意思?”

云轻没理会齐之谦,淡漠之极的看了丁博然和丁茂申一眼,转身就走。

“站住,你始终是齐……”

砰,丁博然一句话还没说完,那紧闭的殿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一脚狠狠的踢开,梨花木雕刻的大门,瞬间被强大的力量整个踢成几块,炸裂着朝殿内的丁博然和丁茂申射来,夹杂着雷霆之威。

丁博然和丁茂申瞬间脸色大变,两人都是音攻中人,音攻厉害,武功却是一般,此时骤然之间夹杂着凌厉之气的攻击扑至面前,来不及用音攻,仓促之间只来得及双掌齐出,硬碰硬的朝那射过来的殿门接了过去。

一声闷声碰撞,丁博然和丁茂申瞬间如断了线的风筝,砰的朝后飞去,狠狠的撞上了庸和殿的盘龙大柱,只见一道血色从半空洒落,在光洁的庸和殿中,洒下一条血线。

大门开出,一身杀气的独孤绝冷冷的站在当处。

“那又怎么样?”冰冷绝杀的暴怒之声响彻在殿内,独孤绝一个闪身来到云轻身边,一把搂住云轻的腰,整个的把人抱在了怀里。

他才去处理了一下铁豹那边的事情,赶过来,就听见这样的话,该死的,他的云轻肯定又伤心了,说了不会让她在伤心了的,该死。

从盘龙大柱上缓缓滑下跌倒在地面的丁博然和丁茂申,一边吐血一边看着来人,当见着是独孤绝时,脸色瞬间惨白,是独孤绝来了,他们怎么抵挡的住独孤绝,那个威震七国的翼王。

云轻见独孤绝来了,不由轻轻的把头靠在独孤绝的怀里,遮挡住整个视野,她不想看见他们。

“我们走吧。”轻轻抓住独孤绝的衣袖,云轻疲倦的闭上眼睛。

“王爷。”独孤绝还没出声,跟着独孤绝踏步进来的楚云,此时快速附耳与独孤绝耳边飞速言语几句,独孤绝本来铁青的脸,现下一片狂怒,那通身的杀气,无形的秉射而出,直取对面的丁博然,丁茂申两人。

他晚来两步,前面的没听见,但是并不表示跟着暗中追过来的楚云没有听见,在他的地盘上还敢欺负他的人,走,往哪里走,今天这账该好好的算算了。

“丁博然,丁茂申。”冰冷的声音,仿若从地狱而来,阴寒冷酷的笼罩在丁博然和丁茂申的周身,杀气,回荡在整个庸和殿。

喜欢兽妃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兽妃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兽妃最新章节 - 兽妃全文阅读 - 兽妃txt下载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农家俏厨娘步步莲华清悠路春暖香浓危宫惊梦六宫凤华天道修炼中大齐帝国盛世医香空间医妃:暴君蛇王极致宠重生之驸马请入瓮叶底青梅食色满园凤鸾九霄凤惊天炮灰攻略古代穿越日常重生空间守则将心权谋独宠庶女狂妃侯门继妻水乡人家原配宝典嚣张俏妃:太子殿下求翻牌将门男妻御宠医妃
完本推荐: 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战武乾坤全文阅读灵车全文阅读全职鬼才全文阅读重生潜入梦全文阅读寒武再临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大圣道全文阅读天才相少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叶底青梅全文阅读超级邪恶系统全文阅读重生七零男知青全文阅读大器宗全文阅读异世终极教师全文阅读神魔系统全文阅读帝道至尊全文阅读驭兽道全文阅读仙灵图谱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奶爸的异界餐厅尚书大人易折腰修真聊天群秘宝之主捡了一个鬼世界至尊剑皇万道剑尊从艺术家开始都市剑说超神制卡师天命凰谋长宁帝军网游之白骨大圣伏天氏倾世绝恋:腹黑神医妃天行战记天道图书馆永恒圣帝这个地球有点凶电影世界私人订制超神机械师重生男神宠妻忙万古神帝不灭战神轮回乐园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神医弃女美食供应商大医凌然

兽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兽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兽妃txt下载手机版 - 周玉的全部小说 - 兽妃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