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天书吧 >> 鱼不服 >> 力难挽溃军

天光黯淡, 暮云低垂。

天授王大军像潮水一般汹涌推进,转眼就将南平郡府城围成了孤岛。

城外树木被荆州军砍伐殆尽, 地面也被破坏得千沟万壑,似一道道难看的疤痕,又仿佛是突出海面的礁岩,在铺天盖地的巨浪里勉强可见, 顷刻间就消失无踪。

逆军将装满泥沙的独轮车推入陷阱壕沟,又铺设木板供人通过。

这些东西都是他们从华县带来的,华县距离府城只有半天路程,一路运来并不费事。

城内守军看到辛苦布下的第一道防线就这么没了, 都是又惊又怒。

“岂有此理!”在城头坐镇的马将军恨得差点去找荆州权贵算账。

之前都说是天授王大军是泥腿子, 是饿得眼睛发红的流民,看着势不可挡,其实只要撑住了头几波攻势,流民肚里无食心中发慌, 自然就去别的地方了。

这里城墙高城深,城里的粮草跟兵力都不短缺, 又得了荆王跟诸多世族的通力支持, 韩将军脑子一热,想着富贵险中求, 家族振兴在他一肩,于是接下了这份差事。

结果都没打, 只这一个照面, 韩将军就想骂人了。

“活见鬼的乌合之众, 这明摆着的兵法治军,看这队列,是不懂兵法的将领带出来的吗?”

早有准备带上了泥沙木板填壕沟,没有踩踏,还能保持一致协力合作,韩将军觉得自己手下的荆州军都没有这等本事,顿时叫骂起来。

守城士卒本来就紧张,再听到这动静,顿时惶惶。

几个副将勉强补救道:“……应该是那些邪门歪道的旗帜在搞鬼,愚众盲信,跟着走罢了,哪有什么兵法。”

“没错,铺桥架路再利索也不能证明是精兵,逆军是益州出来的泥腿子,那边山道险峻,没准早就习惯了这一套。”

扯到这里,他们快要把自己说服了。

没错,肯定是这样,否则怎样解释一群肚子都吃不饱的流民横扫了整个荆州。

必定是最先低估了他们的战力,然后看到逆军的阵容又高估了他们的本领,吓得避战甚至逃跑。

韩将军狠狠唾了一口,脸色好转,发出一连串命令,弓箭滚石擂木全部准备妥当。

他想着这是傍晚,逆军第一波攻势定然不会延续太久,撑住不是难事。

——贫苦百姓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到夜里就看不清东西,还打什么仗。

别说流民,除了部分精锐兵马,荆州军大多也有夜盲症,夜战根本没法打。这要对上北地齐军,韩将军可能还会忧心,不知道齐军士卒的待遇怎么样,军饷伙食被克扣得厉不厉害,万一人家眼睛在夜里好使呢!但来的是一伙逆军,有啥可担心的?

韩将军一挥手,下令放箭。

看到城下像麦子一样唰唰倒下的逆军,顿时哈哈大笑。

“继续放,射死这些杂种。”韩将军大步走到城墙边缘,痛快地骂道。

逆军前阵开始混乱,然而这种乱势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往前冲比调头向后跑更容易,跑出了弓.箭的射程范围,自然就不会受到冷箭攻击。

“砰。”

随着第一个逆军士卒,手持斧头重重砍在城门上,疯狂的冲击开始了。

城头往下投掷滚石、圆木,甚至沸水。

血肉忽然就成了任人践踏的泥土,大部分倒下的人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只是一时站不起来,但很快他们就死了。没有人注意他们是怎么死的,后面的人不断往上冲,城墙上的人不停地扔砸石块。

很快,之前落下的石块圆木乃至堆积的尸体成了保护屏障。

不管扔什么,都不能像之前那样滚出去老远,一次扫倒一大片。

“停!都住手!”

韩将军惊觉不妙,连忙下令。

南平郡拆了民房之后,不管石头还是木料都不缺,看到天授王大军这势若疯虎的模样,守城士卒也慌了神,拼命开弓砸石,浪费许多箭支不说,扔下的石块木头也堆在了一起。

这本该是鏖战一个时辰之后才会出现的困局,然而逆军冲得太猛,守军太慌,城头调度不及。

尽管韩将军及时清醒,奈何先机已失。

锣鼓喧嚣,号角长鸣。

天授王军阵里赫然出现了一队队披盔甲,手持盾牌的士卒。

他们将盾牌举在头上,顶着箭雨缓慢向前。

圣莲坛的护法圣女不停地呼喊着蛊惑字句,耳边充斥着各色锣鼓法螺的器乐,加上城墙前的烟尘飞舞,圆木石块成山堆积,使得后面的逆军士卒难以知晓前阵的伤亡情况。

待慢慢挨近看到遍地尸骸,阵列顿时出现了乱象。

“妖魔已经追踪而至,今日若不能拿下府城,借郡府的城隍庙宇得天兵之威,吾等皆要死于非命!”

圣女尖锐的声音在逆军士卒耳边回荡,这次她们没有戴面纱,身边教众跟护法的数目也特别多。

看到平日里信奉的圣女都跟着一起冲阵了,逆军情绪这才勉强稳住。

自从前日妖魔夜袭华县,使得许多教众跟逆军将领受伤之后,他们听到妖魔二字便如惊弓之鸟。

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罗教主挡住了那个血影妖魔,没想到还有一个妖魔隐匿在暗中。忽然发难时,他们连妖魔的模样都没看清,有人觉得火光下的东西瞬间扭曲,有人看到火焰被莫名的力量吸纳成旋涡,有人感到妖风大作站立不稳,然后就是强烈的头痛晕眩,分不清东南西北,等到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趴在地上,口鼻溢血。

这不是妖魔是什么?

听说天授王受了重伤。

听说罗教主打退了妖魔。

祭天未果,血染乾坤,将有大劫。

有人胆怯想要逃跑,反正他们已经到了江南宝地,抢点东西,再随便找个村子种田打猎应该就能活下来,然而趁夜跑出去的人翌日都被吊在了华县城楼上,尸体遍布血痕,诡异万分。

军中便盛传妖魔守在不远处,没有圣女的庇护,根本没命出去。

祭天之礼再次举行,焚烧的香料让人头昏脑涨,听习惯了的经文赐福萦绕在耳边,圣莲坛教众一声声诉说的从前衣食无着跟饥寒交迫,重新勾起了逆军士卒心底的恐慌。

是啊,有田地能耕种算什么,一旦老天爷不下雨,或者发个洪水,整年的收成都没了。

就算能躲过妖魔趁乱逃走,税吏衙役就能逼死全家,还不如拼一把,不做官也能当个坐田收租的富家翁。

——杀过人,手里染过血,便觉得这件事没有什么困难的。

众人死死地握住兵器,口中低低嘶吼,耳边又是一句句蛊惑,一声声赐福。

“杀!”

“紫微恒照!”

只有跟着天授王才有活路,他们没饿死,还一路到了江南。

“杀!”

“天命降世!”

城下的呐喊慢慢从杂乱变得齐整,后阵锣鼓忽然停歇,几万人同时嘶喊出一个杀字。

迎面冲来的音浪震得搁在城墙上的长矛戈戟都在颤动,砂灰尘土随之滚落。

驻守在城头上的荆州军脸色发白,有人双脚发软。

紧跟着的第二声呐喊,仿佛闷雷滚过天边。

天光将尽,孤城绝域。

远观仿佛荒漠上的一块即将被黑色潮水淹没的礁石,夕照余晖无法透过厚厚的云层,只在缝隙里若隐若现,同时逐渐下沉。黑暗是一头无形的妖兽,阴影慢慢攀上城墙,即将吞没一切。

***

“糟了。”

孟戚神情骤变,他气息不匀。

看到华县成了一座空城,他心知不妙,拽住墨鲤往前急赶。

不消片刻,就在路边遇到了风行阁的人。

“天授王大军到了何处?”

“两个时辰前,可能就到南平郡府城了。”

说话的正是撼山虎,他喘着粗气道,“飞鸽传书已经去了江夏,我奉阁主之命,正要找衡山派几位前辈牵制圣莲坛的几大护法以及霹雳堂,南平郡府城守得越久,就越是有利。”

“秋阁主说的没错,前提是……能守住。”

孟戚见过天授王在华县驻军的布防、粮草所在之后,便感到棘手了。

逆军看似无序,偏偏通过圣莲坛约束住了愚民,能暂时把他们变成一支令行禁止的军队。

这就罢了,许多细节都表明,天授王阵中有数量不少的兵卒惯于行伍。孟戚看营地是一看一个准,须知将军再有远见也没用,手下的兵不顶事,一个烧火做饭安营扎寨都能处处错漏。

同样占住华县民房,逆军就分为截然不同的两支,一些人只顾着找大屋子巴不得高床暖枕,一些人聚在一起住的屋子错落有致围成一圈,还打通了部分墙壁。

“这里面绝不止是流民跟百姓,还有精兵。”孟戚猛然醒悟,狠狠一拂袖,脚边沙土飞扬,石头都快被他踩出了一个坑,“益州之前是楚朝疆土,朝廷不止在悬川关有驻军,益州各县的兵卒去哪了?”

不可能全被流民所杀,或者全都逃走消失了。

“齐朝根本没有掌控住这些军队,也没能把他们找回去。”

孟戚咬牙切齿,一字字地说,“官府无能,被圣莲坛或天授王击溃后,这些士卒可能落草做了贼寇,后来天授王又把他们收拢过去。”

这一来一回,尽管兵卒数量锐减,却也逃过了外人的耳目,以为逆军都是吃不上饭的流民山匪。

而习惯了行伍的士卒,遇到一个懂兵法的将领,用财帛美人升官发财做胡萝卜在前面吊着,淘汰掉一半也能练出个模样。

“陆璋这个废物!”

孟戚怒极,伸手扶住额头。

齐代楚立的这十几年,一直到遇见墨鲤,孟戚对上云山之外尤其偏僻如益州平州燕州等地发生的事,并不十分了解。

“荆王何在,南平郡现在守城的是谁?”

这些事都必须问风行阁,墨鲤还算镇定,因为他觉得荆州军再无能,到了这个关头,被荆州官僚权贵推出来担当大任的人肯定有些能耐,毕竟事关身家性命。

孟戚却没有墨鲤这么乐观,因为他知道,紧要关头仍旧在犯糊涂的人比比皆是。

最麻烦的就是自视甚高,别人也相信他有本事,结果遇事不能机变脑中填满稻草的将领,防线一崩,神仙下凡都挽救不了败局。

“是韩福将军,那韩家是荆州军户统领,从主宗分出去的一家曾把持了荆州所有的马匹交易,只是当年惹上了麻烦,荆州韩家现在已经没落了。”撼山虎不愧是风行阁出身,一张口就把人扒拉出好几代,“……这事还有点奇怪,风行阁没查出缘由。”

孟戚一顿,目光有些奇异。

撼山虎连忙解释道:“在下就姓韩,虽说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边,但这荆州世族的起起落落,风行阁都有点记载,我就是多看了几眼,最近似乎听说这件事跟西凉人有关。”

可不,在荆州贩马又莫名其妙消失的韩家,不就是买了宿笠整天鞭打,最后被看上马匹生意的阿颜普卡横插一手的倒霉蛋?

墨鲤也想起了这茬。

撼山虎不知内情,惊问:“难道有西凉人余孽……”

“不是。”孟戚摆手道,“多说无益,吾等需尽快赶至南平郡府城。”

风行阁众人面面相觑。

不至于吧,这才几个时辰,哪怕韩福是个草包,府城也不至于立刻失守。

孟戚没有心情跟他们多说。

守城的事真的难以预料,有的城能守住半年,有的城可能一晚上都撑不住。

这甚至跟守军有多少人,城墙有几道,是否坚固都没关系。

——孟戚赶上了最坏的结果。

夜幕笼罩大地。

远处火光冲天。

墨鲤愕然收力,停步在孟戚身边,望向城门敞开的南平郡府城。

“这是怎么回事?”

“……城头扔下的石块太多了。”

孟戚喃喃道,以他跟墨鲤的目力,不用千里镜也能看到大致情形。

“守军过于慌乱,乱了阵脚。那个韩福可能认为天授王大军不会在夜里继续攻城,没有注意这些……江湖人可没有夜里瞧不见东西的毛病,他们借由石块垫脚,再带上绳索抓钩,就能爬上城墙。”

为了守城,荆州军必须点起火把。

有了光亮,逆军肆无忌惮地继续进攻,而这么长的城墙,肯定有难以发现的阴影角落,一旦被圣莲坛那些人跃上城墙,荆州军又没有誓死拼杀的意志,防线顷刻间崩溃。

※※※※※※※※※※※※※※※※※※※※

这甚至跟守军有多少人,城墙有几道,是否坚固都没关系。

————

北宋末年,汴京当时据说有三道城墙,非常坚固

但是北宋朝廷一个窒息操作接一个窒息操作,自毁长城就不说了,最后皇帝官员竟然相信了某个骗子说能请来六丁六甲神兵……(或许他们打心眼里相信城墙的牢固吧)(这就好比今天足球赛,干掉了守门员,撤掉了替补守门员,相信自家球柱威力无穷)

然后你懂的,神兵没有效果,金兵破了城

喜欢鱼不服请大家收藏:(www.tiantianshuba.com)鱼不服天天书吧更新速度最快。

鱼不服最新章节 - 鱼不服全文阅读 - 鱼不服txt下载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天天书吧

猜你喜欢: 愚情夜青花飞上枝头错嫁良缘梦暖雪生香(种田)邪帝狂妻:腹黑废柴七小姐11处特工皇妃魔由心生夏梦狂诗曲II凤霸天下之医妃无双末世逃杀生意人继后折腰鹰奴[综武侠]道长救命当年离骚驸马要上天修仙炮灰男生存手册野兽嗅蔷薇我真的是万人迷仙神外传之灵缘传说重生左唯莫道未撩君心醉寒武再临[火影]夜叉丸是个计划控
完本推荐: 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帝道至尊全文阅读超牛升级系统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大器宗全文阅读网游之锦衣卫全文阅读超越进化全文阅读醉迷红楼全文阅读听说我是啃妻族[快穿]全文阅读灵棺夜行全文阅读当年离骚全文阅读大阴阳真经全文阅读龙傲战神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回春帝后全文阅读极品小农场全文阅读清穿之皇长子全文阅读至尊仙朝全文阅读鬼咒全文阅读从前有座灵剑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成了绝症男配的兔子精上下杂货铺大佬退休之后神医弃女绝世之天命成凰八零甜妻萌宝宝万兽朝凰钢铁蒸汽与火焰某美漫的英雄联盟满级大佬掉马日常位面领主种田养尸真千金她又美又飒欺世盗国网恋以实物为准嫁给奸臣冲喜后自从我加载了金句系统斗罗之极品武魂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神贵妃又在躺平当咸鱼漂泊诸天只求生逆天神医妃开局就能无限释放大招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失业后我回去继承亿万家产斗罗之皇龙惊世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凤凰男的宠妻之路(穿书)我在末世搞基建回到三国打天下

鱼不服最新章节手机版 - 鱼不服全文阅读手机版 - 鱼不服txt下载手机版 - 天堂放逐者的全部小说 - 鱼不服 天天书吧移动版 - 天天书吧手机站